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写手

更新时间:2022-05-24 21:55:10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写手 连载中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写手

来源:落初 作者:废宅自白 分类:言情 主角:林阿忧林清碧 人气: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写手》由网络作家废宅自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阿忧林清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小说志的大神级写手“吃忧”决定转型,当下最火当然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血雨腥风(相爱相杀)和各大宗门的秘闻(八卦)。为了收集素材,林阿忧带着捡来的保镖走上了惊心动魄(小命不保)的江湖路。还好捡来的保镖是个狼人。随行的人表示:这些写文的人心都是黑的。林阿忧表示:我只是一个莫得感情写手。每当有人意图反抗林阿忧的暴君政策。林阿忧:“保镖,该磨刀了”保镖:“这次要切那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悬带着林阿忧一到山脚下就开口道:“阁下跟了我们一路,不妨漏个脸。”

林阿忧一听立马跳到燕悬背后,小心戒备:“不会是毒宗知道了什么要杀人灭口,抛尸荒野吧。”

从树林里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站在她们面前直勾勾的盯着燕悬。

林阿忧看向燕悬:“这该不会是你的情债吧,他盯着你的那个眼神简直就是干柴遇上烈火。”

燕悬咬牙:“我喜欢女人。”

林阿忧:“唉,这可不一定,你不是失忆了么,万一你也失去了一些对自己某些方面的认知呢。这么想想,哇,你好渣啊。人家说不定不眠不休才找到你的,结果爱人变陌生人,真虐。”

燕悬:“······”

少年指着燕悬开口:“我要你······身上的东西。”

不得不说燕悬提起的心放了下去:“阁下要什么。”

少年指了指燕悬的胸口,林阿忧激动道:“他要你的真心。”

燕悬:“······闭嘴”

林阿忧:“这位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你认识他吗?”

少年愣了一瞬:“我叫······叶猛”像是坚定了什么解释道“猛男的猛”

林阿忧:“我觉得吧,你父母起名可能是对将来的一个期望,结果期望在你这里发生偏差。你可能还是要重新审视自己,对自己有一个全新的认知。”

少年听了林阿忧的话气呼呼的的说道:“就是猛男,就是,就是。”

林阿忧:“猛男才不会像你这样说话”

少年走到林阿忧身边,举起小拳头,轻轻的锤了一下林阿忧的肩膀:“你这个讨厌鬼,师傅和师兄姐们都说我酱紫最猛男了”

林阿忧、燕悬:“······”

林阿忧不怕死的拆台:“哈,猛男举起拳头只会将别人砸得鲜血淋漓,血肉飞溅,你这个假冒伪劣产品。”

燕悬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情景,觉得头疼,拉住林阿忧:“行了,你跟一小孩吵这么起劲做什么。”

林阿忧:“你是不是看不起小孩。”

少年:“我不是小孩。”

两人异口同声的朝燕悬吼道,燕悬此刻很想拔剑。

林阿忧:“我跟你说,我吵架不管对手是谁从来都不会认输的,从来都不。”

此时树林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燕悬示意林阿忧不要说话,目光阴沉的看着前方。率先出来的是一位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壮汉。随后陆陆续续出来了十几个穿着一样衣服的的青年,有男有女。

那位壮汉目光一触即林阿忧身边的少年便开始嚎道:“萌萌啊,我的萌萌啊,你跑哪去啦。你造不造人家找你找得有多辛苦惹。你看看刚一下山就没影惹,你说说我们该有多担心惹。”

林阿忧看着壮汉翘着兰花指抹眼泪,沉默了:她知道少年的猛男行为从哪来了,还是她见识太少了。

少年:“师兄,你别哭惹”

林阿忧:“······”连口音都这么惟妙惟肖。

那群青年中走出一个清雅的女子,女子行了个礼开口道:“两位侠士,我们一行都是药宗弟子。我是药宗第三十代大弟子洛瑶,今日是出门历练的第一天。没成想小师弟下山时和我们走散,我们一时有些情急,莫见怪。”说罢向少年微笑着招了招手:“叶萌萌,赶紧归队,一纵师兄姐都急死了”

林阿忧:“叶萌萌?他刚才说他叫叶猛······猛男的猛”

洛瑶:“放他······”刚想说脏话,反应过来这有外人便硬生生的吞了下去“真是胡说,萌萌这个名字多可爱啊。”

林阿忧看向少年:“对啊,萌萌。”

叶萌萌暗自‘嘁’了一口:居然被这个女人占了上风。

壮汉边抹眼泪边说:“萌萌,你快些过来惹。”

叶萌萌:“我要跟他们走”所有的目光都射向他后又看向林阿忧。

林阿忧赶紧撇清:“他自己单方面做的决定,我不同意”

叶萌萌:“······”

洛瑶见:“萌萌啊,告诉师姐,你为什么要和他们走。师姐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和陌生人随便走么”

林阿忧:“对啊,对啊。没人告诉过你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吗,尤其是像我这样。”

所有人:信了你的邪

叶萌萌再一次指向燕悬:“我要跟他走”

林阿忧看向燕悬:“完了,他对你一见钟情了”

燕悬“······”

其余人:难道小师弟······

洛瑶平静的走到叶萌萌跟前,林阿忧还来不及捂起耳朵就感觉耳朵受到一阵冲击。

洛瑶全然不见刚才的大方有礼,抱着叶萌萌哭得肝肠寸断:“萌萌啊,是师姐不好。师姐没有及时发现,师姐对不起你啊。如今你要是走了,师姐怎么跟师傅和各位师叔伯交代。他们亲手将你交到我手上,让我一定要把你毫发无伤的带回去。可是如今你也长大了,懂得追求自己的幸福了,师姐凭什么阻挡你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师姐不在你身边总怕你被别人骗,我可怜的白白嫩嫩萌萌啊,师姐实在不舍得啊。”

林阿忧为这一份慈母心泪目捅了捅燕悬:“你以后一定要对萌萌好一点。”

燕悬:“······”关他什么事。

叶萌萌:“师姐,你别哭了。”说着拉着洛瑶走到了一边压低声音:“师姐,那个他身上有················反正都是下山历练,你就让我去吧。”

洛瑶隐晦的看一眼燕悬:“你确定不会有危险”

叶萌萌拍拍自己胸脯:“放心吧,我有小绿小黑还有花花他们保护我呢?求你了,师姐,师姐,你也知道那东西我找了好久呢”

洛瑶原本看他那副傻乎乎的还有点不放心,但看叶萌萌的固执劲也就松了口:“你要去可以,但必须三天一封平安信。”

叶萌萌:“好哒,好哒”

洛瑶回来之时郑重将叶萌萌交给林阿忧,林阿忧一脸懵比:喂喂喂,这什么情况。

洛瑶:“我们家萌萌从小就乖巧,只喜欢和一些小虫子打交道,比如毒蜘蛛毒蝎子之类,性子单纯得很”

林阿忧:这样一点都不单纯好吗。

洛瑶:“这次历练他铁了心要跟你们走,我这个做师姐也没办法。”

林阿忧:那就打晕的运走啊,你要是不舍得,我可以代劳啊。

洛瑶缓缓从腰上解开自己的荷包:“萌萌历练期间,我这个做师姐不能跟在身边照顾,这大概有百两银子,就劳烦林小姐替我照看了。”

林阿忧立刻扬起笑脸接过银子:“客气客气,我一定会让萌萌感到宾至如归的。”

洛瑶:“那就麻烦林小姐了”

药宗一行人知道叶萌萌要走后都泪眼婆娑的过来道别。

“小师弟在外面一定要多吃点水果”

“饭也要多吃点,你还在长个呢”

“传信弹带了吗”

“对男人千万不能太宠,要收放有度”

“对对对,要是他敢出去偷吃,就阉了他不用手软,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叶萌萌:······好像剧情再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在药宗弟子们的依依不舍中叶萌萌告别了自己的师兄师姐们。林阿忧抓着厚实的荷包对燕悬说:“我感觉我刚才好像见钱眼开答应了一件不好的事”

燕悬看了她一眼,林阿忧捂住自己的脑袋:“别,别告诉我,我不想听”

叶萌萌走了过来:“我们走吧”

林阿忧:“······”钱这种东西真是该死的有魅力。

林阿忧:“我可以问一句你为什么一定要跟这我们吗”

叶萌萌:“我说了,他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这个‘他’无疑指的是燕悬。

燕悬:“我身上一没金钱,二没宝物,有什么值得你求的”

叶萌萌一张娃娃脸上故意勾起一个类似邪恶的笑:“你身上有‘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