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皇后逆袭记

更新时间:2022-10-01 12:33:13

重生皇后逆袭记 已完结

重生皇后逆袭记

来源:落初 作者:羽十二 分类:言情 主角:阳洛徵 人气:

主角叫阳洛徵的小说是《重生皇后逆袭记》,它的作者是羽十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生送他上皇位,最后失身失心失社稷  风雨飘摇依旧,重生后归来又该何去何从  本以为外挂开启扶摇直上冲入云霄,谁知蝴蝶效应来的如此之快  从六百年前穿来的皇子,本小姐不愿为妃  那个跟她一样的女人,原来是“你妹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台高峻,庭院清幽。假山小小怪石嶙峋,花木扶疏尽栽阆苑奇葩。水阁遥通竹坞,风轩斜透松竂。回塘曲槛,层层碧浪漾琉璃;叠嶂层峦,点点苍苔铺翡翠。

阳清河茫然的环顾着四周的一切这场景熟悉的可怕,不正是她在宫中之时居住的凤还宫么,只是不知怎么回事竟然雾气茫茫。

“母后。”一个香香软软的小身子伴着甜糯的喊声抱住了阳清河的小腿。阳清河低头,一个眼睛圆圆皮肤白的透明头发漆黑的小男孩正孺慕的看着她,小男孩穿着金灿灿的小褂脖子上带着银晃晃的项圈头发用小小的玉冠固定住,她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繁复的宫装。

“乖,你是谁?为什么叫我母后。”阳清河觉得这场面透着诡异有点儿冷飕飕的感觉,那个小男孩儿却嘴巴一扁作势要哭出来说不尽的委屈。

“清河,亦儿可爱吧。”不知什么时候身穿龙袍的元华出现,阳清河迷惑又震惊“我不是死了么,谁是亦儿。”有些头疼她抬起纤如白玉的手扶了下额。

“说什么傻话呢,我们在一起好好的,竟谈些生啊死啊的晦气。”元华拉过男孩又将清河揽入怀中眉眼说不出的温和阳清河有些不自在,打量着眼前人姿容秀美风流卓绰正是元华无疑。浑浑噩噩阳清河眼前这一切又开始透露着一种不真切感。

正在这时候又有几个丰致娉婷容华焕发衣妆璀璨的宫装女子出现,其中三个屈膝向阳清河与元华行了嫔妃礼,阳清河心中忍不住怒意腾生元华什么时候又纳了妃子正要质问他。最后一个女子却狠厉的朝阳清河扑来,她下意识一躲才看清眼前女子正是害她姓命的燕妃,此时燕妃虽梳着高髻云鬓斜插着珠花摇翠但是面目狰狞,劈手将叫亦儿的小男孩拉到怀里怨毒的对阳清河说:“这是我的孩子,恶妇离我孩子远点儿。”

阳清河茫然的看向元华就在这时元华却一把将她推开,俊逸的脸庞露出不耐之色轻佻的搂过一个美貌嫔妃说:“爱妃以后伺候好朕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等你生下皇子便可以母凭子贵。”剩下两个宫妃也莺声燕语的凑上前去。那燕妃不知对怀中男孩说了些什么,那男孩又扑到阳清河身上狠狠咬了她手指一下嘴里还嘟囔着坏女人。

不忍心伤到小孩子阳清河使巧劲将他拨开,看着元华乐不思蜀的样子忽然想起那次在冷宫中的一幕那女子口口声声说她有了除了孩子还会是什么,可笑元华竟然还狡辩真以为她阳清河是傻的么她之所以不拆穿只是因为腹内的孩子。孩子?阳清河心中更加困惑她不是死了么还重生在十七岁哪里有什么孩子,手往下移平坦的腹部腰身勒得很紧。

“元华!你为什么要辜负我,十多年戎马征战你都忘记了么?”终于将压在心底的话问出阳清河压抑在心底的悲哀完全爆发“当初你可以舍下Xing命救我千军万马你也不怕,为何现在要背弃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阳清河的眼前闪现着她与元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有画眉的旖旎有结发的深情有共闯刀山火海的勇气,她不懂为什么最后君临天下反而要夫妻反目。自从背叛发生之后阳清河甚至不敢去回忆从前,多像是讽刺百般恩爱比不过玉色红颜她甚至怀疑以前的一切只是梦境。

元华抬起头目光依旧温和的看着阳清河,神色又恢复一贯的宠溺:“清河,你不懂男人,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是所有男人的梦想。我是爱你也会一直爱你,但是自从和你在一起就不能再拥有别的女子,一年可以两年可以十多年了有几个男子能做到我这般?如今我已经贵为帝王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人,连宠幸一个女人都要遮遮掩掩甚至为了不惹你生气还要亲手结果她的Xing命。”那几名绝色女子在元华说话的时候温顺的靠在他怀里,目光缠绵毫不遮掩的爱慕。

厌恶眼前的一幕阳清河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睁开眼又问道:“既然你给不了我要的唯一,当初就不该跟我在一起又何必欺骗我那么久。”捏紧袖子哀莫大于心死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真的绝望了。

“你又错了,朕当初也以为我能做到,你有着风华绝代的容颜还有着令人惊艳的智慧这样的女子谁不爱慕?况且,如果当初没有与阳家联盟站在敌对方鹿死谁手亦难料。只是和你在一起十多年了累了,我想要的是女人崇敬的目光是掌控一切的感觉,而你却执掌了一半的权利处处掣肘的感觉真的不好,你应该也不会喜欢被限制吧。天下已定,你为什么不交出手中的隐部和暗部呢。”

“呵呵,我们无话可说了。我的世界你再也不配拥有。”阳清河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容“可是我们的孩子你为何要害了他,虎毒尚不食子。”

“这,我也没。”元华脸上浮现出懊悔与内疚的神色“我真没想到你会怀有我们的孩子清河,我只是想让你交出手中权力。”

这个时候场景猛然转换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黑暗,凄冷的风吹的阳清河用袖子遮起了脸,宫殿楼台嫔妃和元华全都不见只剩下昏昧无光的空旷野地。风声里渐渐传来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哭声越来越大一个孩童的身影隐隐出现在一团灰色的光影里,在阳清河骇然间那小孩却随着光影跌跌撞撞的朝她移来惨白的手指抓住她的裙裾仰着脸,精致却毫无血色的一张小脸嘴唇都是泛白的叫着:“妈妈,我不想死呜呜夕儿想和妈妈在一起。”夕儿?阳清河顾不得害怕这不是她年轻时为自己未来儿子取得名字么,怎么这个孩子也叫夕儿。

阳清河正要鼓起勇气问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忽然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一群奇形怪状的鬼物朝她扑来,惊叫一声阳清河只觉眼前一暗。

“嗯,不要过来,夕儿快跑。”幕帷低垂玉钩轻摇躺在床上的女子面色苍白赫然是阳清河,汗顺着她的额头沁出。阳清河猛地一睁眼眼前是熟悉的床帷空无一物,侧过脸只有隐约的月光流淌在地上。原来是梦,阳清河只觉得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伸手拭去头上的汗久久不能平静。她,是不是太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咬了下唇就算不为自己为了未曾谋面的孩子今生今世她阳清河也绝对不会再和元华在一起,如果他再利用自己她绝不会留情了,她的善良并非他们行恶的资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