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衣锦夜游

更新时间:2021-11-29 19:10:42

衣锦夜游 连载中

衣锦夜游

来源:落初 作者:博衍 分类:言情 主角:康小姐 人气:

《衣锦夜游》作者:博衍,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康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年仅六岁的庆荣侯嫡女秦锦依,母亲自缢后被父亲送入尚秀堂。九年后,她挟女官技艺——“织植医巧食”,入都城,了夙愿,颠乾坤,倾众生。康河湍湍,不闻爹娘悲咽,青溪潺潺,衣锦夜游凄凉。钟山茫茫,冷暖炎凉自知,黄沙漫漫,携子荣故归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如和哥哥一同,将锦依送回至扶堇轩。

“依姐姐,你信中要我帮你找的人,我已找着了……”锦如明媚的脸上带着些郑重,与她一贯的娇憨稚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当年婶娘去世后,清桐苑中的下人都未留府,一并遣散了出去。我找人打听了许久,运气倒好,竟找着了原来在婶娘身边的大丫鬟以蕊。”

“她原是淮安府人……我府里有个嬷嬷,与她本是老乡,我着人到淮安那边打听,竟真的找到了她……九年前被家人领回去后,配给了乡下一户富农家里做偏房,生了一个女儿,过得极是不好。听说正室对她极不待见,打骂挨饿都是常有的……”锦如说着,眉头锁得紧紧的。

还是一旁的锦轩接着道:“现在已经接了来,在我府里安置好了。你过两日有空,去那边见一见吧。”

他凝目望她,眼神明彻透亮:“锦依,你若心中有什么打算,都可以告诉我的。”

锦依含笑看着他二人,点点头,“这些年我一直记挂着你们,如今见你们都好,我也放心了。我的事你们不必担心,既然我能回来,自然都有主意的。”

锦轩见她神态透着淡淡的疲惫,知她一时不愿多说,便道:“你一路上辛苦多日了,先好好休息吧。等过几日,我去求了老祖宗,接你来咱们府里住些日子。好不好?”

锦依轻笑着点头应了。

锦如这才高兴了些,又道:“我就住在这边府里的如意居,明儿一早便过来瞧你。”

锦依应了。锦如这才恋恋不舍地跟着锦轩离去。

二人一路走了出来。

“你有没有觉得,锦依这次回来,像是跟以前变了个人似的。”锦轩抚落妹妹肩上的细小雪点,又开始下雪了,他语气有些落寞。

“我倒不觉得。”锦如略带疑惑地望了望他,有些不解,“依姐姐在那里待了那么多年,一定吃了许多苦。我还一直担心她身体不好,今日见了,看她气色倒还不错。”

……

扶堇轩正厅内,墙角的炭盆烧得正旺,屋子里暖融融的。临门一架小巧精致的紫檀木织金蝠纹屏风,东墙边置着一对几案,一个广口青釉梅瓶内,供着几枝红梅。另一案上,是一尊孔雀蓝釉暗刻麒麟纹三足鼎,内燃苏合香,烟气袅袅。

秦锦依坐在临窗的大坑上,轻轻将手中茶盏放在漆面炕桌上。面容沉静如水,望着面前几人,采菁和巧薇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还有两个嬷嬷以及做粗活的小丫鬟们,和声开口:

“采菁原是祖母身边的人,今后我这里,大小事物一应你做主就好,还要你多费心了。巧薇自幼跟着我,如今我贴身的事宜,就还是她来做。”

瞧了瞧东墙边的几案,“日后我屋里供瓶和熏香之事,巧薇你打理着。”

又交待了一些家常事宜,采菁和两个嬷嬷眼见她行止得体,诸事安排的妥妥当当,与其他勋贵之家的闺中贵女并无差异,之前心中的轻视之意都淡了许多,恭恭敬敬听了,各自散去。

内屋中,只余下锦依和巧薇二人。

锦依打量室内,柞榛木雕花月洞架子床,罩着红绡金丝纱帐。一张玉面雕吉祥纹屏风隔挡于前,窗前一座白玉镶金刻牡丹纹菱花镜妆台。

样样陈设,一应俱全,皆透着崭新的色泽,像是昭示着她往昔的一切已被埋葬。

巧薇在旁开口:“以前小姐就是住在这扶堇轩。那时夫人还在,将小姐的绣阁收拾的清新雅致。……夫人去世才三个月,小姐就被侯爷送到华阴山……如今,这些东西都不是旧物了。”

锦依凝眸望着她,眼中满是怜惜,神情不像主仆,倒如姐妹一般,她柔声道:“即使东西还在,也已物是人非了……你与她情同姐妹,既然能替她活着离开那里,自然要为她了却夙愿……我与你共处八年,也早已把你看作自己的亲妹妹一般了。”

这些年,自己顶着她的身份活着,亦早将自己当作了她。回到她从前的住处,身周的一切,似在心底渐渐重合。

她湛湛的紫眸中,泛起一丝茫然。

巧薇双目通红,轻声道,“小姐,你放心!”

“傻丫头,我有什么不放心你的?”秦锦依回过神来,唇边漾起微笑,紫眸清亮异常,与今日人前的那种有礼矜持的笑不同,此刻她眉眼疏展,似天边云消雨霁后的一抹红霞,暖人心脾。

“小姐,今天锦轩少爷说起‘一夜风雨’,可是小楼公子来了都城?”

锦依眉头蹙了蹙,“上次信里,他答应我不来建邺的。”

她轻叹口气:“这里用不着他,有程叔呢。这一年多,想必程叔已将建邺这里布置打点好了。过些日子,你有机会了去见见他。”

巧薇点头应了,出去吩咐人准备热水。

从华阴山回来,马车走了整整五天,一路风尘仆仆。锦依至房后的净室沐浴,出来时挽起黑润油亮、长及腰间的湿发,披了件玫瑰红蹙金双层长尾鸾袍,在案前亲自调弄熏香。

其实这些年在尚秀堂的生活,并不像外人想像的那般艰难。程叔在堂内上下打点得好,虽然生活不能优渥,但却也并无打骂苛责之难。

早在三年前,她就已将织、植、医、食等技艺研习精湛。祖母派人去接她的时候,她已并不在尚秀堂中,而是在蜀中梅居。

在那里的所学,足以使她脱胎换骨,心志坚定,有了将来在建邺城中掌控自己,乃至掌控他人的资本。

到了傍晚,小厨房中送来晚饭。几样精致菜肴,配着各样小菜。锦依遣了众人出去,只留巧薇。二人一同坐在案前,与往日在尚秀堂时一样,二人同吃。

巧薇将各样菜都先细看了一遍,有的还拿到近前闻了闻,道:“以后灶上的事,我也得多看着点。”

锦依嗯了一声,轻声道:“咱们如今根基尚浅,府里也无可用之人,事事都得亲力亲为,你是要辛苦了。”

巧薇笑道:“我是不怕的。”

饭后,许氏房里的小丫鬟来,传了庆荣侯的话,道:“侯爷回来了。说今日公事太忙,有些累了,请二小姐明日一早再去书房请安,今日就不见了。”

锦依起身,客气地应了。

小丫鬟又道:“夫人请巧薇姑娘去一趟。说问问二小姐这里还缺什么东西不缺。”

锦依望了巧薇一眼,巧薇心领神会,答应着,跟着小丫鬟去了。

将近一个时辰才回来。巧薇进了屋,见锦依正坐在炕桌前,低头静静看书。采菁静悄悄地陪在一边。

锦依见了她,也不多问,只淡淡地道:“该休息了。”

采菁帮着巧薇,伺候她进内室歇息。巧薇就留在内室守夜。

待采菁出去后,巧薇倚在床边,将庆荣侯夫妇二人询问她的话,巨细始末,一一说给锦依听。

无非就是在尚秀堂中学了什么,日常如何等生活琐碎。巧薇也回得仔细,大小点滴,俱都禀告无遗。

锦依静静听着,末了轻笑道:“侯爷公事繁重,还有精神听你细说尚秀堂琐事,真是难为他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