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典妻

更新时间:2022-08-05 09:18:28

典妻 连载中

典妻

来源:落初 作者:妙花狸 分类:言情 主角:沈康苏阳怡 人气:

经典小说《典妻》由妙花狸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康苏阳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身为首富之女,为全仁义她远嫁指腹为婚的青梅竹马。  远离父母,一心侍奉家道中落的婆母和丈夫,  换来的却是巨额嫁妆被侵占,连己身都被典卖!  前世她郁郁而终,再睁开眼却回到了被典卖的前夕。  这一世,她无法改变被典卖的命运,却要将以后的人生改写。  旧夫沈家之仇要报,新夫叶家之恩要偿。  决计不能懦弱作践自己直到死去,只让亲者痛仇者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氏似乎真的很喜欢苏阳仪,当下叫了她上前,拉着她的手上下瞧了瞧,笑道:“太素净!泽儿做的是绸缎庄的生意,下午便带阳怡去挑几匹新布回来。还有妆奁里的首饰,若是娘挑得不合你的心意,你也只管自己去挑,让泽儿付钱。放心,他不差钱!”

说着,不等她拒绝,姜氏又笑道:“眼看要入夏了,家里的布料也是该添置了。玉娘你就跟着我的新媳妇儿一块去,给我也挑几块好布,还有泽儿的,统统选了来吧。新媳妇儿是大家闺秀,想必选的不会差。”

说着,她自己倒先笑了起来。

玉娘,就是一直贴着姜氏站着的,那个神态端凝的妇人。

苏阳仪暗暗心惊,眼下只答应了个是。

姜氏留叶泽和苏阳仪吃了早饭,叶泽走后,看苏阳仪不自在,便让玉妈妈送她回去,休息一下,下午去绸缎庄选购。

苏阳怡一直相信,事有反常必有妖。虽说可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姜氏的态度还是让她拿不准。

松阳离玉昌路远,她在路上走了快两个月才到。父亲把她远嫁,亦是不放心的。只是想到沈家和苏家是世交,李氏又是看着她长大的,该是会待她比其他婆母好些。只是没想到……

往事不提,可有哪一个婆母,会对一个典妻,这样……

似乎看她心事重重,她进门之前,玉妈妈突然道:“夫人还以为,今天喝不上这一口媳妇茶。”

苏阳怡一怔,然后停下脚步,站在玉妈妈面前,道:“玉妈妈?”

玉妈妈看着比姜氏年长十来岁,神态间仿佛历经沧桑。她有一双沉默却睿智的眼睛。此时,她便望着苏阳怡,道:“少NaiNai,日久见人心。夫人担心了一宿,怕您遭逢此变,会挺不过去。既挺过来了,便莫辜负夫人一番心意。”

原本是该挺不过的……好在经历过一次,心肠也硬了。

她把玉妈***话放在心里咀嚼了一番,应道:“多谢玉妈妈提点。”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沦落到这种境地,还有什么可怕的。

吃过午饭,叶家用一辆马车把她送到了叶记绸缎庄。说来也奇怪,沈府的门面确实不像什么大户人家,最多就是比上不足不下有余。可是马车却是顶顶好的,完全赶得上苏家的马车。而且就苏阳仪知道,叶家轿子还不止一辆马车。只叶泽一人骑马,马也有两匹。

若说那两匹马是平日叶泽跑商时用的,可又不是。就前世的记忆,苏阳仪记得他是个爱马之人,养在自己家里的两匹,更是珍爱的很。每每他出去跑商,那两匹马都是在家的。

真是好奇怪的人家!

轿子抬到叶记。在云儿和玉妈***扶持下,苏阳仪下了马。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门面不算大,可也绝不算小。而且人来人往,生意相当不错。

她亦是商家之女。进了绸缎庄,瞧了瞧那光鲜绚丽的绫罗绸缎,和来往工人客人,和伙计偶尔的报价,等等诸般状态,便能看出这一家绸缎庄的盈利范围。应该说,这家绸缎庄的主人,绝对算是富人,只家底薄了些,不能算豪富。

要知道,在玉昌那个小县城,当得上首富之称,苏家这种等级或以上的门面便有五六个。

绸缎庄里的人她进来了,起初还有人客气的跟她打招呼,问她是不是要买布。但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约莫是昨日去吃过酒的,又见了玉妈妈,便迎了上来,笑道:“是少NaiNai来了。”

话落,周围的几个小伙计,甚至几个客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苏阳仪倒是大大方方地让人看,只笑了笑,道:“婆母让我来瞧瞧布匹。”

管事正想说话,突然抬头一看,笑道:“掌柜的来了。”

果然,叶泽正从二楼走下来。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停了下来。许是事忙,他今日穿了一件宝蓝色紧袖长袍,连袍角都系在了腰带里,但不显得凌乱邋遢,反而看起来非常利索。

颜色正好和她身上的裙子一样,只是这种鲜艳的布料,做紧袖的衣裳似乎不怎么好看。

他点点头,道:“上来罢。”

玉妈妈在苏阳仪身边小声道:“好的布匹都在二楼。有些是爷专门留下来送回去给夫人挑选的。”

苏阳仪应了一声,带着玉妈妈和云儿上了楼。

正逢这时候,一个扎袖的姑娘领着个穿鹅黄色裙子的姑娘走了过来,好奇地张望。若是苏阳仪回头看一眼,便会认出那梳妆打扮都非常精致的黄裙女子,便是沈康的相好,黄娟。

另一个,是叶记大管事的姑娘,名叫赵仪。平素也在绸缎庄做事,因黄娟常来,常常由她招呼,两人的关系倒是不错。

赵仪看一向冷峻的叶泽竟站在楼梯上,耐心地等待一女子同行,不禁好奇道:“那是谁啊?”

旁一小伙计连忙凑上来,讨好道:“是爷娶的新少NaiNai!”

赵仪看了心中不喜,她怎么也想不到叶泽会跑去典妻……

她不禁嘀咕道:“她算什么少NaiNai,一个买来的妇人罢了。真不知道爷怎么想的……”

黄娟这也才看清楚那人是谁,不禁道:“呀!她倒还敢出来见人呢。瞧瞧,这牌场倒不必从前小。”

赵仪道:“黄小姐认识她?”

黄娟眼波流转,见许多人瞧过来,便掩着嘴儿笑道,故意半遮半掩似的,道:“怎么不知道啊,仗着自己是什么玉昌首富之女,嫁了人之后据说是非常骄横呢。这不,被夫家给典卖了。”

赵仪道:“我就说,好好的姑娘家,又不是短了吃穿,怎么就会被丈夫典卖了。”

黄娟笑道:“所以要我说,这女人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是应该谨守妇道才是。娘家来头再大,夫家再穷,这不守妇道啊,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两人商量得高兴,偏有人小声嘀咕道:“怎么倒不见你自己多正经,还不是妖里妖气的一个。”

众人哄笑了起来。

黄娟顿时变了脸色。她身材娇小,相貌只有五分,剩下的三四分都是靠每日精心妆点。但是脂粉重了难免就显得有些轻浮起来。她倒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家的姑娘,只是本Xing浮荡罢了。

听人这样说,她左看右看,竟就是找不出那人来,更是气得咬牙切齿,道:“是谁在背后嚼人家的话头,也不怕……”

不过她倒是真蠢,这话说出口以后,才觉得不对劲,连忙闭上了嘴。

立刻人群里又有人接了一句,道:“对啊,嚼人家话头,也不怕烂了舌头!”

顿时众人又哄笑起来。黄娟无地自容,平素围着她的那群男子又不在,还有一大群看热闹的妇人。她气得跳脚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看热闹的人才渐渐散了去。

黄娟不知道说话的是谁,赵仪却知道。只是考虑到黄娟到底是客人,若是闹出来怕不好看,所以忍着没说话。

等大伙儿散了去,她便上前,不悦地对那个还在一本正经管自己拨算盘的年轻人道:“宋青,你是失心疯了不成!好端端的跟客人顶什么项,你就不怕被她听出来……”

宋青头也不抬,道:“我既然敢开口,就有把握不会叫她听出来。除非你要去同她说。”

赵仪那个气啊,道:“平时看你不声不响,怎么这时候你就来出头了?不过是一个典妻……”

宋青猛的抬起头,那眼神倒瞧得赵仪怔了怔。半晌,他低下头,又拨自己的算盘,笑道:“我话不多,是因为我专门捡该说的说,不像你,专门捡不该说的说。何况,爷的事儿,爷自己心里清楚。我就是爷的跟班。爷拿她当妻子,我就拿她当正经的少NaiNai。”

赵仪还想说些什么。

偏宋青平时不大出声,若是被他咬上了,他又不会轻易罢休。面对这被绸缎庄的伙计们捧在手心里的赵仪,他也道:“倒是有些人,还是别做那Chun秋大梦了。”

“你,你!”顿时赵仪气得满脸通红,偏说中了她的心事,她又无从辩驳。

转而向一边的自己老爹赵管事,急道:“爹,爹!您看他!”

“都少说两句。青子,算账的时候,就管自己算账,担心错了手!”

两人这才安静了。赵仪虽然不甘心,却不敢再凑上去。

楼下的喧闹,楼上瞧的一清二楚。苏阳仪撑在扶栏上,目睹了这一出闹剧,神色淡淡。

叶泽询问地看向她:“认识?”

苏阳怡淡道:“那女子是黄氏,有过些旧怨。”

叶泽便不再多问了。许是猜到是沈家的事。他只道:“她常来,和赵仪关系不错。料想该是赵仪提过的那客隆居的黄掌柜之女。”

她惊讶地抬头,有些不明白他说这些的用意何在。玉妈妈则更惊讶。平素叶泽的话不多,甚至是有些沉默寡言的。

但叶泽已经开了口,玉妈妈立刻就接了上去,道:“是黄家宠妾之女。”

说白了就是个庶女。

叶家只姜氏和叶泽母子二人。叶泽常常出门跑商。姜氏也插手家里的生意。玉妈妈是姜氏身边得力的人,对常客的资料如此清楚,也不稀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