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冬归

更新时间:2020-07-01 09:24:48

冬归 连载中

冬归

来源:落初 作者:颀纾 分类:言情 主角:阳光银杏树 人气:

主角是阳光银杏树的小说《冬归》此文是颀纾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爱的女孩,她不喜欢樱桃小丸子,觉得她的脸太大;我爱的女孩,她喜欢杀生丸超过犬夜叉;我爱的女孩,她喜欢吃甜食,她……很可爱。”……商业大佬陆讫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收集当地的甜点,上菜前常询问服务员,却从来都不点。入驻商界,他从未有过绯闻,娱乐记者挖掘他多年前的八卦,发觉他以前竟是个“花花公子”。多瑙河畔维也纳,他坐在金色大厅听着《莫扎特进行曲》,心里想着,她那么喜爱音乐,万一就在这里遇见了呢?……多年后,陆讫独自一人坐在电影院,看着荧幕上的何以琛和赵默笙,他终于明白,有些人,不是挽留就能留住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任端上楼的背影,清雅恬静,明艳动人,晚风凉凉的,吹起她的长发,使她整个人在暮色中透出一股淡然。抬头,天边的太阳早已西沉,留下一抹金色映照大地。陆讫扬起嘴角,笑了笑,有意思,似乎好久没被人拒绝过了,站直身体,离开树干,伸了个懒腰,向校外走去,“还有三天,任端,我就不信约不到你。”

四天前的早晨,太阳刚刚浮现在天际,陆讫坐在高级会所的包间里,目光巡视一周,三个兄弟乱倒在沙发上,半点没有要醒的迹象,拿起桌上的威士忌,刚给自己倒了一杯,便看见何靖匆匆推门进来。

“来,陪我喝一杯。”陆讫将刚倒上的威士忌递给他。

何靖摆摆手,“我不喝。讫哥,你今天一定要回去上课了,辅导员昨天已经明确开口,你这学期要是再被抓到逃课,就直接开除。”

“多事,”陆讫举起酒杯,一口饮尽,“好,回去上课就是,要不是老爷子在哪里压着,我还怕被开除?”

走到沙发前,陆讫伸手,将睡着的三个人一一摇醒,“起来,走了。”

被摇醒的三人揉了揉迷惘的眼睛,趴下去,接着睡,其中一人开口,“陆哥,你自己回学校上课去吧,我们可没你那么多限制,不用管那么多。”

“砰……砰……砰……”在他们每人头上落下一个“爆梨”,看着他们清醒过来,终于满意地点头,“我要回去上课,让你们在外面逍遥快活,想得美。”

三人无奈摇头,起身去洗手间,开始收拾自己。

望着他们匆匆整理自己的衣服,头发,陆讫满意地坐到何靖旁边,突然眼神一转,瞥见他手中的明星片,“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东西了?”俯身向前,伸手一把夺过来,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

面对陆讫突然伸手,何靖来不及躲开,明星片被他夺走,“讫哥你还给我,我女神刚给我签的名。”

“哦……”陆讫翻过明信片一看,任端两个字眉飞色舞地立在明信片背面,用中性签字笔签的,墨都还没干,“任端,就是最近很火的那个新晋女神?”

何靖点头,“嗯,我刚刚出校门的时候碰见她了,就找她要了签名。果然和屏幕上一样好看。”随即摇头,“不不不,比屏幕上还好看呢!”

“哼……长得好看的女人我见多了,还不都是那个样。”陆讫不屑,这年头,别说娱乐圈,就是圈外的女人都不见得有几个干净的。

何靖再次摇头,“讫哥,她和别人不一样。”

“怎么,你和她很熟?”陆讫反问。

“不熟。”

“那不得了,你看到的都是人家想要你看到的样子,你怎么知道她私下是什么样子?”

何靖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讫哥,她肯定不一样。”

“你小子脑子被门挤啦,这么一根筋。”陆讫无语,刚想再教训他几句,就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你们在讨论谁?是任端吗?那个清纯玉女任端。”

陆讫盯着突然出现的夏浩,对方眼神中闪烁着明亮的光,“你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不光我知道,他们都知道。”夏浩指了指身后三人,“此女太清高,一般人……唉……”叹口气,摇了摇头,“是追不到的。”

“此话怎么讲?”陆讫开口问。

“她从不发个人微博,唯一一条私人微博居然是讲绝不收粉丝的礼物,告诉粉丝说,要是真的喜欢她,就把给她买礼物的钱用在好好生活上,到处去看一看,若是再有多的,可以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陆讫讥笑一声,“摆噱头吧!”

“不是,”夏浩摇头,“以前我们也这么觉得,但事实证明,人家真的是这么做的。不信你去问简哥,去年他妹妹专门挑了个礼物送给任端,硬是让人家给退了回来,里面还多了封信。好像写着什么好好生活,不要做不必要的举动之类的话。当时简宁哭了好久,最后简哥出面才劝好。”

“这是嫌给的不够吧!我还就不相信了,娱乐圈里混的真有这种玉女。”

夏浩身后三人同夏浩一起开口,“陆哥,你还真别不信?”

“我就不信。”陆讫掏出刚买宝马的车钥匙,放在桌上,“赌不赌?一周之内老子绝对追到她。”

夏浩看向桌上的钥匙,“陆哥,你说真的?”

“真的。”

“赌,我输了鸣翠的酒随你挑。”夏浩在陆讫说完后当即开口。

其余两人向前,“既然陆哥有兴致,我们也赌。”随后各自下注。

“那就从明天开始算。”夏浩对陆讫询问。

“等什么明天,就从今天开始。”陆讫不屑,他还真不信他会输。

三人相视一笑,“陆哥威武。”

那个时候的陆讫不知道未来,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他的劫,也不知道有天他会为了她一次次改变自己的原则。多年后他再次想起这天,那个女孩早已不在他身边,他却只是觉得庆幸,庆幸遇见她,庆幸从未错过她,庆幸在最好的年华爱上她。

陆讫走进任端上课的教室,是在铃声结束的那一秒,远远看见她坐在第三排的中间,真没骗他,果然在上课。跨步走到她旁边的位子,坐下,扭头她一眼,她的书早已翻开,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全神贯注听课。

听了半天,陆讫终于听出讲台上老教授在讲什么,马原,他摇摇头,无语,扭头看向任端,她正在记笔记。

灯光下,她的侧颜倒映在他的瞳孔里,白里透红,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下,试一试摸在手里的感觉是不是和看到的一样:圆润光滑。她的左手按着书,右手握着笔一点一点向右移动,指尖纤细如葱,整个人看上去安静恬淡,好像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此刻陆讫就这样看着阿端,眼中呈现出一抹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珍惜,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只是觉得此刻让他感到舒服,多年来一直漂浮着的心在这一刻沉静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