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鬼帝夫人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10-17 14:03:13

鬼帝夫人不好惹 连载中

鬼帝夫人不好惹

来源:落初 作者:蜚夜 分类:言情 主角:静斋金光 人气:

新书《鬼帝夫人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蜚夜,主角静斋金光,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是驱魔家族唯一的女天师,自两百年前误闯冥界,她的人生之路每况愈下!爱上了镇守十万封地的扑克脸不说,还拼死生了个小娃娃……只是这个小娃娃,白乎乎、轻飘飘的,好像哪里不对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宽敞的公寓里灯全开着,明亮如昼。

落地窗外的雨点仍在飘扬,如丝如线,乱人心扉。

君如墨坐在沙发里已经大半个小时,明明身处炎热的夏夜,即便有风有雨,温度也并没降低多少,她却只觉一阵阵的寒意漫过心间,浑身上下感觉不到半点温暖。

耳边响起一些零乱的声音,天真无邪的少女扑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年身上,得意洋洋的问,“喂,你是一块冰吗?怎么冷成这样?”

少年完美的容颜上满是错愕,半晌才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喝斥,“放肆!“

放肆!

放肆!

如同出现了重音,这两个字不断在她耳边回响,想起那时的自己年少轻狂,竟连阴冥鬼界的少年王者,三界中人人望风而逃的小鬼王都敢轻薄,至今还有些佩服自己的勇气。

脸上不自觉浮起一丝笑意,她忍不住偏头看向一直站在窗前,仿佛一尊雕塑的飞渊,他今天穿的很随意,纯黑的休闲长裤配短袖,将那幅好身材体现的完美无瑕。

君如墨暗自咽了口口水,心想这家伙竟跑到人间当了警察,这样一幅好皮囊,也不知会伤了多少女孩子的心!

虽然他们已经分隔一百年,此时重遇,她却感觉只是昨日才分离罢了。

但对于他来说,一百年的时光并不算长,不过是凡人的一世,并不值得他怀念吧,她想。

许久许久,他依旧一动不动,君如墨几乎感觉,他是打算站到地老天荒。

无奈的收回目光,她知道自己没办法走出飞渊布设的结界,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几个人能够破除他的结界吧。

所以,她除了安静的等待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既然是持久战,她干脆调整了一个稍微舒服的姿势,后背刚靠上沙发背,就听他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很缺钱?”

身躯一僵,她有些意外。

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看来是景容出卖了她,难怪今晚会在“鬼区“被他堵个正着,果然非人类都是靠不住的。

君如墨在心里叹了口气,小脸看不出任何异常的笑答,“物价上涨啊,你看,吃饭住宿购物都需要钱,我能例外吗?”

眼前黑影一闪,光线突暗。

男人忽然俯下身躯,双手撑在沙发靠上,前她死死扣在怀里问,“君如墨,你是打定主意不跟我说实话,是不是?“

君如墨眨了眨眼睛,无辜的问,“你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骗你?“

咔嚓两声,她听见两侧传来的骨节声响,这家伙过于用力,让她感觉沙发差点被他一个用力捏成飞灰。

等了许久,见她仍然没有说出真话的打算,飞渊暗咬牙槽,吸口气说,“君如墨,告诉我,当年你为何要独自离开大冥宫?”

沙发轻轻一陷,君如墨脸上的笑容寸寸凝固。

空气中的温度陡然下降,冷凝的气息将他们层层包围,二人的脸色都显得异常苍白。

君如墨原以为凭他的骄傲,这辈子都不会开口问她原因。

但物是人非,他似乎……也变了。

但她明白,今日如果不给他一个答案,他还会继续纠缠下去。

所以,她脑子里几乎没怎么思考,便装作无所谓的答,“因为人鬼殊途啊。”

仿佛晴空里突然出现的霹雳,他的身躯猛然一震。

他也许想过千万个可能,唯独没想到她会说出“人鬼殊途”四个字!

时间突然静止,他和她保持着固有的姿势许久未动。

直到君如墨感觉双腿开始发麻,才见他缓缓收回手臂,站直身躯,退后两步,凝视着她的目光里,透着说不出的心灰意冷,将他往日的孤高冷傲全部掩盖。

心,用力一揪。

君如墨对他不是没有感情,如真能忘记,又何必留下?早该在遇到他的那刻起,便逃之夭夭,逃得越远越好。

可她总是在午夜梦回时,贪恋他身上的味道,半夜被那些噩梦惊醒,又总会想起与他同在冥宫生活时,他知她怕黑常常拥她入怀,对她说不尽的宠溺。

往事历历在目,他们却再也回不去了!

男人的神情逐渐恢复,看起来神色如常,眼中却藏着说不出的疏离。

“人鬼殊途?很好,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对,你是天师,我是鬼王,天生就该是仇敌,不是吗?”他的声音冰冷如刀,字字剜心。

君如墨似感觉不到,脸上依旧带着轻浅的笑意,只是那笑如同贴在脸上的面具,看不出半点真诚。

飞渊有些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在虚空中划过,笼罩着偌大公寓的结界如同水泡破碎,他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滚!”

那晚,君如墨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从飞渊家里出来之后,她的思绪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脚下也像踩着棉花,飘飘然仿佛不在红尘之内。

不知是不是淋了雨的缘故,她回去后大病一场,头脑昏沉,呓语不断。

无悔现在的状态也很虚弱,白天只能躲在法器里保存实力,等他晚上出来的时候,君如墨已经烧糊涂了,触手灼烫如同烧开的沸水,吓得他脸色发白,急忙拿出电话找到沧衍。

匆匆赶来的沧衍看着脸色雪白的君如墨,还有不知被汗水浸透多少次的枕头和床单,气得破口大骂,抱起她就朝楼下狂奔。

送到医院,急诊加各种检查之后,君如墨总算退了烧,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输液。

沧衍坐在旁边的空病床上,望着她的脸一直出神。

“衍叔叔,君妈她……,”等周围都没有人了,无悔才敢从床下探出小脑袋,焦急的问。

“你妈是天煞孤星,全世界的人都死了她也死不了!”被拉回思绪的沧衍怒气未消,没好气的答。

于是君如墨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听到的就是这个,不由翻了个白眼。

喉咙似被烈火烧过,干涩难忍,她说不出话,干脆再补一觉,昏昏沉沉便到了天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