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与公子度春风

更新时间:2022-09-21 19:11:00

我与公子度春风 已完结

我与公子度春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拈花弄色 分类:言情 主角:杨莲李月如 人气:

主角叫杨莲李月如的小说是《我与公子度春风》,它的作者是拈花弄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月如顿时泪如雨下,看着他起身出去了。 不多时,杨莲端着茶和药过来。 接着,便是让人几欲昏死的疼痛,直到,孩子的哭声响起来,她才猛然松了一口气。 可还没来得及扭头去看一眼孩子的时候,就听见白氏小声的嘀咕说:“这个孩子……怎么不会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如闻言顿时身子一僵,慢慢回头看着他,眼底已有薄怒,说:“你知道那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遗物了!”

当年自己被他拖进树林里侮辱,本想一根绳子吊死,可是他们家连夜就来提亲,父母无奈只能将自己嫁过来。两年过去了,父母相继去世,唯一的弟弟也从了军,至今不知生死,连个消息也没有。

她眼泪掉下来,看着张齐脸色阴沉,说:“这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念想,你想别想拿走!”

张齐闻言是冷哼一声,回头看看躺在正厅的爹,扭头就来翻找,一边说:“你可比别忘了,你嫁进我张家,就是我张家的人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张家的!如今家里没钱给爹买棺材,你身为儿媳,自然应该出一份力,不然你就是不孝,不想教爹入土为安!”

月如听了气的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若不是他整日里吃酒赌钱败空了家底,何至于公公死了连棺材也买不起?

她翻身下床来,和张齐扭着不让他翻自己的镯子,可是她毕竟是女人,还刚生产完,身上没力气,一把就被张齐推了过来,差点跌倒在地上。

张齐找了许久没找见,回头阴沉着一张脸走进她,问:“镯子呢,快些拿出来!”

月如不理会,侧过脸去一言不发,这个金镯子可是自己最后的依仗了,绝对不能给他!一到他手里,定是被花的连一个铜子儿也别想留!

“李月如,你个贱人,快把镯子拿出来,你诚心叫爹到了那边没房子住是不是?”

他说着,已经上了手,双手捏着她的肩膀使劲的晃,声音也很大,一下子就将床上的孩子吵醒了哇哇直哭!

偏偏他心里本来被婆婆当着众人面打了一顿就心里闷气,来到月如这里要镯子又碰了一鼻子的灰,这下听着孩子哭更是火上了头,冲着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大吼道:“哭什么哭,一个赔钱货,再哭卖了你!”

月如闻言一听用尽全力一把推开他,愤怒的红了眼,说:“若不是你不争气日日吃酒赌钱,爹去了怎么会连个棺材也买不起?还不是怪你自己没用!”

张齐最恨别人说他没用,无能,这下是彻底火了,扬起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月如的脸上,登时,她就觉得满脑子疼,脸上都肿了!

可张齐没拿到金镯子怎么会甘心?

一把拽着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拖起来,扬起手臂目漏凶光的问:“那镯子你到底藏哪儿了?不说今日就打死你!”

月如捂着痛麻的脸,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咬牙道:“你做梦!有本事打死我!”

张齐一听是怒火冲天吼着挥下手臂来:“看我有没有本事打死你!”

“啪!啪!啪!”的清脆声音在这屋里响起来.

“张齐,你个没用就会打女人的孬种……啊!”月如连着被他扇了巴掌,狠狠的推到在地上。

张齐得不到金镯子急的是不行,耳边还有外头唢呐的声音,和孩子的哭声,他心烦的不行,忽然看着床上的孩子,脑子里灵光一现,便一把抱起孩子凶神恶煞看着月如说:“李月如,再不把金镯子拿出来,我就卖了这赔钱货给爹买棺材去!”

“你无耻!你混蛋!”李月如哭着从地上爬起来,蓝色的衣裙在地上沾了不知多少的灰尘,泪眼朦胧的上来就抢夺他抱着的孩子,可是张齐知道,想让她老实交出金镯子,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于是无论如何也不放手!

李月如哭的心碎:“你害死那个孩子还不知悔改,如今还要拿这个孩子来威胁我!你这个禽兽怎么不去死啊!”

张齐目光凶狠的看着她,这个女人长得真美,哭着也是梨花带雨的好看,可是好看不顶用,没有银子买棺材才丢人!若是让爹裹着破草席走了,那以后这辈子在杏花村也抬不起头了!

外头的唢呐声,和李月如的哭声交缠着在他耳旁,他烦躁的直跳,抱着孩子就要往门外跑。

“不要!”李月如一声尖叫急忙追过去,死死的拉着他的手臂哭喊着:“我给,你把孩子给我,镯子我给你!”

在她凄厉的哭喊声中,张齐回过头讽刺的看她一眼,说:“早点老实的给我,也不至于挨这一顿打了,真是贱!快着点去拿!”

李月如接过孩子,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从床头下面掏出来那金镯子,细细的金镯子怕是没二两重,还来不及多看两眼,就被张齐猛然夺去,他攥着镯子便跑出去了!

“张齐你混蛋……呜呜……”月如抱着孩子躺在床上哭,生产不过两三天,她流的眼泪,让这一双眼几乎都没干过。

外头唢呐声吹着,她抱着孩子孤独坐在屋子里,眼泪流到了半夜。

张齐什么时候带着棺材回来的她也不记得了,只知道,三天后,她一人坐在屋里看着孩子,院子里空空的,所有人都去帮着安葬公公了。

黄昏,一群人回来,在院子里做了大锅饭,吃了以后才将院子里的东西收拾妥当,人渐渐的走完了,屋里亮起了昏黄的烛光。

他们母子坐在正厅里头数银子,收的吊丧钱和买棺材剩下的钱,还有一两多。

杨莲看着儿子那两眼放光的样子,一下子把所有的钱全部都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一个子也没给张齐留,看着他很是不满意的眼神训斥道:“你有啥不乐意的?这钱以后我收着!你爹不在了,以后你可不能整日里给我胡混了,赶明儿就去找活挣银子去,要是再这么不务正业,看我打折你的腿!”

张齐闻言一甩袖子站起来说:“你说的倒是轻巧,那银子是好挣的,我连个好活计也没有,上哪儿挣钱去?”

杨莲闻言抬眸看着他,想了想说:“活计好找,明日一早你随我去找族长,近日你族兄在镇上包了一户宅子,你去跟着你族兄干泥瓦匠去,好歹你爹才去,看着死人面子,也会叫你去干活的!”

张齐一听就想说不去,话到了嘴边看着娘那一双眼狠狠瞪着他也不敢说不去的话了,气呼呼的一甩袖子就回到了里屋。

月如搂着孩子已经睡了,昏黄的灯光下,她美丽的面容看着让人身子发热,张齐想起自她怀孕后就再没动过她,一时没忍住就上手去解她衣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