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卿本红妆,女子为将

更新时间:2020-04-09 01:15:08

卿本红妆,女子为将 连载中

卿本红妆,女子为将

来源:落初 作者:水沐寒星 分类:言情 主角:吴越林宇 人气:

主角是吴越林宇的小说《卿本红妆,女子为将》此文是水沐寒星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本是健身教练的她却在睡梦中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穿越后的她,虽然是相府千金,却为了嫌麻烦成天女扮男装混迹在京城,人人只知宰相府有一个千金,却极少有人见过。然而皇权中的勾心斗角使她再次与家人失散,为了报仇,寻找家人以及改善人民的现状,特别是女性的地位,吴越女扮男装走上了军营,从此戎马一生,成了第一个女将军。谁说女子不能为将?我偏偏就要打破这个世俗,打破世人对女子的偏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提起吴越这个名字,哈达便不由得想起几年前遇到的那个小孩,不知道现在长什么样了,却是救了他少主多年来的痼疾。

当初少主救了他,是他哈达豁出命都要守护一辈子的人,而他救了少主一命,就相当于他哈达欠了他一条命,不管少主的决定怎样,他哈达就这么决定了!

“少主,既然好点了就回去修养吧,今天是我们倒霉在病发的时候遇上那些人,不过,这次少主误打误撞解了毒,,下次我们一定会加倍还回来!但是现在少主的首要任务就是修养!”

“好。”

结束了简短的对话,主仆两个便解开阵法迅速地离开了。

而离开阵法的吴越却已经听不到两人的对话了,此时的吴越正在寻找吴昊,满心的愧疚。

“大哥,大哥!”深呼吸一口气后,吴越运起了内力朝着无人的大山呼喊着。

想起曾经吴昊跟吴越说过如果找不到他就大喊,两声他便能听到,最多三声,吴越从来没试过,这次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理,喊完后,吴越便乖乖地待在原地等她那个大哥到。

此时的吴越完全没有她的灵魂年龄该有的想法,也许是真的印证了关心则乱这个词。

大约一炷香不到,吴越便敏锐地感觉到有熟悉的气息,令原本无精打采的吴越一下子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果然,不到一分钟左右,吴越便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缓缓朝她走过来,那飘逸的恍若仙人的气质,吴越不用猜就能确定那是她在这个世界的大哥,她的肉体在这个世界的大哥,即使她不愿意接受,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越儿,过来,为兄来接你了,不要调皮了。”

他就静静地站在离吴越两米处,缓缓地朝吴越伸出手。

即使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吴越却永远也忘不了。

“大哥,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乱跑了。”

慢慢地朝吴昊走进的吴越此时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主动向吴昊认错。

“知道错了?嗯?下次还要不要乱跑了?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

等吴越靠近后,原本一脸淡定的吴昊却开始紧张地检查着吴越,本来应该追究吴越犯错的吴昊,此时却全部抛到脑后。

“没有啦,我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迷路啦,走走走,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轻巧地躲开吴昊的动作,吴越一脸讨好地拉着吴昊准备回家、

日子就这样无忧无虑地又过去了一段时间,这天,吴越独自一个人背着一个背篓来到山里采草药,自从上次看见那个解毒药真那么神奇地解了那个黑衣男子的毒后,吴越就开始研究起药物。

然而就在前两天,吴越在一本医书上发现了一个感兴趣的症状,今天,她就是来看看有没有草药。

没想到刚走到目的地,吴越就眼尖地对面崖上开着一朵花,寥寥几片叶子包裹着一朵火红色的花,正开得鲜艳,像极了医书上说的毒牡丹。

毒牡丹,样似牡丹,却不是牡丹,叶子不多,花瓣比牡丹的花瓣也少,白色的花瓣中间有着一束类似油菜花的花芯一般,这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毒牡丹之所以叫毒牡丹是因为它本身包含了剧毒,是用来制作毒药的最佳选择,也可以制作解药,以毒攻毒,而吴越此次来就是想研究一下怎么把它制成解药。

稍微地在原地估了一下山的高度跟陡峭度后,吴越一提气,几下便登上了山顶,拿出准备好的手套,套在手上,正准备摘花的时候却被令一只手摘走了。

吴越一下子站了起来望向那只手的所在方向,发现是一个老头,再细看,才发现那个老头有点熟悉。

“老头,是你!你做人不厚道,这花是我先看上的!”

“啊!小伙子是你啊,你是来找老头我拜师的吗?我猜猜啊,上次我给你的解毒丹你一定已经用了是不是。”

老头转过身,笑眯眯地对吴越说着,丝毫没有被吴越揭穿的尴尬之色。

“那又怎样?”吴越挑眉,对老头的话没有任何的反驳,用了就是用了,而这药还是老头强加给吴越的,所以对吴越而言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嘿嘿,老头我就知道,如果不是用过我的药发现它的优点,就算你会去研究医术,也不会这么早,怎么,要不要考虑找老头我拜师啊?”

听了吴越的话之后,老头奸笑了一下,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然后就开始继续游说起吴越来。

而吴越也没有像最开始第一眼见到老头的质疑,因为她确实用了那所谓的解毒丹,也发现那解毒丹确实还不错,好像真的挺神奇的,于是,好奇的心态令吴越开始正视起老头的建议。

“老头,你说的是真的?该不会看我小觉得我好欺骗想骗我一个小孩子吧?”

知道老头是老油条,但吴越也自认自己怎么说前前后后也算是活了三四十年了,怎么着也不是十岁小孩那么好骗的!除了知道老头不会是什么坏人以及艺高人胆大的心态,吴越开始准备跟老头讨价还价。

“当然咯,老头我可不是那种骗小孩的人,老头连珍贵的解毒丹都给你了,还能骗你什么不成,再说了,老头我医术这么高明,要什么没有,还能骗你一个小孩?”

老头说着,从怀里又拿出一瓶药丸跟吴越炫耀着,“看,这可是之前老头我用刚才的那朵花做的毒药,这一瓶可是剧毒,吃过这药丸的人就算功力再深厚,如果没有解药,十二时辰之内必死无疑,如果有别的东西压制,也支撑不了多久,当然,有解药另说。”

老头估计是真的对这些都已经不在乎了,又或者是想收买吴越当徒弟,就那样轻巧地把手里的药丸抛给吴越,而吴越也眼疾手快地接住,毕竟白给的东西,不收白不收。

好奇地拿在手上研究了好一会儿,吴越小心翼翼地把东西反手塞进了口袋,这才正色地看向老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