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荒年锦书传

更新时间:2020-07-01 09:22:12

荒年锦书传 连载中

荒年锦书传

来源:落初 作者:干戈止兮 分类:言情 主角:阿婆紫芸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干戈止兮的原创小说《荒年锦书传》,主角阿婆紫芸,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善良的种子落在险恶丛生的荆棘里,用永不妥协的生命血水来浇灌,得以开出耀人眼目的花朵。孤城被围,黄河决斗,夜袭郓州,巫师唤魂,匪帮追杀,死亡裁决,闯燧人墓,进埋骨之地,十方深牢大战群雄,情与仇、爱与恨,交织厮杀。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这世间种种生离死别,来了有去,有如潮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兵营建在磐石镇以南的一大块空地上,四周用木材建起围墙,空地上立起大大小小的毡帐,一列列的士兵来回穿梭,口哨声,踏步声,口号声,应答声,整齐有序,气势俨然。

锦书心情低落,无心观察,耷拉着脑袋,慢腾腾跟在带头军士身后,军士大约三十岁年纪,中等身材,眼小额宽,看上去丝毫没有军人的威严。

走进营地大门之后,带头的军士说道:“本来新兵按例是该训练三个月才可以上战场的,但是前方战事吃紧,没有足够的时间训练你们,一个月之后李将军就会带你们参加战斗,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偷奸耍滑,也不要想偷懒使惰,若是不好好训练,到时候刀剑无情,小命难保,若是试图逃跑者,一律按逃兵处置!明白吗?”军士语气中毫无感情,像是重复多遍的训话。

“明白!”和锦书一起来的另外七人大声回道。

军士反而被他们洪亮的回答声吓了一跳,然后朝身后的人点点头,对着大家说道:“把手伸出来。”

锦书刚伸出手,一床被褥就落到了她手上,被褥上还有兵服,两个馒头和一壶水。

军士继续说道:“我现在就领你们去住的毡帐,吃完东西之后,把衣衫换上,未时到暸台底下报到。”

八个人只管跟在军士身后走,身边来来往往的队伍看到他们眼中露出不屑的神情,这是每个初来者都会受到的待遇。

“神气什么?不过是比我们早来几日。”

“就是,等上了战场指不定杀的敌人还没咱们多呢!”

“他们还指望着遇到了梁军瞪别人两眼就给人家吓退了。”

锦书身后的几人不服气地窃窃私语着,轻轻笑出了声,锦书却是充耳不闻。

军士停在一个毡帐前说道:“希望你们的武力也和刚才说的话一样。”

几人立时低下头噤了声。

普通士兵住的毡帐很大,容得下二十来人,地上分开两边摆着一床床垫子,垫子上是整齐的被褥。

“没有放被褥的地方就表示没有人睡,你们可以自行选择。”军士说完就走了。

锦书径直走到最里面,选了一张靠边的垫子,旁边空出两个位置,正好没人打扰。她从昨日午间到现在还滴米未进,腹中饥饿,囫囵几口吃完馒头,喝了几口水,把外衫脱掉,套上兵服,然后坐着闭目养神。

和锦书一同被征来的一个新兵见她细皮嫩肉,不像打仗的,更像个文弱书生,走过来取笑她道:“小兄弟,你在干嘛?打坐吗?”

锦书仍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我叫曹进,我说,你哪儿的人?我怎么没在磐石镇见过你?”

锦书不欲搭理他,曹进见她不回话,心中气恼,用力推了她一把,锦书受他一推之力,还是坐在原地纹丝不动,曹进吃了一惊,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和锦书的冲突,他怕失了面子,只好悻悻地走开。口中暗骂道:“就你这身子骨,还不够爷我打两拳,上得战场,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锦书没有和他计较,这时候刚才在他身后窃窃私语的两人又聊了起来。

“小算盘,你阿哥不是在贺将军的骑兵中也算个校尉吗?你有没有消息咱们一个月之后要去哪儿打仗?”

“我阿哥信中提到胡柳坡之战虽然险胜,但是咱们和梁军都损伤过半,所以才一而再地征兵,可这也是将近两年前的事了,我阿哥已经很久没有来信了。听说镇州现在发生内乱,幽州又有契丹军滋扰,不过刚才林军士说了,李将军会亲自带我们参加战斗,所以我敢说咱们肯定是去黄河流域争夺德胜渡口和据点。”

“你是猜测的吗?你怎么知道这个李将军会往哪方行军?”

这个叫小算盘的自信地说道:“我从来不猜测,我是推测出来的,这两者听上去只有一字之差,实则万分之别。”

“哎哎,你就别咬文嚼字了,我知道了,你是推测得了吧?快说说。”

“咱们晋国的李将军虽多,但是喜欢亲自招募新军的就没那么几个了,既是主力战将当然该往主要战地行军,再加之目前最为重要的就是进攻大梁,咱们的骑兵限于山川地形,在德胜定然发挥不上优势,反而缺乏了后续力量,幽州和镇州恰恰相反,我们作为新兵且是步兵,没理由不去德胜。”

小算盘的同伴听得连连点头,称赞道:“难怪大家都叫你算盘,我才发觉你不该来当个小小的步兵,应该去当个官老爷断断案或者当个军师才不至屈了才。”

小算盘不在意地笑道:“明乐,现在晋国不缺断案的官老爷,也不乏运筹帷幄的军师,就差我这个小兵了。”

锦书睁开眼睛问道:“你是说我们是去和梁国打仗?”

明乐和小算盘听到锦书突然的问话吃了一惊,小算盘耸耸肩说道:“你都听到了。”

锦书点了点头,继续闭上了眼睛,她总算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目标和意义。

磐石镇是天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因此气候多变,早上可能是晴空万里,晚上便能雨雪交加。未时,天空万里无云,日头高悬,灼热的气浪一层层涌动,强烈的阳光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仿佛置身在一个大火炉里,暸台下站满了新兵,足有三百来人。大家三五成群,或坐或立,将这鬼天气咒骂了百来遍。

这时一位将士模样穿着的人走到新兵前,吹了声口哨,大家听到哨声后纷纷站好,不再说话。

将士起先见这群新兵怠惰懒散,心中本想教训一番,没想到吹了口哨之后他们还算迅速规矩,假装咳嗽两声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教官,由我来训练你们,直到一月后开赴战场。你们可以叫我何副尉,既然进了这座营地,做了一名士兵,必须抛开你在家里的任何地位,在这里,一切平等,你们对我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不得违抗,否则军法处置!明白吗?”

新兵们异口同声道:“明白!”

何副尉又说道:“你们大多来自周围的几个镇,也知道这边的气候变化无常,非常之恶劣,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上得战场去,行军千里,所遇到的气候比这里恶劣百倍千倍。如若这点苦头都吃不住,你们就只能永远当一名最差的小兵。明白吗?”

新兵们再次高呼:“明白!”

“好,现在宣读军纪,你们都竖起耳朵听好了!”他向身边的一个士兵点头。

士兵向新兵们走出两步,昂首挺胸,表情严肃,大声道:“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

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犯者斩之。

四: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犯者斩之。

五:扬声笑语,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犯者斩之。

六:所用兵器,弓弩绝弦,箭无羽镞,剑戟不利,旗帜凋弊,此谓欺军,犯者斩之。

七:谣言诡语,捏造鬼神,假托梦寐,大肆邪说,蛊惑军士,此谓淫军,犯者斩之。

八: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

九:所到之地,凌虐其民,如有逼**女,此谓奸军,犯者斩之。

十:窃人财物,以为己利,夺人首级,以为己功,此谓盗军,犯者斩之。

十一:军民聚众议事,私进帐下,探听军机,此谓探军,犯者斩之。

十二:或闻所谋,及闻号令,漏泄于外,使敌人知之,此谓背军,犯者斩之。

十三: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犯者斩之。

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禁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

十五:托伤作病,以避征伐,捏伤假死,因而逃避,此谓诈军,犯者斩之。

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

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他说完之后,又退回到何副尉身边,何副尉接着道:“此为七禁令五十四斩,无规矩不成方圆,军营不是菜市场,你们必须严格遵守每一条军规。还有,在军营内,不得在各个毡帐之间随意乱跑,不得在军营内骑马,明白吗?”

“明白!”

“从明日起,我会教你们列阵,骑射,号令和各项体能训练。因为时间仓促,所以训练会比以往更加艰苦和时长。一月之后你们所要面对的敌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梁军,不要轻视你的敌人也不要存有侥幸心理,在刀口下有的只是生与死,所以你们最好打起百倍精神去全心训练!等你们走过敌人尸体的时候,才会感激此时刻苦自励的你。今日,天色已晚,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伙食会由士兵送到毡帐,散了吧!”

“是,何副尉!”大伙儿听到何副尉说完,如蒙大赦,各自回到毡帐休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