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溶情黛韵补红楼

更新时间:2020-10-17 14:04:52

溶情黛韵补红楼 已完结

溶情黛韵补红楼

来源:落初 作者:妙莲居士 分类:言情 主角:宝玉秋纹 人气:

《溶情黛韵补红楼》是妙莲居士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溶情黛韵补红楼》精彩章节节选:当宝黛姻缘成为泡影,满腔愁绪的黛玉默然心碎,缠绵病榻。不幸的是府里竟又传出黛玉即将与人为妾的事,更令身子孱弱的她雪上加霜!黛玉的贵人又在哪里?是那个在林中偶然一见的白衣男子,还是漫漫途中施以援手的恩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一回因他打了宝玉,贾母就闹着回老家去,虽说后来也没真回去,却是好一阵子都没给自己好脸色瞧呢!直到今日,饶是平日里说话陪着小心,还会招来老太太夹枪带棒的话儿来。

贾政想到这里,便对地上的宝玉道:“你还跪在那里做什么?”宝玉慢慢地抬起脸来,只溜秋了父亲一眼,便又赶忙低下头去。

贾政捋了捋下颌上半灰不白的两缕胡子,又道:“老夫瞧你真正是空长了一付好皮囊,内里却是个不中用的。”待还要往下说,就听门外小厮道:“老爷,老太太屋里的冯嬷嬷来了。”

外面小丫头打起门帘,只见老太太屋里的冯嬷嬷走了进来。

冯嬷嬷瞅着宝玉跪在地上,身子抖了不停,像是怕极了的样子,而贾政夫妇两个都是满脸怒气,心知自已来得正是时候,看来宝二爷还没有受到责罚。

便堆起笑容向上道:“老奴给老爷太太请安。”说着便要行礼。贾政忙道:“嬷嬷免礼,请坐下说话吧。”

一旁的王夫人心知救兵来了,便也微笑道:“玉钏儿,去给冯嬷嬷搬把椅子来。”

冯嬷嬷忙摇手笑道:“谢老爷太太赐坐,只是老奴却没有那个福气,老太太让老奴过来传句话就快回去听差呢!”

王夫人忙笑道:“如此嬷嬷有话便快说了,也省得老太太那里等着。”贾政也点头称是。

冯嬷嬷笑道:“老太太说了,让老爷别拘着宝二爷,有什么要紧话等二爷从北静王府回来再说,倒别让人家北王府候着咱们,却是大不恭了。”

贾政听了冯嬷嬷传的话儿,知道是又是老太太担心怕自己为难了她那宝贝孙子,便站起身来,向冯嬷嬷叹道:“就劳烦嬷嬷去回老太太,说儿子并不敢这么做,这就让他去了便是。”王夫人一旁也随声道:“让老太太放心,宝玉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不会给咱们贾府丢脸的。”

冯嬷嬷笑道:“那老奴这就去回了老太太,老奴告退。”说完又行了礼慢慢退下。

贾政等冯嬷嬷出去后,向还跪在地下的宝玉冷笑道:“你才来了这里,老太太便使人过来说了这些话,想来老夫倒是小瞧你了,看来你身边的耳报神不少啊!”

王夫人旁边忙接道:“老爷快别说他,其实这也是老太太的吩咐。平日老太太总嘱咐宝玉身边的人,有什么事情都仔细着些,总是这些下人们怕担了责,才去回的老太太。”

王夫人还要说下去,贾政抬起手来制止了,道:“罢了,罢了,不用再说下去了。”又向宝玉道:“你去吧,为父今后也不再教导你了,你好自为之吧,只不要枉老太太这么疼惜你便罢了。”说完贾政颓然地垂下了头。

霎时间,屋里屋外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呆在那里。赵姨娘忙上前小心翼翼地给贾政捶起背来,而王夫人手里则拿了帕子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头微微低着,却是掩盖不住眼角的一丝笑意。

还是门外贾政的贴身小厮福儿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伸手扶起了宝玉,只觉手下宝二爷的身子还在抖了不停。

福儿向外轻声叫道:“谁跟着二爷呢?”

就瞧外廊上宝玉的小厮茗烟踮着脚过来应道:“小的在这儿候着呢!”

福儿向他绷起脸道:“就你一个人吗?”

茗烟道:“还有锄药、引泉在外面。”

福儿道:“快扶了二爷去吧。”说完向茗烟使个眼色,茗烟本是个机灵的,忙上前与福儿一左一右扶了宝玉快步走了出去。

待出了正房,来到院子里,福儿向宝玉一乐道:“我的好二爷,您可安全了,快着点儿去吧,别老爷再想起什么唤了您回去。”

宝玉本来还浑身软软的,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一听福儿的话,即刻来了精神,脚底下像抺了油,快步向院外走去,急得后面的茗烟小声道:“二爷慢走,小心脚下。”也一溜小跑地跟了出去。

却说北静王府里,自上一年北静王妃得了急病故去了之后,北静王水溶便不顾北静太妃的反对,竟把屋内的两个姬妾也一并打发了出去,只留下了两个得力的丫头飞絮、映雪。

水溶对太妃言道:“皇上的旨意做臣子的遵从了,父王的遗愿做儿子的也顺从了,现如今儿子再也不欠任何人了,请母妃让儿子也过一段轻闲的日子吧!”虽然北静太妃极力反对,却也深知这些年着实委屈了儿子。

那水溶因对自己的婚事甚是不满而心内极苦,但上有皇上、下有老王爷,却是上命不可违、父命不可不遵,故尔在众人面前一直是个好夫君的形象。瞧上去夫唱妇随,相敬如宾,却不知他与王妃Xing格相悖,面和心不和,内心一直隐忍了多年。

唉!对于水溶这些年的苦楚,太妃也看在眼里,自是心疼,倒别把自己唯一的儿子再压抑坏了,也只好暂时随他去了。

书房里,水溶一身家常淡蓝衣衫,手执一书坐在桌前,口中念念有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王爷,您可歇息一会儿吧。今儿个连晌午觉都没睡,读了这些时候了,奴才给您沏了上好的碧螺Chun来,快喝了吧。”随着话语声,水溶的贴身侍卫成恩手里端了一个托盘进来。

水溶懒懒地抬眼看向他,只见成恩左手托盘,右手正拿了一个青瓷茶杯熟练地向水溶面前的紫檀桌上放去。一双骨胳突出的大手做这女人家的细活,竟也是丝毫不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