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不予度清风

更新时间:2022-02-18 05:24:03

不予度清风 已完结

不予度清风

来源:落初 作者:莫云moyu 分类:言情 主角:游四姑夏 人气:

《不予度清风》由网络作家莫云moyu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游四姑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身为王爷,从未受到该有的尊重;夏清风莞尔一笑:“原来还有人比我更惨!”她教会他叛逆,抵抗恶势力,保护自己;他用所有良善来偿还一场劫难的后果,她被卷入其中,他舍命相救。她耗尽心血,终得他再次醒来;他看到的,却是她为别人穿上嫁衣,还塞给他一个小媳妇。她说:“这叫两全其美。”他站在山巅:“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当他放肆追逐,才发现,清风不予度,此心终难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府里里外外张灯结彩,白柔桑亲自指指点点,这个灯笼挂的不是地方,那个红绸子系的不好看,丫鬟小厮忙的脚不点地,喜庆的气氛洋溢开来。

白大人却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一队二十名官兵,浩浩荡荡的出了府。

街上很多脸熟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跟他道喜,他心里明镜,季老二的事闹得不愉快,才会出现这种异常的现象。

要是在平时,白守成会主动跟人家打招呼,人家一个劲不理会的话,他就会冷嘲热讽挖苦一番,显示官威,看谁还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是今天,他没有那个心情理会那些贱民,他要去找不久前关门转让的停云客栈。

路过热闹的青楼时,姑娘们跟他打招呼,他瞟都没瞟一眼,径直前行。

他的心思只在停云客栈,纸条上写明了位置,可这里他不常来,转了好几圈没找到。

最后让师爷向附近的人打听,才打听出个具体方向。

“好个缺心眼的李冒公,你给我说明停云客栈的招牌已经摘了不就得了,本官这一路光瞅客栈招牌了。”白守成埋怨两句,遂喝令官兵闯进去搜捕,“一男一女,给我搜仔细了!”

空寂的客栈内,瞬间闯入了几十名行动粗暴的官兵,弄出稀里哗啦的噪响。

***

夏清风从巷子里爬出来,套在腿上的麻袋无力褪掉。

她这是睡了多久了,体内力气被抽的干干净净似的,呼吸变得沉重不堪。

她觉得自己快死了,她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约莫是半年前吧。

那天,哥哥去别的地方行乞了,让她在原地等候,她饿的前心贴后背,从早上挨到下午,都没看到夏致的影子,她又不敢随意离开,怕他回来找不到。

炽热的阳光久久不熄,照在人身上,好像能吸走人的元气。

她大汗淋漓,意识逐渐模糊。

后来,恍惚觉得有只柔软的手托起了自己的脸庞,鼻端盈满面粉的香味儿,她奄奄一息的身体躁动了起来,几乎是贪婪的狼吞虎咽,可笑的是,连眼睛都顾不得睁开。

以为是夏致找来了吃的,结果填饱肚子后,发现是个举止端庄的女人,嘴角似笑非笑,皮肤白净,略显松弛,给人一种慈悲的印象。

那个女人将清风和夏致带回了游天阁,并让他们称呼她为师娘。

此时,清风没来由的渴望师娘再救自己一次,希望游天阁惨遭屠戮只是一场噩梦。

她发出一声艰难的呻吟,趴在了地上,平整的地砖给她的肌肤传递进强烈的灼烫感,她吃力的睁开眼睛,感到阳光明晃晃的挂在头顶,自己随时要被蒸发掉一样。

不远处,铺天盖地的红色似火燃烧,许多身影在其中忙碌,欢声笑语荡在耳畔。

那中间,出现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的瞳孔懵的紧缩,喉间发出沙哑气息:“哥……哥……”

夏致被白柔桑缠的片刻脱不开身,耐心的应付着,一想到只要把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哄的开心了,就能咸鱼翻身,他就满心快慰。

忙的热火朝天的人群中,忽然迸发出一声惊叫:“那边是不是个死人啊?”

几个小厮朝夏清风走了过去。

***

唐三度从人市出来就心情不好,挑了大半天,也没挑到个满意的。

“少爷就别不开心了嘛,小姑娘都被别人买走了,剩下的都是大姑娘。安全起见,咱买了个哑巴,这不也挺好的?”冒公时不时地劝他。

“本来不打算买两个的吗,现在就买了一个,府上的活,怕她一个人忙不完。”唐三度闷闷不乐的信马由缰。

冒公:“少爷放心好了,刚才那牙婆不是说了,草儿虽然是个哑巴,但很能干,一个人顶三个人用。”

唐三度瞅瞅步行跟在后面的哑巴草儿,回过头,嫌恶的语气:“别的倒也无所谓,关键是……她是贱籍啊!堂堂王府,居然用贱籍女子当丫鬟,传出去,本王又成笑柄了。”

冒公当然知道这一点,笑了笑,压低声音说:“谁让只有她是个哑巴?爷别忘了,其他人虽然健全,也不是贱籍,可她们的年龄也都不小了,心眼儿多,那看人的目光,巴不得把人吞了似的,一看就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儿。草儿不一样,一看就是个老实人,还是个哑巴,跟别人交流不方便,不易与人串联。至于出身贱籍,王爷不说,有谁会知道呢?”

唐三度才勉强应了,看草儿总是一副傻乎乎的笑脸,皮肤黑黝黝的,见自己看她,她就走近来,不停地打手势,好像在问爷有什么需要。

唐三度挤出一抹笑:“没什么事儿,有需要会叫你的名字。”

草儿就静静地尾随在后。

唐三度便不再计较此事了。

只有冒公知道选了草儿的真正原因,却不敢说,怕唐三度听了会难过。

人市的牙婆似乎认得他们,但又不戳穿,故意漫天要价,就草儿一个三十多岁的哑巴,都要五十两呢,那些身体正常的丫头,价钱就贵的离谱,没个二百两拿不下来。

这个事实,远远超出了冒公的预算。

他气不愤,给那牙婆来硬的,搬出宁王的名号,牙婆毫不慌张的表现,似乎在叫嚣:“不用你说,俺也知道。说实话,就因为买主是宁王,所以俺才漫天要价的。”

冒公不敢挺腰子了,乖乖的挑了个最便宜的,心疼的交出五十两,让牙婆不要告诉王爷这个哑巴多少钱。

牙婆确实没有告诉唐三度实话,说给个五两银子,就能把草儿领走,却特地说明:“不瞒您说,这哑巴隶属贱籍。贱籍女子生来就是干粗活的料,爷尽管使唤。”

牙婆的话,让唐三度感到自己被深深的蔑视,明知道草儿隶属贱籍,自己还不得不领走,无形中被践踏了尊严。

冒公当然也感觉到了,可是没办法,只能忍着,推唐三度上了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