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医夜行

更新时间:2021-01-01 12:38:49

锦医夜行 已完结

锦医夜行

来源:落初 作者:未眠君 分类:言情 主角:薛安安静 人气:

完结小说《锦医夜行》是未眠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安安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当年不过是想凿壁偷光,却被人说成望见春光。  无奈之下娶了一个挂着鼻涕的小妞妞,将她留在家中,独自背井离乡。  十年过后,他已是小有成就,回到家中发现她已经变了模样,竟……竟然成了神医?!  “娘子,为夫十年未归,这五岁的孩子是谁的?”  ————*————*————  娇妻猛于虎,夫君悍如狮。  【出版名《不惧天下只惧内》,即将上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夜锦点头应是,在男子的手腕上垫上轻纱,用右手托着自己左手的衣袖,探出左手去诊脉。

男子低垂着眼睑,看着安夜锦纤细的手指,指如青葱,动作很轻,带着一丝冰凉。男子觉得有趣,竟然还是一个左撇子。

“公子可是有哮症?”安夜锦轻柔的问,抬头去看男子的面容,从他的面色上去观察别的病症。

男子眉头轻挑,应该是被安夜锦看出了病症,略微惊讶,他微微点头,柔声道:“详说。”

“哮症乃是由于痰火内郁,风寒外束所致。”安夜锦说完,便看到男子一副等待下文的样子,便又继续说:“病发时会似喘而非,呼吸有声,呀呷不已,良由痰火郁于内,风寒束于外,或因坐卧寒湿,或因酸咸过食,或因积火熏蒸,公子病根深久,难以卒除。小女可以为公子开一方子,公子每日服用,可以减少病发。”

“每日?”男子用迟疑的语气问,如果每日都喝药,岂不是要成药罐子了?他是不喜喝药之人,那种刺鼻的味道,仅仅闻到便已生厌。

药虽香,他却不喜。

安夜锦似乎是想到了男子的意思,轻笑一声,收回自己的手,将手插入袖中,神态恬静。

“公子若是不喜,小女可提供另外的单方,在公子病发时服用,可以散寒、化痰平喘,减轻病症。”

男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同意了。

安夜锦这才起身,重新走到桌前,拿起毛笔,拿出一张纸来,写起了单子。她这次的动作并不向刚刚那般着急,而是速度平缓的写着娟秀的字,字迹整洁,竟然是难得的好字。

“安姑娘可是这间医馆的主人?”

“让公子见笑了。”这算是承认了。

男子懒洋洋的靠在桌子上,单手拄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女子,这女子身材小巧,个头并不很高,估计仅仅到他的肩头,是标准的女子身高,只是姿态优雅,身材窈窕,才会让他才刚刚注意到。这女子个子不高,桌案却是到她腰间,这才使得她站立写字。

“不知安姑娘夫家是谁,能娶到你这等佳人,也真真是一件幸事。”男子不动声色的问道。

安夜锦神态依旧平缓,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小女的确有婚约,却尚未出嫁,夫家迟迟未归家,小女一直都在痴等罢了。”

“哦?”声调一扬,似乎是有些惊讶。

安夜锦拿着单方吹了吹墨迹,转身将其递给男子:“公子且看有何疑问?”

故意转移了话题,且丝毫没有圆滑的去转换角度,而是这般的直白。对于夫家的事情,她似乎不想多说。

男子刚刚接过单方,就见到从外面走进来一名小孩,孩子是个男孩,五、六岁的年纪,肤色瓷白,并没有孩童多有的肉脸,而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眼睛很大,眸中含水,波光盈盈。他的五官极其精致,搭配在一起,就好似瓷娃娃一般好看。

他看到男子与薛安,微微躬身,算是见礼,态度并不亲昵,也不生疏。他看人的时候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平静,身上没有半点孩子该有的活泼。

“这是令弟?”男子好奇的看着男孩,已经猜测出,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安夜锦的“儿子”吧。

“他叫盏乐。”没有应是,没有否定,回答的无懈可击。

男子轻笑,并不多问,只是点点头:“很讨喜的孩子。”

安夜锦微微低垂着眼脸,脸上有着微笑,却不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安姑娘这里可有这几味药?”男子将视线落在单方之上,去问安夜锦。

他的食指纤长,指节均匀,仅仅是一双玉手,便已然让人觉得这双大手的温暖非常。他仅看单方,表情认真,应是在检查单方。

“有的。”

“帮我抓来几幅药吧。”他说完,便对身边的薛安摆了摆手,示意他跟去取药。

薛安点头应是,态度恭敬,跟着安夜锦到了药柜前等候。安夜锦轻车熟路,称重,包好,系绳,弄好之后双手递给薛安,收了银钱,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重新走回桌前,拿起之前的纸张,继续写字。

薛安认字,站在那里看了看,发现安夜锦是在写一封家书,看样子是在帮刚刚离开的老人家写给自家儿子的。

他没有多看,而是规矩的到了男子的身边,俯身说了些什么,男子听了之后不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盏乐看着他们,见他们不走,也不轰人,只是坐在了桌边,看着安夜锦写字问道:“可是张家婶子又来托你写家书?”

“嗯,说是家中有急事,想唤儿子速归。”安夜锦继续写着,表情安静,笔下却是生风,速度很快。

刚刚那张家婶子出去的时候,表情可是没有什么着急的,这所谓急事,恐怕也没有那般的急迫。

盏乐不动声色的看着纸上的字,表情有些无奈:“唉,市井凡夫而已,为人忠厚老实,却有些懦怯,不堪重用。”

五岁小儿,说话却是老气横秋,几句话,就已经定夺了一个人,他更是已经看出了张家婶子的醉翁之意,安夜锦长相清丽,身姿婀娜,品Xing柔和,是不可多得的妙人。这张家婶子见她许久都是孤身一人,就想着为自己丧偶的儿子续一门亲事,这才屡屡登门。

不堪重用……这句话竟然有些大家风范,看不出,这小小孩童还有些气魄。

“宁信懦者多勇,勿轻敌一分,小小年纪,这般眼高,哪日你若是因为这个吃亏,看我不敲你的头。”安夜锦瞥了盏乐一眼,紧接着便又轻笑一声:“夫家对我无情,我不能对夫家无义,我并无改嫁之心。”

盏乐先是一怔,下意识的看向坐在那边的男子,良久才点了点头:“还是早些说明的好,莫要伤了和气。”

男子听着,表情依旧淡然,摆了摆手,便示意要离开,安夜锦态度谦和的送到了门口,便退了回去,盏乐却是坐在那里不动,他看着男子走远了,这才开口:“这男子不简单。”

“是啊,比十年前俊了不少呢……”安夜锦重新执笔,继续写字,心中想着,该如何与张家婶子说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