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靖安乱

更新时间:2022-02-18 05:21:12

靖安乱 已完结

靖安乱

来源:落初 作者:芥子清 分类:言情 主角:木清安小姐 人气:

《靖安乱》作者:芥子清,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木清安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武贤王谢玄,卸甲如书如卷,挂帅如鹰如龙。人如其名,儒雅英俊,却玄之又玄,猜不破,看不透。安平郡主木清安,抬手覆风雨,素手解倒悬。能淡雅如兰,也能当机立断。本是冰冷医师,重生后却心怀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沈府。

“老爷,二公子,小姐让人传口信,让老爷和二公子不要理会赐婚一事。各国使臣不日将至,老爷这里切莫出了差错。”沈之珩挥了挥手,让传信的人下去。

“爹,安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以为这是陛下的好心?”沈之珩皱着眉,疑惑道。

“你看看,安儿都没急,你急什么。安儿说得对,眼下最该担心的不是安儿的婚事,而是外史来朝。这天下格局安稳了这么多年,大家都坐不住了。”沈鸿章捋了捋胡须,叹息道。

“可是,爹,我们都知道,武贤王府如今风雨飘摇,谢玄又重伤在身,实在非安儿的良配。”沈之珩对于这赐婚十分愤怒。

“行了行了,此事我自会与你祖父商议。安儿的婚事,实为我沈家所累。那木家的老婆子又是个眼皮子浅的,心也偏着。平日里你多注意点儿,莫要让他们欺负了安儿。”沈鸿章对沈之珩嘱咐道。

见沈鸿章不愿再说,沈之珩只得无奈称是。

沈鸿章是木清安的舅舅。沈相只有一儿一女,沈鸿章和沈瑶。本来儿子女儿都十分的出色,却因为皇家忌惮,沈相致仕出游。沈鸿章只在礼部任着一个没什么权利的从三品官员。沈瑶曾经被誉为东平第一才女,但一心爱上了没有背景的木珅,皇家也认同这样的婚事,毕竟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人总比有一个庞大的世家要好控制的多。好在木珅本人也十分的出色,早先便深受先皇的赏识,后来又做到了户部尚书的职位,沈家对其也十分满意,对木清安和木清宁也十分的爱护有加。只是木珅和沈瑶出了意外,让沈相颇有些心灰意冷,不再理会朝中事,将沈家事务交给了沈鸿章,三年来一直云游在外。

自打沈相致仕之后,沈家也一直在被皇家打压,情景大不如前。

沈之珩作为沈鸿章的第二子,对木清安和木清宁如同自己的亲弟妹,见这样的赐婚圣旨,明白其中关键的他,如何能不气愤。

关于武贤王谢玄的传说,坊间流传着好几个版本。但长于沈家的沈之珩一直跟在沈鸿章身边,十分清楚谢玄的处境,远比坊间传说更为险恶。

武贤王府。

整个武贤王府,透着一抹肃杀,从墙瓦到摆设,都有一种古老厚重的气息。府内十分安静,守卫和下人的动作安静又井然有序。

如今的武贤王名叫谢玄,年纪刚过弱冠,本该是朝气勃发的年纪,却透着一股子与寻常青年不同的虚弱感。那被一张青色面具遮盖之外的面庞苍白异常。此时,他与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对弈,那轮椅上的男子虽然腿脚不便,但身材挺拔,坐在那里的气势犹如一杆银枪。

“赐婚一事,你怎么看?”谢玄一边在棋盘山落下一子,一边对轮椅上的男子说道。

“是祸是福,尚未可知。但那位欲除靖安军的心,却从未停止。”轮椅上的男子轻叹了口气,不无伤感的道。

“大哥说的是。万事都有因果。”谢玄回道。

“王爷,木家小姐那里,你有何打算?”轮椅上的男子道。

“是我连累了木尚书,如今还能再拖下木家女儿不成?你我兄弟如今这幅样子,莫要连累了人家。”谢玄声音清冷,但整个人温润如玉,一身青衣坐在那里,如若外人见到,不去看他苍白的脸色,只怕会以为那轮椅上的男子才是武贤王,他只是个闲人罢了。

“王爷此话差矣,听阿珏说,木姑娘对赐婚一事可没你表现的抗拒。沈家那边也没有表现出对这门婚事的不满。要我说,木姑娘的身份当真适合你,有了沈家的助力,也许对你的处境能好些。”

“大哥,谢玄还不至于靠女人找靠山。想要吃下我武贤王府和靖安军,也要看看会不会崩掉几颗牙。沈老先生如今周游列国,门生遍天下,在那位眼里也许比我这残废之人更要忌惮。和沈家联姻,可不一定是助力。”

“是我想差了。王爷心里有数就好!”那轮椅上的男子叹了口气道。

谢玄点了点头,落下了一子。

“不过,我听说木家小姐之前的婚事,有人刻意搅乱,木家小姐克亲的名声,也有人推波助澜。这些,王爷可知道?”轮椅上的男子又道。

“不知。”谢玄执棋的手顿了一下,接着回道。

轮椅上那男子挑眉,轻笑了一下,旋即不再说话。

紫阳国三皇子府。

越池将下面探子送来的暗报展开看了一番,随后将信纸在烛火中化为灰烬。那张白皙俊美带着三分妖异的脸上,有着一丝嘲讽和薄怒。

“去禀告陛下,本殿要亲自去东平贺寿。”越池对属下人吩咐道。

“这……殿下,这人选不是已经定了吗?”下属有些疑惑的道。出使东平的人选,还是他们殿下亲自拟定的。

“本殿的话,你没听到吗?”

“是,属下这就去。”下属抖了一抖。

“端木筹,没想到你这么没用。对付谢玄,居然还需要女人来做筏子!来人,速速给本殿查清,东平安平郡主和武贤王府的反应!”

“是。”

木清安平日里在清宁轩后面的空地出开辟了一块小园子,园子里种满了各种药材。紫苏和半夏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小姐对医术药材这么感兴趣,但既然小姐喜欢,她们也只能跟着多学学。这两个丫头是从小服侍在木清安身边的,对木清安忠心耿耿。半夏机灵聪慧,紫苏活泼脾气火爆,二人很得木清安的喜欢。虽然她们察觉到了小姐这三年性格有些不同,但并没有想太多。不管小姐怎么变,都是她们的小姐。

这一日木清安正在屋子里配药,外面传来喧哗声。不用说,就知道是二房三房的姑娘们来清宁轩耀武扬威了。

在木珅和沈瑶刚刚去世那段时间,她确实为这样凉薄的亲情感到伤心难过过。而现在,对于这些人,木清安懒得理会。自家这个祖母,不知道心有多偏,对二叔木荥一家才像是亲人,对她或者对三叔家的家眷都算不上好。只是这清宁轩,并不是他们该来闹的地方。

木清安有了三年前苏醒的前世记忆之后,越发的发现,自己很难做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对二房三房的那些手段十分的看不上眼,也懒得耗费精力与他们周旋。闹得太厉害,便让紫苏半夏给他们些教训。每隔几日,他们都要来清宁轩闹上一场,看看这木府的原主人。木清安叫来半夏,交给她一些刚刚配好的粉末,没有告诉她怎么用。机灵的半夏医术也越发的好了。

晚间,就传来了二房三房的姑娘们腹泻不止的消息。半夏悄悄的看了看小姐,但没从小姐的脸上看得出丝毫的得意或者不满。半夏心里想,小姐看起来柔柔弱弱不争不斗的,但是真的不能惹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