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胭脂商后

更新时间:2020-03-25 16:57:22

胭脂商后 连载中

胭脂商后

来源:落初 作者:玉箫令 分类:言情 主角:叶小鸾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胭脂商后》的小说,是作者玉箫令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制世上最美的胭脂,做天下最有钱的皇后!当一个实打实的古代才女突然不想作诗想挣钱了……会出现怎样的局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馒头”

男孩刚说完,就听旁边“噗嗤”一声笑。

馒头抬起头看过去,见红于正捧着个红泥小火炉从厨房里走出来。

架好熬药的砂锅,红于直起身笑道:“亏你爹怎么想起给你起这个名,看你瘦的这样,还馒头呢,我看叫面条还差不多,哈哈!”

男孩嘴里正含着一口饼,含糊说道:“我,没爹娘,名字,是拐子爷爷起的。”

馒头也不恼,平静地说完话,继续埋头吃饼。

红于吐了吐舌,不好意思地闭上嘴,不再拿他取笑。

叶翕音并未感觉意外,继续问:“你为什么不跟着爷爷,却跟那骗子去行骗呢?”

“拐子爷爷死了,我,被骗子抓去的,不干就打。”吃完了饼,男孩站起身,又走到盛水的木桶前,用手捧起冷水就喝。

叶翕音皱眉看着男孩,见他喝完了水回来,便问:“你跟着我们,是不是怕骗子折回来再抓了你去。”

男孩没想到会被叶翕音看穿心思,惊讶地盯着她,最后慢慢地点了下头。

见竟他承认了,不等叶翕音开口,红于先叫道:“你这是啥意思,是想往后跟着我们过吗?”

男孩没开口,只拿充满期待的眼睛望着叶翕音。

叶翕音始终眸光安静,默了片刻,缓缓道:“我家里的境况你也看见了,我家不是有钱的富户。”

“就是!”红于急地跑过来,站在男孩面前叫道:“今天为了你,我家姑娘……”

“红于!”叶翕音低声喝止红于的叫嚷,眼神扫向叶母房间敞开的窗户。

红于立刻压低了声,却仍怒对馒头道:“姑娘为救你,把银子都赔给人家了,过几天张老爷就要来拉她去抵债呢,我家没多余的粮养你,你趁早走人!”

馒头听红于说叶翕音要被拉去抵债,惊讶地睁大眼看向旁边的叶翕音。片刻,慢慢地,一字一顿表情认真地说:“我,我会做事,不白吃饭。”

叶翕音看着馒头充满乞求和期待的目光,还有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新伤旧伤,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轻轻叹了口气,拿起叶父的那身旧衣裳递给他,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换掉满是酱油点子的裙子,叶翕音仰面平躺在床上,浓密的长睫微微闪动,望着床顶浆洗地发白的粗布帷幔,只觉得好累。

过了今天,距离还张卜仁的债务就只剩四天了,想什么法子能在短短几日凑齐三十两银子呢?

正琢磨着,突听见院子里有人问:“叶姑娘在家吗?”

叶翕音坐起身略整了整头发,拉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个年轻的富家公子哥儿,身上一袭湖蓝的亮面缎子长衫,腰间扎着品红色的锦缎腰带,脚上一对朱青的纳底绣面鞋,连鞋帮都是水红的,肋下各色荷包香囊挂了一串,花里胡哨地往那一站,乍看就像只刚换毛的金刚鹦鹉。

叶翕音认得这只金刚鹦鹉,正是济宁镇首付张卜仁的大公子张广胜。原主的死,也正是因不堪忍受这位张家大少爷的纠缠。

看见叶翕音由屋里走出来,张广胜脸上立刻堆起一层赖兮兮的笑。

几步走到跟前,张广胜俯下身,将脸贴过去,边仔细打量叶翕音,边啧啧道:“瞧瞧,这么漂亮的小模样,要真跳河死了,可不得心疼死本少爷啊?”说话就要伸手去摸叶翕音的脸。

叶翕音退后一步,躲开张广胜伸过来的手,秀目微冷,语气淡淡地道:“还没到还钱的日子呢,张少爷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儿么?”

见她退一步,张广胜赶紧往前赶一步,挨近叶翕音身畔,脸低地几乎要贴到叶翕音脸上去,笑嘻嘻道:“本少爷听说,你前几日失足落水,可把我给心疼死了,今日特地过来瞧瞧我的小美人儿,身子可好了……”

张广胜说话时,趁着叶翕音不备,胳膊一伸就搂住了叶翕音的肩。

叶翕音赶紧拧着身子要挣开,却被张广胜粗壮的手臂一收,就将人搂进了怀里。

“放开!放开你的手!”叶翕音不停地挣扎,却反被张广胜搂地更紧。

张广胜头一低,抻着厚嘴皮就去亲叶翕音的脸。

叶翕音抬手一推,狠狠推开凑过来的那张让人恶心至极的嘴脸,手指甲还在他脸上挠了一下。

张广胜也不恼,腾出一只手去抓叶翕音的胳膊,嘴里笑道:“我的小美人儿,有啥害臊的,早晚都是爷的人儿了,不如趁早让爷好好疼疼……”

张广胜说话时,一只手已经钳制住了叶翕音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拦腰一抱,毫不费力地就将叶翕音纤细的腰身托离了地面,也不顾她奋力挥着手脚连踢带打,拖拽着叶翕音就要往她房里去。

叶翕音本就生得身量娇小受弱,再加上前几日刚溺过水,身子至今仍有些虚弱,哪能挣的过腰圆体壮的张广胜,三两下就被拖到了门边。

叶翕音拼死抓住门框,急地开口大声叫红于。

可是喊了几声,院子里却静悄悄地,始终不见有人应答。

张广胜先前还担心家里有别人,此刻见叶家居然没人,今日就要得手,兴奋地下死力气把叶翕音往房里拽,边拽边调笑道:“别叫了我的美人儿,你就从了爷,那三十两银子也不用还了,往后跟着爷吃香喝辣穿金戴银的,过好日子去……

叶翕音紧咬下唇,额头上早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子,可纤细的手指却始终死死扣住门框,任凭张广胜如何揪扯,就是不松手。

红于多半是去河边洗衣裳去了,只要再拖一拖,等她回来,她两个虽是年轻女孩儿,可这毕竟是叶家,张广胜就算再无赖,也不敢太放肆。

尽管叶翕音此刻面对恬不知耻的张广胜,可内心却始终镇静清明,眼见张广胜是不得手誓不罢休,叶翕音边与他拉扯边道:“你先等下,我有话与你说……”

叶翕音想先拖住张广胜,能拖一刻,她脱身的机会就多一些。

“站着说话多累啊,想说什么话,咱俩床上慢慢说去……”

张广胜此刻已经色迷心窍,见拉不动叶翕音,就伸手去掰她抠住门框的手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