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更新时间:2021-11-29 19:10:57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已完结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来源:落初 作者:情多多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王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嫡女二小姐》的小说,是作者情多多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相府小姐空有倾城之貌,却无女子之德。嫉妒长姐,暗害姨娘,对祖母不慈。粗俗不堪,无半点才情。一朝偶遇欧阳世子,芳心暗许屡屡纠缠。却被世子红颜知己陷害,落入水中身亡,落得个不知羞耻陷害他人的名声。醒后惊艳睁眼,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灵魂。本想安安静静混吃等死。却总有人不想她好过,既然她不舒服别人就休想过的安心。庶妹个个刁钻,那就撕开她们虚伪的美人皮。她的理想是做一只米虫,没想到却被一个妖孽的腹黑男看上。看穿越重生的她如何玩转古代,在异世绽放出属于她的光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惜梧苑。

二姨娘万风梧躺在软榻上,细致的柳眉紧皱,坐在她旁边的云夏歌全是愤怒之色,“云冷歌这个贱人,居然污蔑我,祖母为什么不把她这个不害臊的发配到庄子上去。”二姨娘却依旧在深思,不理会云夏歌的愤怒,云冷歌今天的一席话,是谁教她的?是身边那个叫韵儿的丫鬟?还是真的落水变聪明了?坐在另一边的云Chun歌也在细细思索着今天云冷歌的改变,真是让人觉得意外。

云夏歌见没有人理她,她又转身抱住二姨娘的胳膊,撒娇似的使劲摇晃,“娘亲,你一定要帮我教训云冷歌,凭什么她那样粗俗又丢人的能成为嫡女,而我确是庶女,处处比她低一等,娘亲。”

二姨娘回过神看着云夏歌,她素来知道这个女儿只有些小聪明,但是嘴巴很甜,惯会哄人,而且长得跟她很像,所以她处处包容她,有她的保护不是很聪明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笑了笑,伸出染着红色蔻丹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云夏歌的额头,“你以为娘亲不想吗?可你没见云冷歌好像聪明了很多吗?不是以前的愚笨样子了?娘亲还得想个好点的法子才是阿。”

云Chun歌看见二姨娘对云夏歌亲昵的样子,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冷笑。

“娘亲,你想的太多了吧,云冷歌没什么改变啊,今天只是她运气好罢了。”云夏歌嘟了嘟嘴,不以为的撇嘴说道。

“不管她是真愚蠢还是假聪明,娘亲都会弄清楚的。”二姨娘轻抚了一下云夏歌的头发,笑着开口。

“娘亲,你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我要做云家的嫡女,不想永远低她一头。”云夏歌蹭了蹭二姨娘的头,眼中带着一丝凶狠。

“好了,娘亲知道了,虽然不能太明目张胆,但是暗地里我会让她吃到苦头的。”

“那娘亲,我回怜Chun苑了。”

“嗯。”

怜冷苑。

云怜歌看着韵儿端来的饭菜,素炒白菜,肉丁萝卜丝,还有一小碟花生米,这就是一个相府嫡女的晚饭?即使自己再不熟悉古代的规矩,也知道绝对不是这样的,云冷歌嘴角一勾,虽美却也让人不寒而栗,“小姐,厨房说,小姐还在生病,不宜吃太过油腻的。”韵儿轻轻的开口,带着一丝小心。

自从小姐落水醒来,每次和小姐说话她都感觉到好像自己无论想什么小姐都能觉察到。

“韵儿,什么时辰了。”看看外面的天色,天色已黒,古代的时辰自己看来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了。

“戌时,小姐。”韵儿正色回答道。

云冷歌的笑意顿时扩大,七点多吧应该,云冷歌估算着时间,某人该来了。

“韵儿,饭菜摆在这里,不要动,站在屋子外面,如果看见有人进来赶紧禀报一声。”云冷歌吩咐道。

“是,小姐。”韵儿觉得不解,但也不敢多问,依言出去了。

云冷歌剪了剪烛火,烛光顿时亮了些,然后坐在凳子上静静的。不多会,韵儿进来小声的禀报道,“小姐,奴婢看见外面有火光过来,应该是往咱们院子里来的。”

“嗯,站在我旁边不要出声即可。”云冷歌说着走到了饭桌前,执起筷子用饭。

来人掀开帘子,云伯毅走了进来,云冷歌放下筷子,迎了上去,“爹爹怎么来了,用饭了么。”她关切的问道。云伯毅穿着天蓝色锦袍,系着紫色腰带,腰带上戴这一枚莹白的玉佩,清雅秀气,自有那么一股君子之风。

“来看看你,怎么到现在才用饭。”扫了一眼桌上的饭桌,皱了皱眉,“你就吃这些么?厨房的管事怎么做事的,你一个嫡出小姐吃食跟下人没两样。”云伯毅怒声说道。

“女儿大病初愈本就没有胃口所以现在才用饭,身子虚弱的人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也许他们也是为了女儿好。”云冷歌呐呐的说道。

“别为他们这些个黑心的奴才说话了,我等下吩咐下去,你以后不要再吃了,你一个相府小姐,怎么能吃这些东西呢,难怪你面色这样苍白,瘦了许多。”云伯毅一脸关爱的说道。

心中不屑,却也柔顺的开口道,“是,女儿知道了。”

云伯毅看了一会云冷歌,见她始终低头不语,垂头有礼的安静的呆着,“你今日跟老太太说的可是真的?”

“女儿不敢撒谎,的确是有人在背后推了一把女儿才掉入荷花池内。”云冷歌恭敬的开口。

“可当时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可以证明啊。”云伯毅满脸为难的样子,云冷歌心中冷笑,终于说到正题上了吗,如果自己不拿个说法出来,看来这位好父亲是准备舍弃自己了。

“爹爹,女儿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们是父女,有什么不能讲的。”

“爹爹如今在朝堂上不十分安稳,女儿亦十分想为爹爹分忧,但这件事事实并非如此,女儿亦觉得十分委屈,就算爹爹处罚了我,外面的谣言就会认定我是因为欧阳世子而落入水中,传出去对爹爹的名声定不好听,从而影响相府的声誉,更会影响到爹爹的仕途,外公知道了后,也会对爹爹有所不满,处罚了女儿此事也不能圆满,女儿心中实在为父亲不平。”之前的云冷歌实在是个傻子,她的外公是左相,朝堂上,以左为尊,外公对云冷歌颇为疼爱,她脑子不好使才拒绝往左相府走动。

云冷歌一番委屈暗藏着威胁的话说出,云伯毅面色不动,看向云冷歌的眼神也变了,心中瞬间冒出很多的心思,“冷歌父亲怎么会处罚你呢,你是父亲唯一的嫡女,父亲怎么舍得呢?”语气轻柔,眼神宠溺。

云冷歌面色一红,“女儿以前做了许多的错事让父亲难做,女儿以为父亲不喜爱女儿了,看来是女儿想多了。”说话间,抬手还轻拭了一下眼角,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你这孩子,爹当然是最喜爱冷歌的。”云伯毅慈爱的摸了摸云冷歌的头发,“那按冷歌的想法,此时应该怎么解决呢。”

云冷歌心中觉得此人真是无耻,利用女儿利用的如此顺手,“爹爹,是夏家大小姐推女儿下水的,爹爹应该告知欧阳世子,问问他有没有看到才对。”云冷歌,“天真。”的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