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驯养首席:爱情支付宝

更新时间:2022-05-24 22:09:01

驯养首席:爱情支付宝 已完结

驯养首席:爱情支付宝

来源:落初 作者:悬夜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红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悬夜原创的言情小说《驯养首席:爱情支付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姐红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为了忘掉前男友,正好来了个美型大叔,季朵朵决定将就一下。为了铲除事业对手,乔引顺水推舟地盯上了她。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女diǎosī与高富帅的阴谋与爱情。季朵朵:小样,这世界上就没有我季朵朵赖不来的东西,帅叔叔洗白白了等我哈~~乔引:目测小白聒噪女一枚,心机少少,迁就了事、、、、、、岂知,这一迁就,就迁就了一辈子、、、、、、新书《霉女戏诸龙》开坑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醉,我没醉,不信你问问这位小姐,小姐,我没醉吧?”正在低调行走的季朵朵此时被一只咸猪手抓住,闻言她很是无语,就知道这短短的一段路不会太安生!季朵朵无奈地回过头,斜昵着抓住她的醉汉“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只见刚才还一脸醉意的人此时圆瞪着眼,微张着嘴,原本抓着季朵朵的手此时也猛然放开,就连身体也自发地立得笔直,哪里还有刚才醉意朦胧的样子。

“怎么了,老成?”旁边的人看着刚还闹腾现在怔住醉汉。

“想不到成叔还好这口啊?”季朵朵忽视一旁的人,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从小到大帮自己处理琐事也就是擦屁股的人,一下子忘了自己在躲避的任务,生出了好奇心。

成叔对季朵朵来说是个又爱又恨的人,因为他会自发处理季朵朵闯下的每一次祸,但总要在处理前请示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谢晴,此生季朵朵唯一怕的人。

“小姐说笑了,和老朋友相聚,有点喝高了。可是,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成叔有点腼腆地摸了摸头,那张被酒水浸泡的红脸皱起零星的纹路,有点滑稽。

“那个,我妈不是回了吗?你怎么在这里?”季朵朵没回答成叔的话,故意左右而言它。

“夫人现在住院里呢,刚搬来不久,小姐你也要多回去看看夫人和老板。”

“什么?搬来了?呵呵,我这不是不知道吗,一定去,一定会去的。”季朵朵虽然不知道老爹是用什么方法搞定老***,但此时也由不得她多想,当务之急是把成叔搞走,至于老妈没走这个问题,等以后再想对策。

“那这里?”很明显成叔没被季朵朵蒙混过去,完了后又继续问刚才的问题。

“没有,同学聚会,同学聚会,这不是都要毕业了吗,最后一块聚聚。”

“在这里?”

“这里怎么了,我看环境蛮好的,听这音乐,多安静,我正要去四楼呢。”

“谁请的呀,来这里?夫人知道你来这里不?”

“干嘛事事都要妈Cao心,哎呀,成叔你就别Cao心了,我玩会就回去,绝对不会彻夜不归,你就好好跟其它叔叔们安心地好好叙叙旧不要多问了行不?怎么说我也是快毕业的人了,不小了,你别Cao那心了,行不?”季朵朵实在是很无奈,只得推搡着成叔,好让他快快离开,别再刨根问底。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你带我去看看,不然在夫人那里我也不好交代。”经常处理季朵朵的麻烦事,成叔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季朵朵只是单纯地来这里参加同学聚会,不过,他也就以为季朵朵是来这里泡吧喝酒,是怎样也不会想到季朵朵这熊孩子胆子会大到来这里当妈妈桑。

“哎呀,成叔你……”

“季姐,忘了告诉你,杨姨回来了,经理让你去下他办公室商量一下工作事宜。”这时去而复返的颖儿打断了季朵朵正欲解释的话语。季朵朵一双乌目瞪得老大,默默地看着此时不断地喘息粗气的颖儿,一脸哀怨。只要再多一分钟,多一分钟就可以把成叔成功送走了,靠!颖儿,你丫出来干什么?

但颖儿没有察觉到季朵朵深深的哀怨,还是务自地喘着,倒是一旁的成叔,刚刚还红着的脸此刻发白,得,酒完全地醒了。而一直在成叔旁边的人此时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默默地看着此时手足无措的季朵朵。

“成叔,你别误会,我就,恩,我就这里兼职,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看着对面成叔唰白的脸,季朵朵就知道成叔想歪了,于是迫不及待地解释着。

“小姐,你,我……”看着季朵朵一脸的无畏,成岭很是无奈,没有过多的言语,对于一把年纪还没有儿女的他来说,季朵朵就是他的女儿,虽然季朵朵从来没让他省过心,但他知道这孩子本Xing不坏,只是思想和别的孩子不同,毕竟夫人和老板那种情况,也没能给她提供一个正常家庭环境,她也没什么思想偏激或自闭的行为,偶尔闹腾点也好,至少她活得开心快乐。

可这一次,唉,这事儿得私下调节,他不知道季朵朵心里是怎么想的,因为每次做坏事,季朵朵自有自己的一番见解,硬是把黑的给说成白的,实在让人莫名其妙,无语得很。而当务之急是先把人支开,他清楚地注意到了旁边友人眼里浓浓的兴味。

唉,这事也只怪季朵朵倒霉,这旁边站的所谓“友人”是A市的资深娱记,今天这一闹,谁知道人回去会怎样写,如果只是揭秘老板私生女的消息还好,毕竟这是老板和老爷都乐见其成,但一直被夫人阻止所以并未施行的事,可偏偏人季朵朵不安分地在天堂工作,这要是出了诸如“著名企业家私生女流落风尘”、“风尘里的金凤凰”、“上位不成,千金女堕落酒家女”之类的新闻,先不提公司信誉,那对小姐名誉可是伤害至极了,到时老板和夫人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关系一定会支离破碎了,自己也得准备卷铺盖有人。唉,谁叫你摊上季朵朵这个惹祸精呢,注定这辈子是消停不了了。

“老秦啊,孩子不懂事,我们先走一步,到别的地方再谈,如何?”成叔转过脸,看着一旁的友人,再度谈笑开来,好像根本不在意季朵朵在此工作一般。

“也好,我们这次就好好喝个够,怎么样?”都是人精了,秦立麟也顺口接下话头,打算好好与友人“促膝长谈”。

“怕你不成,那,小姐,我和这位秦叔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匆匆交代完,成岭就和友人离开了。弄得季朵朵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就完了?还以为又要多费一番口舌呢,不会告诉老妈吧,no,成叔不会那样,对嘛,成叔就应该这样好相处,真懂我,在这里工作怎么了,用不着这样大惊小怪吧。她哪里知道,人是又给她擦屁股去了,唉,可怜的老成,天生就是劳碌命,都三四个月没见季朵朵了,一见就要为她老人家处理事物,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季姐?经理叫你,你不去?”一旁被忽略很久终于顺了气的颖儿看着魂游天外的季朵朵,忍不住提醒。

“啊,对了,谢谢你,颖儿。那我先去了。不过,下次见到我,不要再这样莽撞了,女孩子说话可不要那么火急火燎的。”季朵朵想到刚刚的情景,一脸谢晴样地训着人。

“嗯嗯,对不起啊,季姐,刚见到你太惊艳了,所以忘了那事。”颖儿闻言一脸的尴尬,虽然奇怪刚刚那个老伯管季朵朵叫“小姐”,还一脸尊敬的样子,但人家不说九是人家的私事,她只要随时把握好风向,看好往哪边倒就行。其他的,不需要知道太多。事实证明她这个选择无比得正确,用某个人那凄惨的下场可以证明。

“那你先回去吧。”季朵朵没有过多地听颖儿解释,不过她很满意颖儿这种该看到和该没看到的本分,很对她的味,她就喜欢这种懂得为他人着想,不为难他人的人。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各人自扫门前雪不是冷漠,而是安守本分,那样的我们对自己的一切都是静观其变,又怎么去为他人的事费尽心思?

与颖儿分开,季朵朵果断放弃去红尘的化妆室的想法,随便奔向一个化妆室补妆。被成叔拦着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唉,可惜了,季朵朵原本还想穿红姐那件红色长裙的。

准备好一切,季朵朵换好一身恶俗的绿色裙子,再度顶着“僵尸脸”向经理办公室走去。不过她却将经理找她过去的原因忘的彻底,那时颖儿来的太突然,讲的第一句话又太震撼,让季朵朵原本就不怎么松弛的脑神经一下子紧了起来,所以季朵朵自觉屏蔽了后面的一句话。

所以,一进经理办公室看到那个已经徐娘半老却一脸嚣张,而且形似周星星电影里“包租婆”的女人时,她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小凌啊,就是她吗?”没理睬季朵朵骤然变色的脸,女人一脸媚笑地看着坐着的经理。

“嗯,是,杨姐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季朵朵帮忙打理。”

“看起来是个好苗子,身材不错,就是品味和穿衣打扮不怎么样,好好调教一番还是很有前途的。”

“嗯,我就是谢谢琢磨的,今后,还请杨姐多费心了。”

“呵呵,我就喜欢小凌你的直接,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女人笑得简直合不拢嘴,眼尾扫过还一头雾水的季朵朵,眼睛里光芒不断。

季朵朵看着经理和女人你来我往貌似很开心的谈话不淡定了,尼玛有事说事,这么晾着我是什么意思?

“朵朵啊,你以后就跟着杨姨做吧,只要你跟杨姨,出头什么的是完全不用愁的。”突然,还和那女人说笑的经理回过头对着季朵朵说道。

“杨姨?谁啊?”闻言,季朵朵不解地问。

“就是你旁边这一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杨姨,带红了无数的小姐,你跟她做,你底子好,跟着杨姨,今后这天堂就是你的天下了。”经理好脾气地解释着,那张平时都板着的脸此时笑得一脸猥琐,至少,季朵朵现在是这么认为。

“季妞儿是吧,跟着我你就放心吧,绝对让你过上天堂般的生活。”一旁的女人也不遗余力地说着,那双被黑色眼影包围的眼睛闪烁着贪婪的目光,好像季朵朵就是厚厚的一撂钞票一般。

“呃……我能问一下具体是做什么的么?”季朵朵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一脸疑问地看向经理。

“就是说,你不用再替杨姐当妈咪了,以后,就由季姐带你,钱什么的,都你自己和杨姐分成,我不会单方面扣留……”

“等等,你的意思是让我下海?”没让经理说完话,季朵朵接过话茬,一脸的不敢置信。

“对,你不是缺钱么?跟着杨姐好好做吧。”

“那个,经理,我可没说过我要下海。钱呢,我最近是缺,可是,还没到你说的那地步,所以……”

“季小姐这是想毁约吗?”男人鹰眸划过一丝冷意。

“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和你约定这让人无语的东西了?”季朵朵闻言无语至极。

“哼,还请季小姐好好看看上次签的合同,上面可是清楚地说明您在职期间一切服从公司安排,公司给你支付八千块的工资,但前提是你为公司每月赚取三十万以上收入,但这是你带小姐的条件下,如今杨姐回来了,你拿什么为公司赚取三十万的收益,自己好好想想吧。”只见男人走到办公桌前,取过那份早就准备好的合同递给一脸复杂的季朵朵。

“合同是明年三月到期,季小姐好好看看,这是你自己亲手签下来的。”

随便从男人手里接过那张纸,季朵朵紧盯着男人,一脸无谓,“所以,一切都是早就设计好的,就等我签了好做这便宜买卖?”

“季小姐哪里话,这也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公司利益得在首要位置不是。”

“呵,经理这话说得好漂亮,不过,我需要时间来好好考虑,毕竟,这不是开玩笑。”季朵朵对此实在是无比窝火,但此刻赶紧逃离这里才是正经事,靠!去***三百万,老子就是把它扔到海里养金鱼也不给你呀,你算球?黑我,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上次的仇我还记着呢,等着!

“那是自然,季小姐这也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公司利益得在首要位置不是。”

“呵,经理这话说得好漂亮,不过,我需要时间来好好考虑,毕竟,这不是开玩笑。”季朵朵对此实在是无比窝火,但此刻赶紧逃离这里才是正经事,靠!去***三百万,老子就是把它扔到海里养金鱼也不给你呀,你算球?黑我,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上次的仇我还记着呢,等着!

“那是自然,季小姐今晚就好好在白金房里想想吧,明天我希望会有一个答案。”男人笑得一脸虚伪地望着此刻强壮镇定的季朵朵。

老狐狸!看来今晚是逃不掉了,得从长计议一下,唉白金房啊白金房,我以前是想住住不了,如今……算了,换个角度想,也算过了把瘾!

这就是季朵朵,永远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季朵朵。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