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泣雨如歌

更新时间:2020-08-05 16:48:17

泣雨如歌 连载中

泣雨如歌

来源:落初 作者:墨翼鸢 分类:言情 主角:秋水浮屠 人气:

火爆新书《泣雨如歌》是墨翼鸢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秋水浮屠,书中主要讲述了:某网文作者: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语文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料定你......没看懂本座的书名吧?读者:你语文才是体育老师教的呢?你们全家都是体育老师!某网文作者:少年,来来来,听本座给你讲讲,我这书里面都有啥。读者(斜眼):你有啥啊?某网文作者:你想要的啥都有!刻骨铭心的虐恋情缘,搞笑幽默的人物对白,对人性善与恶的理性思考。新鲜奇幻、离奇的异世界大门即将对你敞开,神物、法宝应有尽有。一切都已故事为主,绝对不是简单的升级打怪。究竟是背叛还是守候,层层迷雾一般的故事,待我来慢慢的抽丝拨茧读者(撇嘴):就这个啊?我裤子都tuo了就让我看这个吗?某网文作者(小声):有!有!有!少年你想要的全都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魔的阴影已经笼罩了大陆,随着魔王出世,万妖开始萌动,大陆上,已经有了各种不祥的预兆,魔正在召集祂的使徒,来收割凡人的性命,但大陆上的人们,却还浑然不觉.....

..........

薛宅,宽阔的宅院当中,一颗玉兰正开的芬芳,洁白如玉的花朵,犹如处子一般,圣洁、矜持。花香满园,整个后院暗香浮动,丝丝缕缕的甜香,充斥了整个院落。

玉兰的枝桠,映在书房的白宣门上,疏疏落落,说不出的好看,白宣门内里面隐约传来有一男一女人说话的声音。

“哎,你说,今天老爷子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想把这城主之位,以后传给......”是阿柔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了几分的埋怨与猜嫉。

“谁知道啊!你说也是,怎么咱们也是按爹教的牧心法练的,他也是按那个练的,咱们比他多练了这么多年,怎么到最后反而咱们还不如他呢?”文轩的声音响起,他嘴中含含混混的,随即便听到了也”叮“的一声,扣茶碗的声响。

“哼!”阿柔冷哼了一声,语气中带了不屑,她微微一停顿,又才冷冷的说道:“这还用说吗?你也这么大的人了,这还不明白吗?”

文轩思索了片刻,才有接着说道:“那是怎么回事呢?按说......我跟他确实都是这么练的啊,宝义那两下子还是我教的呢,”他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我还故意少教了他一些呢?”说完,文轩似乎有些得意,呵呵轻笑了两声。

“哼.....你可真是个木头脑袋,死呆瓜!”阿柔一听他这么说,不禁冷笑道,“你能教他,你咱爹就不能教他了?再者说了,要是咱爹,其实本来就教给咱们的不对,而只是将正确的教给了宝义呢?”

“嗯,”文轩略一沉吟,接着说道,“也有这个可能,都说天下老的爱小的,你说我爹也是,我娘死了才几年他就续了弦,还美其名曰,给薛家多留血脉,增加人丁,真是.......哎,那么大岁数了,我都难以启齿!”

“就是啊,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看老爷子那意思,是不是,想把这城主之位传给........”说道这,她压低了声音,“这个事咱们还要从长记忆,何况祖训上也没有说,城主之位必须是长子继承。不过,我听说咱们的家有一块宝玉,是历代城主的信物,持玉者便是城主。”

“这个我知道,”文轩略一沉吟,接着说道,“不过这块玉,在五百年之前永夜之战时已经碎了,如今剩的半块,听说是已经被魔的气息所污染,家中有先人曾经有想用这剩下的玉片修炼,可后来走火入魔,差点铸成大错,所以,这玉早被封印在了玄铁匣中,又加上了几道封印,拿过来也没有用啊?”他一面说着,一面摇了摇头。

“你可真是个呆瓜!”阿柔一面说着,一面用手用力的点了一下丈夫的头,接着说道,“你这个呆瓜,咱们来个暗度陈仓,奉天承运,到时候要是祂......”说着,她向上指了指,沉声说道,“要是祂老人家的意思,咱爹......就是不想传给你也要传给你啊!”

文轩一听,嘴角微微一挑,会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好主意,夫人真乃女中诸葛!”文轩伸出大拇指赞道。

阿柔娇笑了两声,骂了句死鬼,便在丈夫的耳边,悉悉索索的耳语起来。

门内依旧黑的深沉,里面没有光,只有悉悉索索的咬耳朵的声音,至于说了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夜色黑的张狂,厚厚的云笼了上来,苍穹之上便如泼墨般的黑,天空中的星月都被厚云掩住了,早春的冷风微微拂动,无声息的拨动着人的心弦。

文轩和阿柔在没有灯光的屋内,说着见不得光的话,完全没有注意到,白宣门上一个巨大的黑影,一闪即过。

这一条巨大的黑影,身上,清晰可见一片片的泛着冷光的鳞甲,犹如战士身上的铠甲一般,泛着金属般的冷光,身体两侧的细密的足,如一波一波的海浪一般,此起彼伏。这一只通体暗红色的巨大蜈蚣,在院内悄无声息的爬来爬去,头上的两根触角,如同风中摇摆的树枝一般,轻轻点触着地面,似乎在不断的寻找着什么东西。

夜色更加的深沉了,天空中蒙蒙的雨丝,斜斜的落下,如同一条条的丝线,无声无息的洒落,濡湿了屋顶、路面路,片刻,房檐下便滴滴答答的落了雨水,如断了线的珠帘。细密的雨在早春的夜晚,细密的洒落风更显的湿冷。薛宅上下早已都睡了觉,就连门房的看门者,也因为天气湿冷,抱着被子,烤着火倚着墙壁打盹,此时,天地之间,除了细雨的莎莎声,和天边偶尔滚过的迟滞的闷雷,再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梆,梆,梆。”就连打更的更棒声,在这样的静谧夜里也显的有些突兀。

夜是这样的静谧,忽然,两个人影一闪,这两人身影鬼鬼祟祟的,左右望望,出了门,这人一个是体型微胖的高大身形,一个是身形婀娜的那人形态,都穿着夜行衣,一头冲进蒙蒙细雨中,两人一前一后在墙根下急匆匆点足掠去,一直往后山祠堂的方向掠了过去。

“天不作为,我作为,咱们就来个奉天承运......”

这正是夜行打扮的文轩和阿柔,他们急匆匆的朝着后山的方向掠去,春日湿冷的风吹拂衣襟,黑色的夜行衣在风里猎猎飞扬,如一面黑色的旗子。

两人穿过一重又一重的月洞门,转眼来到了后山,后山更加的清幽,若在白日,那些苍翠欲滴的松柏绿的灼人眼眸,夜晚看去,只见一片漆黑成团,间或整齐的林立只有大理石的墓碑,发着隐隐的白光,有秩序的依次排开,场面甚是宏伟。

“终于到了,晚上来这还有些瘆得慌呢。”体型微胖的男人说道。

“别说了,快想办法进去吧,怪冷的。”阿柔催促着。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冷风吹的,阿柔一面打着冷战,一面抱了抱肩头,细弱的手,拂过身体,安抚着已经起了鸡皮疙瘩的皮肤。

祠堂的门柱两边,是白漆挽联,在白沙灯的照耀下发出明灭不定的微光,蒙蒙细雨无声息的洒落,只有微弱的莎莎之声,天地之间更显得萧寂,这微弱的雨声中,似乎有细微的“卡啦、卡啦”的声响,如同战士身上的铠甲微微碰撞声,夹杂在细雨声中。

文轩忽然耳廓微动,瞳孔猛然一缩,身子点足而起,拉开了架势,朝四面看了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四下一片萧寂,半个人影都没有。

“干嘛啊死鬼!一惊一乍的!”阿柔见他忽然间跃起,下了一跳,见四周没有人,便一面拍着心口,一面沉声骂道,“别自己吓自己,没事也被你吓出事。”

文轩见到原来左右没有异常,不禁摇摇头,自嘲一声,“看来,做贼心虚这句话还真有道理,还没怎么样,自己先草木皆兵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