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渡当归

更新时间:2021-11-29 19:12:46

无渡当归 连载中

无渡当归

来源:落初 作者:殳锦 分类:言情 主角:余温周舟 人气:

《无渡当归》为殳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余温(曾用名谢汶),普通女大学生,非典型双鱼座,热衷塔罗占卜,以为自己有通灵感应;邓桐羽,普通男大学生,狮子座,网游高手,不爱社交的闷骚腹黑。命中注定的相遇带来了连锁反应,揭开了另一个世界神秘的面具,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谢汶起了个大早,以为客厅会有准备好的早餐,却发现陶琥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一个翻身,自己滚到了地上也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默默叹口气,把被子从沙发上拖下来盖在陶琥身上,给陶琥写了张留言纸条,自己背着书包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陶琥醒过来的时候茶几上已经放着一袋小笼包和一杯豆浆,纸条上写着:我去考试了。

嘴角不由自主翘了起来,坐在地上就开始吃起来。

这时谢汶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一盘荷包蛋,盘子边上倒着些番茄酱。

“我只会煎荷包蛋。”谢汶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荷包蛋放在茶几上,递给陶琥一双筷子,“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喊你。”

“看不出来你这小丫头还挺懂事的嘛。”陶琥一边说着,一边夹起一个荷包蛋,脑子里开始幻想以后的好日子。

“不……”

谢汶也夹起一个荷包蛋,“呲溜”一声把蛋黄吸进了嘴里,随后舔了舔嘴角,满意的bia叽了一下嘴。

“单纯怕你吵得我不想考试。”

陶琥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着谢汶不留情面,狠狠咬了一口蛋,粘稠的蛋黄顺着成型的蛋白流到了小笼包口袋里,陶琥连忙把剩下的塞进嘴里,却被烫得嘴巴不能闭上,于是半仰着头狠狠瞪了谢汶一眼。

谢汶心情十分愉悦,终于笑了出来。

“是溏心蛋哦~”

医院里。

那日在车站期待着儿子来接自己的女人,此刻面无表情的坐在病床边等着儿子醒过来。

医生带着护士查房,走到邓桐羽的病床前。

“邓桐羽监护人,何丽?”

女人站起来点了点头。

“情况大概都了解了吧?”

医生在本子上勾了一下,护士走到病床边看了看输液瓶和输液管。

“少给孩子吃方便面等胶质性食品,小小年纪肠胃炎,不但影响营养吸收,他以后的身体都很难养好。”

何丽轻轻说了一声“是”,医生查另一张病床的时候,何丽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医生。

“那他怎么会晕倒呢?”

医生瞥了一眼躺在床上迟迟未醒的邓桐羽没说话,护士看完那张床的病人的输液瓶走过来,悄无声息的拿掉何丽拉住医生的那只手。

“过度营养不良啊,你们这些大人平时不在意,出事了才知道事情严重。”

楚吟此刻正在这家医院抓草药的地方,贪婪的吸收着草药的香味,被偶尔飘过来的消毒水气味弄得鼻子发痒,这会儿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在楚吟揉鼻子的时候,一些和普通人的脉搏不同的脉搏声飘了过来。

看向脉搏声飘来的那个方向的时候,谢汶和陶琥逆着光站在门口,谢汶的表情崩得很紧。

什么嘛,他们啊……

楚吟又揉了揉鼻子,看到自己的手掌多了一条青绿色的脉络,随后脉络忽然断掉,青绿色也逐渐隐去。

楚吟整个人的颜色又淡了些。

谢汶和陶琥从他身边走过,陶琥疑惑的看向楚吟站着的方向,但阳光刺眼,陶琥什么也没看到,于是跟上谢汶进了电梯。

来医院这种地方真是自作自受。

楚吟开始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了,来不及吐槽医院这个地方身上带着小鬼的人太多,消耗自己太多天赋,赶紧化作一只小虫一头扎进了草药堆里,才勉强维持住形态。

跟着死魂失踪的,还有自己那部偷偷摸摸给陶琥传达信息的手机。

“厄运”也消失无踪。

楚吟长叹一声,在这么危急的时刻居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放松。

谢汶和陶琥来到病房的时候,得知邓桐羽已经出院了。

“就这么一会儿时间……”

陶琥喃喃,谢汶心里遗憾得要死,脸上倒是故作轻松。

“出院了好啊,出院了他也就少受罪了。谁愿意一直在医院躺着啊。”

但还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陶琥听心里那个声音说过,药魂使之所以可治百病,是因为他们能在重病之人的身上看到厄运和小鬼。

但至今没人知道药魂使究竟是怎样治的百病。

其实用脚趾头想想也许都能想出来是什么方法,但不管是魂使、异人还是曾受到过药魂使帮助的普通人,都会很自然的觉得这就是药魂使的天赋和使命,是他应该做的。

不管他会牺牲什么。

死魂说自己和药魂使一样都是被抛弃的。

楚吟趴在一片当归上,忽然就想起很久以前还没有双生魂使这个位置。

那时候死魂和生魂是分开的,虽然是双生,但确实是归不同的两个人驾驭。

为什么拥有当初的死魂使和生魂使一半灵魂的陶琥不是新一任的双生魂使,为什么现在的死魂似乎只记住了怨恨而忘记了更早以前的自己……

为什么陶琥的记忆被篡改过?

楚吟翻了个身,趁着护士没把自己趴着的那片当归装进口袋的时候飞起来,落在了药柜的一个角落里。

所谓的被抛弃,大概是说那件事了。

生死魂使是魂使之宗,也是异人存在之初就被当做信仰一般的存在。他们的力量凌驾于所有魂使之上。

因为这样的力量心智不坚定的人很难驾驭,所以生死魂使都必须心地善良,勇敢正直。

但是死亡本身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

它背负了太多负能量和生活的阴暗面,也见证了太多背叛。

常理上来讲,死魂使是不会死亡的,但是死魂失控了。

契约说过,生死魂使就是魂使和异人的和终点,而只不过是一个个节点,但终点永远只会有一个。

所以命运注定生魂在不断轮回,而死魂不死不灭,那是一段漫长而寒冷的岁月。

第三任梦魂使时期,死魂使终于忍受不了漫长岁月孤独的折磨,在没等到新一任生魂使到来之前,就祈求药魂使为他摘除“厄运”,即使那样会缩短自己的寿命。

而药魂使哪有什么神通,药魂是草本之灵孕育而成,药魂使的百病可医,不过是用自己的天赋“以己渡人,以心换心”。

要想摘除死魂使的“厄运”免掉他的不死不灭,就只能将这厄运渡到自己身上。

这不是将死之人的小鬼,也不是普通人的厄运。

这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背负着人类死亡命运的魂使的厄运。

所以药魂使拒绝了。

那一任药魂使说:“这是你的命运,祝乐。”

一向心怀命运的死魂使,第一次感觉到有心无力,也第一次感到了被抛弃。

所以他在自毁躯壳前下了一个咒。

药魂使生生世世无法摆脱死魂的厄运,并永生永世无法被夜蝉感知。

只是那时伴在死魂使身侧的生魂使哪里知道这些恩恩怨怨,只是看到死魂使最后为了挣脱命运的掌控,拼死撕裂一半灵魂抛出体外拒绝轮回。

带着对死魂使的满心敬意和爱慕,出于对死魂使的支持,也随着他的动作一起割裂灵魂,让自己的一半生魂与那一半死魂汇合而去。

楚吟闭上眼,感受着空气里纷杂的脉搏声,忽然听到了一个既不同常人又不属于谢汶陶琥的脉搏。

颤颤巍巍飞出药柜,循着脉搏而去。

天下之大,生生世世都在渡人的药魂使,竟沦落如此地步。

没有怨恨才是可笑。

可他毕竟是药魂使,在知道这一切以前,他的心里,也确实是渡人渡己。

只是如今生生世世都跟着药魂使的死魂的厄运随着死魂一同失踪,生魂又尚未苏醒,如果真是死魂使祝乐回来了……

那么邓桐羽就只是生魂使了。

那么双生魂使和梦魂使的恩怨又该怎么算?

楚吟一阵头大,微风过堂都差点把他拍到墙上去,在即将撞上墙面的时候,楚吟忽然在想,命魂使呢?

“说好的剧情走向是浪漫治愈呢…”

小虫有气无力的飞在半空,开始忍不住抱怨起来。

“命魂使呢?也失踪了?什么狗屁桥段…信不信我不干了!!”

在小虫飞到医院大门口的同时,有个人已经等在医院大门口许久了。

这人百无聊赖地数着来来往往的人,心生一丝茫然。

天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他不屑的“切”了一声,掏了掏耳朵,嘟囔着:“冒牌货。”

又顺了一块路过小孩子手里的夹心饼干,在小孩子茫然的神情中大嚼特嚼,饼干渣掉了一身。

“这什么鬼啊!!”

小孩子被吓了一跳,委屈巴巴的挂着泪珠子扑进前面妈***怀里,大人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这人,安慰着小孩子走远了。

“这饼子做得有毛病,碎一地。”

心里升起一些异样,这人沉默下来,看着天边。

“这些冒牌货…真是麻烦。”

邓桐羽出院以后一直是意识模糊的状态,普通人看着像是醒着一样,只是精神不太好。

邓桐羽路上一直觉得很不舒服,但是感知都模模糊糊的,仿佛身处混沌,偶尔能够感觉自己在被谁牵着走,之后又模模糊糊的,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一抹红色从他眼底闪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