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韩露的惬意生活

更新时间:2022-09-24 15:20:47

韩露的惬意生活 连载中

韩露的惬意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咪贝贝 分类:言情 主角:韩露樊欣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咪贝贝原创的言情小说《韩露的惬意生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韩露樊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韩露是名穷diǎosī,生活的磨难让她抓狂,工作不顺利,和丈夫的感情也出现了危机,在一次醉酒后,她意外失足,却受到了命运之神的青睐,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性格懦弱,父母离婚,原生家庭一团糟……30岁的灵魂装在12岁的灵魂里,会改变父母的婚姻状况吗?会让自己变强大吗?一切都看韩露的本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天后,韩露开始正式上班。

早上兴致勃勃的打扮了一番,挑了一身最满意的衣服,化了淡妆,在公交车上想着如何认真工作,决不能给老公丢脸。

一起共事才知道,樊欣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樊欣在写订货单的时候,写的乱七八糟,有些产品刚开始订一箱,过几分钟后又用黑笔抹去,导致整个页面混乱难懂。韩露看到这个订货单就头大,涂成这样,肯定会出错,忍不住想给她重新打一份,樊欣摆摆手,不用,我记着呢。

给供货商发过去之后,樊欣靠在沙发上刷抖音,几秒钟后啪啪打脸,供货商问:薯条要一袋?应该是一件吧?

韩露不得不对樊欣的能力产生怀疑,如此粗心大意,确定能管理好一个快餐厅?

还有两天就要开业了,一袋薯条恐怕连一个小时都撑不下去。

韩露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干过与餐饮相关的工作,她今年30岁,和一群50岁左右的大妈相比,是很年轻的,田佳安排她从点餐服务员做起。在开业之前,樊欣想简单对她进行培训,可田佳摆摆手,说了一句让她特别懵逼的话:在实践中才能掌握真理。

田佳这么做是出于女人嫉妒的心理,金宇成身高一米八,长得帅,在为人处世方面很让人佩服,这样的优质男,凭什么找个矮冬瓜。韩露在外形方面,确实是和金宇成不搭,她身高160,体重120,毛孔粗大,还时不时的冒痘痘。

在田佳看来,像金宇成这样的帅哥,应该娶一个白富美,再不济也应该娶学历高有本事的女人,娶韩露这种资质平平、其貌不扬的女人,简直就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田佳还和樊欣说,不要将韩露看做是自己人,是你老公朋友的老婆,和咱们有半毛钱关系?对韩露要更加严厉。

樊欣做事不经过大脑思考,将韩露牵扯的关系统统抛在脑后。她想法简单,也根本不知道给韩露难堪对自己老公会带来什么影响。

樊欣对田佳的话镌刻在了骨头里,其实她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她当年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去了一家很有名的快餐厅工作,她脑子不好,很多事情记不住,导致经常出错,值班经理一开始还很耐心,没想到她工作一年了,还是毫无长进,对她的态度也就恶劣起来。

那时樊欣才十九岁,几乎每天都会受到各个领导的批评,或许是出于一种报复心理,她现在自己开店了,对待每个员工都是咄咄逼人的。

樊欣的性格弱点是墙头草,随风倒。对田佳的话总是听之任之,田佳嫌樊欣心慈手软,做事唯唯诺诺的,作为管理者,最起码的准则是硬气、硬气、再硬气。

在田佳的带领下,樊欣只会对员工横眉冷眼,后厨的两位大姐受不了这个气,果断辞职。剩下的三位大姐平时手脚麻利,田佳和樊欣实在是挑不出毛病,当然她们也不是傻子,看到员工如此优秀,玩鸡蛋里挑骨头的游戏,似乎不太妥当。

把工人都赶跑了,难道光杆司令自己上手吗?

没有做过任何培训,就让韩露匆忙上手,作为一个初生牛犊来说,自然是不知道任何准则和规范,只能跟着照猫画虎。

韩露在某些细节上把握的不好,刚开始的时候,田佳会小声责怪,但早已放浪形骸的樊欣看不下去了,不顾店里的顾客和店员,对着韩露就是一通大声指责,语气非常不友好,韩露也觉得自己确实没做好,微笑着承认了错误。

毕竟是说自己工作中的问题,也不好反驳。可这样的忍让,却让樊欣更加肆无忌惮。比如说,在没有顾客的情况下,韩露在整理柜台,樊欣就说,该勤快的时候不勤快,不该勤快的时候瞎勤快。

韩露听到樊欣这样说,表面上没有反应,心里却是一肚子的火,想着以后要是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我就是你孙子!

韩露回到家和金宇成抱怨,给熟人打工,比伺候外人都难!金宇成在这个时候总会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哥们儿的老婆一个劲儿的刁难自家人,这纯粹就是在打他的脸啊!可他又不能和康乔说什么,他又经常不在店里,女人的事儿就让她们自己处理吧。

这种窝囊气,韩露受了两个月。

韩露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公交车上,想着自己风里来雨里去的,就是为了挣这几个可怜钱?她想,或许是她们觉得一个毫无经验的新手,没资格赚管理层的薪资。

——

金宇成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二手面包车徐徐驶来,一上车,韩露将刚才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全部发泄了出来。

“她有什么资格扣我的钱,我明天就不在这个破店干了,就算是撕破脸,我也会要回属于我的钱!”韩露使劲将安全带挎上,哆嗦着身子,眼睛里全是火焰。

“不上班可以,但你别和樊欣闹啊,她毕竟是康乔的老婆,你让我们几十年的情谊如何继续?”

听到金宇成只顾着自己的面子,却将韩露的委屈熟视无睹,她的脾气腾的就上来了“你除了让我忍忍忍,还会干什么?你哥们儿重要还是我重要?他给你洗衣做饭吗?他替你排忧解难吗?你的胳膊肘为什么总是往外拐?”

“你也真逗,因为两千多块钱和樊欣干仗,不觉得丢人吗?”金宇成的做法充分体现了一句名言:针不扎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疼!

“呵呵。”韩露发出一声冷笑,随即又绝望的摇摇头。

嫁的这个男人,总是把别人的感受放到第一位,最后的最后才会顾及到自己的老婆,韩露对金宇成的这个毛病,总是恨得牙痒痒。

想过离婚,可金宇成又没犯过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对女儿甚是疼爱,韩露生气过后,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极端了。

因为这点屁事就让女儿成长在单亲家庭,未免有点太草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