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火葬场鬼事

更新时间:2022-01-20 15:56:12

火葬场鬼事 已完结

火葬场鬼事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大叔很忧伤 分类:言情 主角:老王白布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大叔很忧伤的原创小说《火葬场鬼事》,主角老王白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白天我在火葬场跟死人打交道。 晚上我在解决死人留下的麻烦。 高薪,时间少,还有时间睡觉。 第一个死者求我帮她,谁知道她竟然对我做那种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我的第一次上班

这听得我心里直发毛,瘦伯的意思是死人杀了他,还会将他整齐地与别的死尸摆放好,不让人发觉,这鬼都是有智商了,牛逼。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么?想起刚才自己遇到的一幕,如是别人对我说这事,我决然不信,但这是我亲身经历。

“那人死后,警察和公司都没一个说法,谁也说不清是怎么死的,最后与大多事一样,不了了之……”瘦伯说一句喝一口,全然不顾忌我的想法。

虽然现在崇尚科学,但有些事情确实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就例如在这里的事情,估计对那些所谓的科学家说了,他们肯定只会丢下一句无稽之谈,弄不好还得抓我去精神病院里面在那度过余生。

“该做的就做,不该做的就不要做;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不要说,这就是在这里做事的规矩,遵守规矩你才能做得下去。”瘦伯说完,也不管我有没有懂,他起身,然后跟我告别。

瘦伯一离开,我感觉到四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冷了,这明明就是大夏天的,怎么凉得透心啊。

我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游戏,幸好这火葬场里有免费的WiFi,不然度日如年啊。

玩了好久的游戏,直到大门被人用力的拍打着,那扇门是木头做的,敲了有好一会儿,我才慢慢走的关了游戏,然后满脸不耐烦的跑去开门。

这大半夜的送尸体过来,真是够了。

火葬场本来就只有我一个人,我恼火的拉开了那道木门,然而,门后面却连人影也没有。

怪了。

我有些害怕的把大门给关上了,一关上的时候,我拿出手机一看,这他妈的时间是一点多了,吓得我一身冷汗。

老王嘱咐过我过了午夜十二点千万不能打开大门,否则后果自负。

我心惊胆颤的跑回了小屋子里,蒙着头把自己盖了个严实,过了一会儿,我才探出了个脑袋来,溜溜的看着被子外面,冰凉、而略显阴森的屋子,心头没由来的害怕着。

突然,一个哒哒哒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惊得我头皮发麻,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他妈的,谁在装神弄鬼?这大半夜的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吓成神经病呢。

于是,我准备去门口看看,结果我刚走十米左右,那个脚步声响起来了,而且是在我身后。

妈的。

等我猛的停下脚步一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撞鬼了。

我下意识的压住内心狂奔的恐惧,走了十来步,那个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在偌大无人的火葬场中听得异常的清楚,结果我刚停住,那个脚步声也停住了,等我回头看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

我伸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心想,肯定是自己疑神疑鬼的,大半夜的哪来的人啊,于是便转身朝着小屋子里走去。

然而,我刚迈步,身后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如果说第一次是我出现幻听了,这可以说得过去,但是,接着第二次,第三次,那就不是我疑神疑鬼了。

这下,我的胆子再肥,也禁不住这么一吓的。

我走一步,那脚步声跟着响起来,我整个人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小屋子里,把门死死的关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我再也忍不住的尖叫起来。

望着里头的场景,我顿时间就神情一紧,整个人就彻底的站在门口,怎么也无法动荡,那一刻,我浑身手脚冰凉,那双瞳孔急速的收缩着,头皮不由的就是一麻,鸡皮疙瘩全出来了。

因为……我看到墙壁上一个黑色的手印,它竟然在动。

我不停的往后退去,蜷缩在最西边的角落里,在我的面前有一个桌子挡着,我双手抱着膝盖,一双眼眸不时的环视屋子里头的景象,生怕突然蹦出来一只鬼。

纵然是蜷缩着身体,我依旧觉得是身体上传递而来的寒冷。

墙壁上的那个手印,像是长了脚似的在走动着,我觉得这一切都阴森到了极点,我躲在桌子的后面,浑身发麻。

我蜷缩在角落里,那个黑色的手印走动的地方都留下一个个模糊不清的字迹,可惜太模糊了,怎么看都不看清楚。

我死死的盯着那面墙壁,神经也紧张到了极点,生怕那个黑色的手印突然就跳到我面前来。

慢慢的,黑色手印在我的面前消失了,墙壁上恢复了原状,仿佛刚才的事情就像是我的幻觉似的。

我松了口气,爬到床上去捂着被子睡觉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起初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呼喊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猛的我浑身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我伸手掏了掏耳朵,这他妈的还真的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我明明没有听过,却感觉到非常非常的熟悉,好像是一个熟人发出的声音。

声音好像是在耳边响起,很近,我清晰感觉到声音激起的气流,只不过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的气流却是冷飕飕的,像是阴风。

“是谁,给我滚出来!”我颤抖着发白的唇吼起来。

整个小屋子里回荡着我的吼叫声,却没有回应,十分的诡异。

女子的呼喊声越来越响,突然变得像是鬼哭狼嚎般凄厉,仿佛是跟我有着深仇大恨,能隐约听见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我隐约明白了自己招惹上了什么东西,惊恐哆嗦着说了一句。

我的话音刚落下,凄厉的女声竟然消失了。

我带着莫名的恐惧,拖着疲惫的身子,转身直接跑进了卫生间点燃了一根烟,默默的站在镜子面前,独自发呆。

我掐灭了手中的烟蒂,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擦了一把脸,看着镜中那张苍白瘦弱的脸,我苦笑不已。

我洗完脸后,转身走出去,脚步猛的就顿住了,我的神情一紧,整个人就彻底的站在门口,怎么也无法动荡。

卫生间的门口是对着小屋子门口的,那道木门吱呀吱呀的晃动了几下,啪的一声就关了起来。

我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手,我记得明明就把那木门给反锁好了,就算有钥匙也进不来的。

妈呀,是从里面打开的,只有一个解释合理。

一个晚上我连眼睛都不敢合上,就这样睁着眼睛到天明,傻逼傻逼的坐在床上,也不敢躺下。

次日六点半点半,火葬场的大门被打开了,瘦伯第一个来上班的,他伸手敲了敲小屋子的门,说道:“小伙子,该起床了……”

门被他一敲,也顺带推开了,他手里拎着一瓶剩半的老白干,走了进来,见到我坐在床上,倒是有些诧异。

那时候,我就像傻了似的呆呆的坐在床上,瘦伯进来了我也浑然不知,双眼一圈圈血丝,疲惫不堪的脸色。

瘦伯见我这模样,他走到我面前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问我:“出事了?”

许久许久,我才反应过来,见到瘦伯,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默认了。

“习惯就好。”瘦伯打开了他半瓶酒,喝了一口,笑道。

瘦伯的意思是我昨晚经历的事情以后还会出现,单单是一个晚上了,我都快被成神经病了,哪能习惯啊。

我嘴巴微张,动了喉咙,才小声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这时候,瘦伯起身,他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说:“少说话多做事,脱身是不可能的了。”

瘦伯拎着他的酒瓶就出了小木屋,留下我一个人。

是的,我不想干了,再折腾几晚,被推进焚烧炉的人就是我了。

终于熬到了七点点钟,我看见了老王拎着早餐进来了,我来不及脱下身上的制服,冲出小屋子,一把就逮住了老王。

他见是我,朝着我笑了笑,说:“外面有卖早餐的,一杯豆浆一根油条一个馒头,加起来才两块钱,很划算也很好吃的。”

有这么便宜?

等等,我不是跟他来扯早餐的事情的,我双眼恼火的瞪着他,

直接了当的说不干了。

一听我要不干了,老王突然冲着我奸诈的笑了起来,随后,他把我签下的那一纸合约提在手里指着上面的字说道:“合同上可写的清清楚楚的,你要是违约了,你就要赔我十万块的违约金。”

十万块?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抢啊。

昨天我签合同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看合同上的内容,这下,他妈的我把自己给卖了。

“妈的,你坑我……”我火冒三丈。

看着老王,我特么想揍他一顿,老子都穷得一逼了,没良心的,还坑我。

“别说什么坑不坑的,多难听啊,你可别忘了是你自己签字画押的,没人逼你。”老王的声音几分得意,一副贼得要命。

长得帅得人也有翻阴沟里的一天,只怪自己没长个心眼,今天就当是自己倒霉了。

“干还是不干?”老王再次笑呵呵的看着我,一副像是奸计得逞的样子。

“我我我干!”咬了咬牙,我全身家就只有百来块,哪里赔得起十万块,卖了自己也赔不起,我最终还是妥协了。

“这才对嘛,不就是烧个尸体的工作嘛,又能练练胆子,又能赚大钱,这买卖多好。”

狗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