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嫣然天下

更新时间:2021-12-07 17:07:33

嫣然天下 已完结

嫣然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金域 分类:言情 主角:王妃安然 人气:

《嫣然天下》作者:金域,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王妃安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龙渊大陆,月照、长隆、天乾三国鼎立。  一个流浪在外的女子,如何搅得三国风云变幻。  冷面王子,忧郁太子,毒手公主。  我行遍天涯,只想与你结庐幽居;  我倾尽心血,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江湖险阻,朝廷波诡,我陪你,一场场看过。  试看月照长天,谁在命运尽头等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泰公子来到此地后一直低着头,皱着眉,所以蔡旺来并未看到他的脸。此时他扬起脸来,冷冰冰的眼睛朝着蔡旺来一扫,又用他一贯冷冰冰的语气开了口:“蔡老大,你好威风啊!”

蔡旺来定睛一瞧,脸上渐渐变了色。他双拳一抱,向着泰公子微微一揖,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泰大侠泰公子驾临,请恕蔡某眼拙了!”

他对那泰公子感情颇复杂,既怕,又恨。三年前,泰公子不仅从他手中抢走了肉票,还伤了他十多个人,最后还逼得他当众发誓,不再伤害无辜百姓,才放过了他。蔡旺来想起这事就要咬后槽牙。

泰公子冷哼一声,道:“三年前放过你,实在是错了,你盘踞山里,鱼肉乡民,为害一方,早已人神共愤。今日,我便了结了你吧。”

蔡旺来闻言,也不惺惺作态了,仰头狂笑一声,道:“你若有本事,杀了我这大小五十口人便是。但你若办不到,也就别怪我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他心里虽有惧怕,但仗着自己手下还有五十个人在,未必还会被他占了光去。狂言放出,也不待泰公子再说话,,一甩臂,重重鞭影便向场中两人当头罩来。其余喽罗见老大动了手,也一起或刀或剑地扑上。料定那两人除非插翅能飞,否则定然要被剁成肉泥了。

说时迟,那时快,鞭影袭来时,泰公子往后一退,身后的明朗立刻知他用意,架着砍刀便迎上蔡旺来。泰公子从腰间“呛”地拔出长剑,一声轻啸,如怒龙般腾空而起,随即一汪碧油油的剑影从众人头顶铺天盖地压下来。众喽罗但觉头顶一寒,一蓬又一蓬头发如同黑雨,从空中遮天蔽日飘飘而下。众人一愣,急忙伸手朝头上摸去:头发竟然全被削光了!顿时个个肝胆俱裂:假如那人往下削点,现在岂不已滚了一地的脑袋?

愣了一愣之后,众喽罗发一声喊,扔了刀剑就四散溃逃而去。

他们“从业”至今,从未遭遇如此神异之人、惊骇之事。比起杀人来,保住自己的小命当然更重要。

但是他们忽略了,此地有一个最擅长痛打落水狗的人——不对,痛打落水人的狗:小哇大人。打斗初起时它就发现自己并无用武之地,因为此处没有马,比起人来,它更喜欢跟动物做某种形式的“交流”。于是就憋了一肚子火。一转头,看见那些人竟然撒着脚丫子跑,野兽的本能让他霎时兴奋起来,“泄愤”模式瞬间开启:躬腰蹬腿,飞身追击,将身前之人扑倒,大嘴一张,咬住肉墩墩的屁股,猛然将头一甩,就见一道人影从它的嘴巴里“唰”地飞向身后,抛物线极其标准。可它来不及欣赏,继续扑倒、咬屁股、甩头、往后抛。等到它觉得脑袋已经甩不动时,回头一看:乖乖,一地白花花的屁股,每张屁股上都开着一朵血花——这朵斜了点,这朵小了点,这朵正好,处在正中,大小也正好。小哇大人喷喷鼻子,表示很满意……

那边泰公子一招制敌,击溃了敌人一大半力量,才飘然落下。此时明朗已经在蔡旺来的鞭下撑过了十几招,虽然身上已经多了好些鞭痕,好在气势不减。而蔡旺来却明显慌乱了。泰公子一招之内就吓走了他的部下,这令他始料未及。眼见场中只剩了他的三五个铁杆手下,且也已毫无斗志,他如何能不慌?见泰公子朝着他慢慢踱来,顿时脚也软了,手也麻了,竟不顾招架明朗的刀,朝着泰公子就跪下:“大侠,大侠,我错了,求您绕过我一回!”

明朗心里记挂阿错,将砍刀对着他的脑袋,喝问:“我家阿错呢?在哪里?”

蔡旺来指指旁边一间屋子说:“在那间屋里。”

明朗拔腿就朝那屋子奔去。小哇一跃,也跟着明朗跑过去。

推开门,屋里黑乎乎的,隐隐约约看见里边一张床。明朗直奔过去,掀开帐子,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嘴里还塞着布条。不是阿错是谁?

明朗颤抖着手把布条扯掉,阿错大睁着眼睛看着他。短短两天两夜功夫,她瘦了好些,眼睛更大了,下巴也更尖了,脸小得可怜。明朗心一痛,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丫头,你受苦了!”

小哇大人更直接,呼地一声就上了床,脑袋一拱,挤进了两人的胸膛。呜哇,好幸福!

阿错在他颈窝里微微喘息,挣扎着说:“你……你们就不能先将我手脚解开吗?”

明朗连忙放了手,掀开她身上的薄被,果然看见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布条绑着。便用砍刀一一割去了,扶着阿错下了地。

阿错长舒一口气,这才朝他嫣然一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明朗胸中一暖,一种被她信赖的自豪感油然而起。摸摸她的头,又摸摸她的手:“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阿错一甩手,啧怪地道:“你能吃尽千辛万苦来救我,难道我就眼睁睁让自己被他们欺辱?”她一边说一边朝外边走,“我一点事都没有,放心!”

两人出了门,见那边蔡旺来还是垂头跪着,泰公子正在低低地对他说着什么。那剩下的三五个贼寇也不见了。

越走越近,阿错盯着那个白衣人,气度清冷高华,虽然高了很多,瘦了很多,脸型也变了很多,但长脸,高鼻,薄唇,一如昨日,只是远远的一眼,她就认出了他。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就这样重逢?怎么可能?在她尚未能真正走出伤痛,尚未准备好迎向他的时候,他却来了?

她用尽了气力,好不容易才将那些噩梦封印在内心深处,难道还能再次让它们泛起来,将她拉进深渊?

不可以!不可以!

她胸中如有万千波澜,奔腾咆哮着,只凭双脚机械地随着明朗走。

耳边听着明朗在说:“泰公子,万幸我家阿错没事。这里的事情怎么样了?”

泰公子侧过脸,看到了走过来的明朗和阿错,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落地。

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就算睽隔五年多,也只需一眼,就能将她从人群中认出。

虽然高了,瘦了,但小时候的样子还依稀可见。细眉圆眼,雪白的肌肤,鼻侧的米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曾经亲手为她收尸,为她筑坟,为她守墓至今不愿下山……老天是开了一场怎样的玩笑?

他像做梦一般飘向她,仔仔细细地端详她。

“阿错,阿错。”他梦呓一般地说,“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就像捧起最珍贵最脆弱的瓷器一般。

“嫣然,是你么?”

“嫣然,是我的祈祷终于打动了上天,所以它又把你送回来了是吗?”

“嫣然,是我的惩罚终于到头了,所以你来宣布我可以活过来了是吗?”

他的声音温柔,深挚,又夹杂着彻骨的悲伤,令旁边目瞪口呆的明朗都感到心酸不已。

眼泪一滴一滴地从泰公子脸上滑下,也一滴一滴地从阿错的脸上的滑下。

“我的嫣然!”泰公子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搂着阿错便大哭起来。他的清冷、高雅、洁癖,全都不见了。此时的他,悲伤又欢喜,绝望又幸福,也许,唯有眼泪,才能渲泄这种复杂的情感。

阿错一动不动,任脸上的泪泉水般倾泻,也不肯伸出手,回应他的拥抱。

她的心很痛很痛,不仅痛着自己的痛,也痛着他的痛。可是,她仍然无法面对,不敢面对。

听到他哭声渐弱,伸出手,她坚决地推开了他。

“这位公子,想必您认错人了。我……多谢您救命之恩!”说罢她盈盈下拜,朝他行了个礼。

泰公子霎那间面如死灰。

“我叫阿错,不是嫣然。”她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了这句话,就像她当年一个字一个字地对那个人说:“我恨死你!”

都是因为害怕,只不过,当初她是因为害怕失去,而现在是害怕得到。

泰公子摇摇头,抓住阿错的手臂:“不,你是嫣然,我不会认错。你为什么不肯认我?你是不是仍然在害怕?”他痛彻心肺,眼睛发红,状若疯魔,明朗怕他失控伤了阿错,忍不住也抓住他的手臂。不料他一挥手,一股大力袭来,明朗蹬蹬蹬朝后连退了三步。

泰公子看也不看他,继续拉着阿错说:“嫣然,我们都在逃避过去,试图忘却一切。但我们不应该失去彼此,你给自己和泰然哥哥一个机会好不好?”

阿错又一次推开了他的手:“公子,您抓疼我了,我真的不是嫣然!”说罢,不想再给他纠缠的机会,疾步向明朗走去,一把拉着他的手,说:“我们走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