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楼梦之水黛

更新时间:2022-08-05 09:22:35

红楼梦之水黛 已完结

红楼梦之水黛

来源:落初 作者:憨姑娘 分类:言情 主角:元妃贾母 人气:

经典小说《红楼梦之水黛》由憨姑娘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妃贾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水溶,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自从初见的那一天,便知她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越是靠近她,便越是怜惜她。一颦一笑有千金重,从此他的目光再也不能投到别人身上。黛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本该是个陌生人,却意外地出现在自己的世界。越是靠近他,便越是依赖他。前世今生缘来缘去,原来他才应该是那个命中注定的良人。道是不相思,相思使人老。几番细思量,还是相思好。你是不是也一直相信,这世上只有那么一个人,才能够让你知道,究竟思念是什么感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诸人且说且行,沿着这羊肠小径一路下去,只见身边怪石林立,草木不绝,耳听水流潺潺,时不时并有莺啼鸟转,当真是雅致之极。

行得不久,便见到远处有一个亭子,亭上匾额上书“洗心亭”三个大字,字体巍峨大度,题字者赫然便是水溶。凤姐赞道:“这亭子的名字起得好,字也好。王爷真是好才华。”太妃便笑道:“这可真真叫献丑了。姑娘们若是喜欢这里,倒不妨在亭中坐坐,随意用些茶果,岂不是自在些?”

却说这北静太妃的心思倒是极细的。她生知贾府诸人皆是养在深闺中的女子,平时家教严谨,从未见过外男,如今她们虽在王府中作客,自己又如何引见水溶。所幸这花园建造得甚巧,一路走来,既无近路可绕,又无车辇代步,只消稍微拖延,黛玉诸人便赶不及回去,待到天色略晚,叫水溶送贾府诸人回去,一则全了北静王府的待客之谊,二则水黛二人趁此便可相见,太妃越想,便越觉得这再顺理成章不过了。偏巧黛玉体弱,行至此处,不免有些娇喘连连,贾府诸人素日又是知道黛玉的,担心她体力不支,又病倒了,因此听太妃如此说,便都应了。

众人停住脚步,在这亭中小憩。未几,王府几名丫头便捧来茶点,不多不少刚好十八式。诸人看去,大多是常见的点心诸如玉米糕之类,只是其中有一样翠绿的糕点,诸人竟从未见过。太妃伸手夹了一块递给黛玉,又笑着对诸人说道:“各位也来试试。这糕点叫做‘碧玉糕’,别处可是没有的。”诸人相互推让了一番便吃了些,只觉得有股淡淡的草木幽香,跟别的点心倒是真的不同。

湘云问道:“果然和府里常吃的不一样。不知是怎么做的,太妃告诉了我,我回去也只管叫人去做。”太妃但笑不答。黛玉便问道:“这可是小麦草的味道?”太妃回道:“真真遇到了行家。这是拿小麦草的汁子浇上去而成的。”湘云指着黛玉笑道:“林姐姐偏是个嘴刁的,这也能吃得出。”

湘云性急,只休息了片刻,便嚷着要继续走走。众人也已休息的差不多,便又动身。一行人继续往前走,下得山来,沿着小径向前,出亭过池,眼见一山一石,一花一木,无不着意观览。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带粉垣,里面数间修舍,有成百上千竿翠竹遮映,边上有个小门,原来竟是个园中之园。众人皆入,但见入门处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的石子漫成甬道,上面有一家房舍。凤姐惊道:“这里有间房舍,倒真是与别处不同,只是不知是何缘故,竟建在这里?”太妃转头笑道:“溶儿不时便来此,说道在这里月夜坐在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湘云只看了一眼,便说:“我瞧这里,竟有些像林姐姐的潇湘馆了。”众人听得这么说,又细细看过,皆笑着称是。

如此这般走走停停,待到游完整个园子,天色已晚,北静太妃便要留诸人晚膳,黛玉等坚辞不受。太妃再三婉拒,探春便说:“太妃美意,原不该辞的。只是出门已久,恐老太太、太太担心,还望太妃体谅。”湘云也道:“我这一遭,便惦记着这碧玉糕了。下次便是太妃不请,我也还来。只是怕太妃厌烦。”诸人听了皆笑。北静太妃便也不好勉强,唤来小厮便说:“去请王爷来。”

只一盏茶的功夫,便听到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近。有人报说:“王爷来了。”话未说完,便进来一位年轻的公子,形容正如宝玉所说一般,俊秀非凡,儒雅有度。

太妃对水溶道:“这是贾府中的几位姑娘,今日来府中作客,这会子偏就要回去了。只是天色已晚,我也不放心,你带些人送她们回去吧。”水溶点头称是。

太妃便指着诸人介绍。这边水溶不免打量,只见王熙凤豪迈,迎春温柔,探春大方,惜春单纯,宝钗端庄,湘云娇憨。待介绍到黛玉,水溶不免心头一震,只觉得她有一番楚楚动人之态,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当下诸人寒暄已毕,湘云性急,便直冲冲出去,偏生脚下一滑,眼见着就要跌倒。水溶其时正站在一边,此时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伸手去扶,却终于迟了一步,那边只见湘云一个不稳,便摔了下去,湘云只痛得呻吟。众人皆有些呆了,一时间竟也无人来扶。偏生水溶袖中的诗笺被她一扯,也不免掉落下来,正落在湘云手边。湘云随手捡起,只瞄了一眼,便忍不住叫道:“这不是林姐姐前儿个所作的诗吗?”水溶这才知道,原来这诗正是黛玉所写。忍不住又往黛玉处看去,黛玉此刻也正拿眼瞄向水溶。两个人不妨对视了下,却又都红了脸,只急急把头转了过去。

房里诸人皆惊诧不已,忍不住拿眼睛偷偷瞄向水溶,又偷偷瞄向黛玉,只见水溶又惊又急,黛玉则又羞又恼。一时间众人皆不说话,便是凤姐,竟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正尴尬间,只听得湘云“哎呦”了一声,直嚷道:“可疼死了!竟没有个人来扶我,只在旁边白白地看着做什么!真真是些子没良心的。”这边诸人才想起湘云,见她伸手扶住腰,仍坐在地上,又冲着她们撒娇,便都忍着笑,围了上去,把湘云扶了起来。

当下诸人便提脚欲走,还未出门,又听得守门的小厮来报,说是贾府中有人来接诸位姑娘回去。太妃笑说:“只怕姑娘们出门已久,府上的老太太甚是担心。今日你们且先回去,改日再来坐坐。”凤姐也笑道:“太妃娘娘这里,比起咱们府上,可精致有趣得多。赶明儿若再请姑娘们,我也跟着来便是,太妃不厌我,就阿弥陀佛了。”

众人说笑着出了门,便见车马停在外面,这边又有丫头们抬着脚凳,扶姑娘们上去。凤姐便笑道:“既有人来接,太妃跟王爷便请回吧。”太妃只是不肯,说道:“主人家哪有这样的道理,叫客人自己回去,像什么样子?”一边又叫水溶带了人,只一路护送诸人回去了。

待得水溶回转王府,便去向太妃请安,并回报贾府诸人平安到达。北静太妃却拿眼直瞅着水溶,伸手招他过来,说:“溶儿,我有些话要问问你。”这老北静王爷去世得早,水溶打小便由北静太妃亲自带大,母子二人亲密非常,无话不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