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女先生

更新时间:2022-11-22 11:52:15

盛世女先生 已完结

盛世女先生

来源:落初 作者:桃其实 分类:言情 主角:安平白瑶 人气:

桃其实新书《盛世女先生》由桃其实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平白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可有在梦境中死去过?  父亲被害,母亲殉情,兄长战死,妹妹病死,唯独只剩她一人苟活于世。想找出幕后主手,却连护她之人也被一箭射穿了心脏。  那个口口声声称爱她的人,早已躲得远远的。  重生于十三岁那年,赶在父亲被害之前。她还能够挽回一切么?  个个似豺狼,如虎豹,她洛容婉也不是吃素的好吧  ---------------------------  还有你,霓裳阁的娘子好看么?  某男一脸黑线中,婉娘最好看。  众将士:将军,您这么狗腿的表情真的合适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那日从容珺的住处回来,容婉当下便发了热,一直昏睡不行,口中呢喃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倒是容珺,本来出了事后就惊魂不定,这下容婉发了热,容珺却实实在在的吓着,见爹娘并不知晓之前发生的事,心底有些安了心,将那事瞒在心底不再说出来,一直守在容婉身边寸步不离。

已经过去了一个日夜,容婉仍是没有要醒的迹象,且前两日将军府的秦墨扬已经送了请帖,也只好吩咐小厮回了去。

白瑶打来的凉水,将手帕浸入水中,又拧了半干,敷在容婉的额头,待手帕回温时拿下来,又如此反复几次,容婉的热症却是丝毫未减,郎中说没什么法子,心魔入体,只好等心魔退去,才能清醒过来,说破不过一个等字罢了。

“小娘子,你也许久未睡,不如去歇会儿吧!”萤绿也守在身边,见容珺一直守着,无意去睡,只好出声提醒。

容珺摇头,眼睛不离容婉,“都是我说些胡话,把阿姐吓到了,阿姐本来最近身子就弱,若是不能亲眼看阿姐好,我也睡不安生。”

萤绿见状,便也不再出口相劝。

门外脚步匆匆,是洛景钰惯有的脚步声。

白瑶与萤绿起身,同时行了一礼。

“婉娘还是未醒?”洛景钰有些焦心,他不过与友人出去游玩两日,谁知回来容婉竟有倒在了病榻之上。

此状自是不用人回答,洛景钰瞧见一直守在容婉身边的容珺有些出神,得知容婉病倒之时也听下人多了几句嘴,想到此处,心还未动,口却先行,“珺娘,你与我出来一下。”

容珺转身,怔怔道,“兄长。”洛景钰再次示意,容珺也不得以跟他走出来。

门外走廊处,下人早已屏退,容珺小小的个子站在洛景钰身旁有些微不足道,容珺一直低着头,盘算着,怎样才能避开盘问。

“珺娘,两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洛景钰开门见山道。

容珺抬头,瞧见洛景钰紧锁的眉头,心也纠结成一处,若是她实话告知,兄长一定也会被吓到,便道,“阿珺不过是在集市上与绛红走散了,被三殿下撞见,就将我送了回来。”

洛景钰瞧着容珺的眼睛,明亮而天真,不疑有假,叹了叹,又将容珺送回屋内,接着吩咐白瑶,若是容婉醒了,一定差人告诉他。

天色灰蒙蒙的,她一人站在屋内,唤了几声,却无人答应。

她抬脚向正院走去,不过近了些许,便从屋内传来几声笑意,是父亲的声音。

她走了进去,便见父亲身居正位,萧玄青坐在一旁,母亲坐于下首,见她进来,父亲连忙笑道,“婉娘怎么来了?”

她看了看父亲母亲,目光直接略过萧玄青,“阿婉见屋中无人,便来正院瞧瞧,既然父亲有客,阿婉就先行离开了。”转身走出门,却听屋内的人继续开口,“婉娘就是这个Xing子,以后还请三殿下多多包容。”

“婉娘与我将要成为夫妻,我自然会待她极好,还请泰山大人放心。”萧玄青的声音十分爽朗,像是得了什么高兴的事一番。

容婉的心猛然一抽,提歩向屋内走去,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萧玄青,“爹爹,阿婉不要嫁给他。”

此话一出,室内三人却有如惊弓之鸟,还未等容婉开口,萧玄青便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婉娘,你这是怎么了?”伸手,想要抚起容婉脸上的发丝。

容婉往后退了两步,冷哼一声,“你做了那么些事,竟然还要娶我,你可有何颜面能提这样的要求?”

萧玄青难以置信的看向容婉,“婉娘,我自问从未做过亏待你的事?你如何这么说?”

容婉看向萧玄青,一双眼睛冷冽异常,“你有没有做,你自己心里清楚,那些年我孤苦伶仃,你对我不管不顾,你怎么还能提出娶我二字?”

两人对峙许久,却听一阵响声,容婉转头,却是父亲猛然拍了桌子,“婉娘,莫要乱说话,我与你母亲还好好的站在这里,怎会是你孤苦伶仃?”

“爹爹,阿婉说得都是真的,爹爹定要信我。”容婉说着,见父亲不说话,转向母亲,却见母亲也是十分失望,“娘亲,阿婉没有乱说,娘亲,你也不信阿婉么?”

一旁的萧玄青过来拉住容婉的衣袖,似劝解着,“婉娘,你是不是做了噩梦?你要信我,我此生都只对你一人好。”

容婉一把甩开萧玄青的手,“我不会再信你了。”

“婉娘,你定是做了噩梦,”上首的父亲开口,又转向母亲,“芊娘,去让下人寻来郎中,给婉娘瞧瞧,是不是梦魇了?”

母亲点头,走出门外,将应桃叫了过来,“先送女郎回房休息吧!”

应桃应了声,便过来扶住容婉,力气十分大,容婉想挣脱,却如何都挣脱不了,只好大声道,“爹爹,娘亲,阿婉没有做梦,阿婉说的都是对的,你们就信阿婉一次吧?”

萧玄青见容婉有些激动,连忙上前扶住容婉,“婉娘。”

容婉恶狠狠地看向萧玄青,“你走开,我死都不想再看见你。”

容珺趴在床榻前还有些迷糊,却听床榻之上的人有了声响,连忙起身,却见躺着的人双手不停的挥动,口中还咿咿呀呀的说着话,却让人听不真切。

容珺一下惊醒,伸出小手抱住容婉的手臂,出声唤道,“阿姐,阿姐,你醒醒。”

在外守夜的白瑶想来也听到了响动,连忙推门进来,见此情景,从水中拿出微凉的手帕,拧了拧,细细的为容婉擦着汗。

容珺被赶到一旁,自责的看着面前的动静,若不是她对阿姐说了实话,阿姐也不会是这番模样,她真不该偷偷跑出来,若是不跑出来,就不会遇上那些事,也不会害的阿姐成了此番模样,她以后再也不会不听话,那些事情就让她烂在肚子里,只是苦了阿姐,要与自己一起承受这番苦痛。

容珺正想着,却听轻微的一声,“珺娘。”

容珺抬头,容婉的面色还十分苍白,嘴唇更是十分干燥,莫名鼻子一酸,走上前抱住容婉,“阿姐,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容婉抬头摸了摸容珺的头,“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你是我的妹妹,是阿姐没有护好你。”

容婉话刚落,却听自己怀中的人早已泣不成声,容婉轻轻拍了拍容珺的后背。

本来这一世的她,打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偏偏有人看不起她这番打算,若是她还如上一世一般退让,她就不配再做洛容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