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奋斗吧,女帝

更新时间:2021-11-25 17:44:33

奋斗吧,女帝 已完结

奋斗吧,女帝

来源:落初 作者:戏秋 分类:言情 主角:宫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奋斗吧,女帝》是戏秋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宫,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丞相之女,却饱受冷落,被幽禁十二载。  她受尽帝王万千宠爱,却被诬陷,受尽苦楚,成为新帝禁脔。  当昔日疼爱自己的哥哥成为扼杀幸福的刽子手时。她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为了曾经最爱自己的男子,她机关算尽,终又成为凤嫁上的那个人。  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本以为此生将安好无虞。拿走她的心的那个人,却毫不留情的将她的心撕成碎片。  最后,她权倾天下,成为一代女帝,这是凤凰浴火的奋斗史,亦是爱情崩塌,时光不负的悲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扯了扯傅云修的衣袖,不安说道:“夫人怕是已经知道了我们偷偷跑去看娘亲的事情。要不我们去向她赔个罪吧,左右大夫人待我还是很好的。”

傅云修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慌什么?我的娘亲,我自然比谁都清楚,放心吧,她是绝对不会生气的。”说罢,他又换上了那副猥琐的神情,对念知说道:“念知小妹妹,厨房里可曾有留给我们的饭菜,忙了一下,都已经前胸贴后背了,快快将饭菜呈上来!”

念知面无表情回答道;“没有,只有留给小姐的,公子若想吃饭,还是去丞相大人的房中看看,说不定会有剩的饭菜呢!”

傅云修抖了抖身子,自言自语道:“那留的定是一顿鞭子了。”忽而,他又似想到什么似的,将那副谄媚的笑容对我说道;“不如这样,饮霜妹妹,你看哥哥平日里待你也是很好的,对不对?你就哄哄你这念知姐姐,让她赏哥哥点饭菜,好不好?”

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一个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来,接而想到,他今日里也算是帮我了一个大忙,日后,少不了还是要麻烦他的,于是对念知说;“念知姐姐,你便可怜可怜这个跟屁虫吧,看在他今日陪了我整整一天的份上。”

傅云修也配合地可怜巴巴的望着念知。

念知强忍着笑,用那严肃的神情,同傅云修说:“跟我来吧。”

吃过已有些许凉意的晚饭,天色已然全黑了下来,我正倚着那灯盏,翻着一本方才得到的古籍,念知却走了进来,轻声同我说道:“小姐,丞相大人叫你过去一趟呢。”

我诧异的抬起头问道:“爹爹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都这么晚了。”

念知也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方才丞相大人房中的奴才来通报,只叫小姐过去,别的什么也没说,奴婢,也就不知道了。”

我将书搁在案几上,揉了揉额头,说道:“那便过去吧,别让爹爹等急了。”

出了房门,走到院中的时候,居然又碰到了傅云修,他正舞着一方上好的宝剑,剑法凌厉,院中大梧桐树的叶子也被那剑风刮得沙沙作响,我不动声色,在那看了半晌,待他最后一个招式完成,方才拍了拍手,赞叹道:“没想到你这人平日里那样没有一个正形,这剑舞的却如同我看过的那些戏本子里的一样潇洒,实在让我对你的印象大大的改变了。”

他收了剑,回头见是我,微笑着胡乱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原来是你啊,不好好呆在房中绣花赏月,大晚上的跑出来做什么?”

我如实回答:“是爹爹叫我有事。”

他听了我的话,思量片刻,说道:“傅老头的房间离这里也有些距离,天色这样黑,倒不如我送你过去?”

我摇了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念知,说道:“没事的,念知打着灯笼,一路上又有仆从来来走走的,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说罢,我怕得额跌等的着急,便急忙冲他福了福身,向院外走去。

待我离开一阵阵距离之后,却听到身后微不可闻的叹息声,傅云修说道:“傻丫头,祸福难料,你可能真正明白,这个世界真正待你好的有几个。”

他的声音模模糊糊,自以为我听不到,奈何耳力一向比常人好的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我皱了皱眉头,脚下却未丝毫停下,那个时候我十二岁,大概无法明白傅云修这番话的意义,待多年以后,我穿上娘亲做的那件嫁衣,真正看到人生如戏莫测的时候,才明白,这个世界,最爱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

待走到爹爹的书房时,他正在灯下端详着什么,大夫人在一旁站着,也狠狠皱着眉头。

我轻轻走上去,说道:“女儿拜见爹爹。”

他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来,大夫人也一并看向我,说道:“是霜儿来了啊,快起来,这么凉的夜,就不要跪在地上了。”说罢,大夫人走过来扶起我,拉住我的手,将我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我分明感受到,她的掌心有凉凉的水汽,甚至在微微颤抖。

爹爹这才出声,这是我第二次同爹爹说话,似乎父女情分,在我和爹爹的身上并未体现,我听着他的声音,也是远远地陌生感觉。他说:“你来了。”

我点点头,乖巧说道:“爹爹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他顿了顿,眼睛停在我的脸上,似要看穿我一般,我低下头,却再也不敢看爹爹的眼睛。

半晌,他终于开口道;“霜儿,你怨爹爹吗?”

一时之间,我并未理解他的话,只得猛然抬起头道:“什么?”

他却兀自低下头,说道:“我将你和你的娘亲软禁了这么多年,霜儿难道不怨怪爹爹吗?”

听了他的话,我亦低下了头,怨怪?怎会不怨,本应早早享受的那一份父爱,却被拖延了十二年,况且这十二年后的初初见面,爹爹给我的感觉竟比傅云修还要陌生些,难道真的是没有父女缘分。心中这样想,我却说道:”女儿不怨爹爹,女儿知道爹爹这样做,自然有您的道理。”

大夫人此时也说道:“是啊,饮霜是个懂事的孩子,在我这里住的这么久,学的可十分认真呢,真像丞相的拼命的样子。”

爹爹却并未有任何表情,他又看了看手中拿着的东西,片刻之后,才艰难说道:“饮霜,今日皇帝陛下已然下了圣旨,待到你十五岁成年之后,便入宫为后,从此母仪天下,再无可与你相较之人。”

早已预料到的结果,在那日偷听到爹爹和娘亲的谈话之后,再加上之后傅云修无意之间说的那些话,我便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此时我面无更多神情,只愣愣看着地面,爹爹与大夫人似乎惊讶于我的冷静,大抵是觉得我这样越正常的表现,会有更加不正常的结果,于是爹爹继续说道:”爹爹也不想这样子,可你知道,皇命难为,纵使爹爹位居丞相,可皇上的旨意,我怎么敢抗拒?”

大夫人也说道:“霜儿,你可千万要体谅你爹的苦心啊,若违抗皇命,我们傅家可是会满门获罪的啊。”

我静了静心神,将早已准备好的话说出来:“爹爹,女儿不敢违抗您的意思,更加不敢违抗皇命,只是女儿如今十二年华,离十五岁不过将将三年,三年后深墙宫闱,怕是再无和爹娘团聚之日,所以爹爹,女儿可否请命,这三年的时光,就让女儿和娘亲一起度过吧,女儿想搬回去和娘亲一起住。”

说罢,不容爹爹多说,我向爹爹端端正正地叩了头,再也不起身。

这番话我已早早酝酿好,早在知道自己将成为傅家攀附皇室的棋子的那一刻开始,这么多天的兵法谋略没有白学,我竟也学会以物易物,交换筹码了。

想到这里,我在心中不禁冷笑一声,果不其然地,听到爹爹说:“好。”

这样一来,爹爹再也不是恳求,亦或是劝说我的态度,我们之间已有父女恩情变成了一场交易,他再也没有理由伪装下去,只冷冷对我说道:“那么,你便回去好好准备,兵法谋略,女工琴艺,必须样样精通。皇帝后宫有佳丽三千,你不仅要成为权位最高的那一个,也要成为最受宠爱的那一个。”

回去的路上,我面无表情,再不多说一个字,念知看着我的样子,面孔上净是忧郁不安。我转身对他说道;“我不久便要回画棠院去了,你便留在大夫人府上吧,我会告诉云期让他好好照顾你,画棠院太过偏僻,我不想,你跟我一同去受苦。”

念知跪了下来,说道:“小姐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我摇摇头,苦笑道:“何必呢,我只是一个连命运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之人,跟着我,是没有好前途的,”

念知不再多说,却一直固执地跪在地上,我轻轻叹息,将她扶了起来。

天色渐渐现出凉意,一阵风吹来,我不禁轻轻发抖,念知解下了身上的披风,裹在我的身上,轻声说道:“小姐身子不好,莫要着了凉。”

我摸着身上披风传来的阵阵暖意,不禁轻轻叹息,我人生的前十二年,平静无波,也曾看着这天空由残月到满月,却觉得什么都是满足的,如今不过个把月,却感觉如同苍老了十岁,大概,便是江湖路远,人总是身不由己吧。

不知不觉中,已然回到了院中,傅云修还在那里,站在院中一动不动,不知在看着什么。听到响动,他转身看到我,疾步走了过来,问我道:“傅老头同你说了什么?”

我凄凉一笑,却不应答,念知在身后解释道:“丞相大人今日接了圣旨,要小姐十五岁的时候,入宫为后。”

傅云修听到后,面色并未有多大改变,毕竟,他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