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价宠婚:总统,别来无恙

更新时间:2020-05-19 11:03:03

天价宠婚:总统,别来无恙 已完结

天价宠婚:总统,别来无恙

来源:落初 作者:北圆圆 分类:言情 主角:李沉布丁 人气:

北圆圆新书《天价宠婚:总统,别来无恙》由北圆圆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沉布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惊心动破的偶遇,她被一个牙都没长全的小布丁从大街上直接掳走,摇身一变成为了身份尊贵的第一夫人。总统夫人要怎么当?她木有经验。夜晚,总统先生来敲门,她双手抵门大喊救命,一瞬间无数特勤保镖将她卧室团团围住。某大人物当场黑脸,并命令,把门撞开!可是,等一下,她不是冒牌货么?难道这回总统大人是要玩真的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地,你今天开心吗?”席间,祁煜举着刀叉一边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一边笑眯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祁景逸问道。

“嗯。”他轻轻哼了一声,算是用鼻子回答了儿子的问题。

“我也很开心。”祁煜说着,又转过头看向正闷头切牛排,双手因为紧张而不停发抖的李沉鱼:“妈咪,那你开心吗?”

“啊?”大概没有想到祁煜会突然找自己互动,李沉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手上的刀叉一滑,整块牛排瞬间从盘子里飞了出去,刚巧砸在站在她身边为她倒酒的女佣身上,留下一道难看的污渍。

祁景逸见状,瞬间皱起眉头。

立在一旁的管家快速上前一把将那女佣拉开,然后又吩咐道:“让厨房再去给夫人准备一份牛排。”

“对……对不起啊……我……”她抱歉的对那女佣笑了笑,正准备说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却感觉到旁边有管家射来的冷冽的目光,顿时知道自己说太多了,立马闭嘴,转过头,目光又落在了面前的餐盘上,空了的盘子已经被管家撤下,她只能抓起面前的面包吃了起来。

“爹地,你知道我是怎么进的妈咪的肚子里面的吗?”好不容易餐厅里的人眉头都舒展了,祁煜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小嘴再次开腔。

此时的李沉鱼正在喝着香槟配面包,听到他这么一问,瞬间呼吸一滞,香槟呛入她的喉咙,猛的咳嗽起来。

她的咳嗽瞬间又引起了祁景逸的不满,刚刚才舒展的眉头瞬间又皱了起来,眼神落在自己儿子的脸上,他淡淡的开口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妈咪说你知道答案。”祁煜眨巴着无比天真的大眼睛,一开口就把李沉鱼给出卖了。

虽然隔着三四米的距离,但是李沉鱼清楚的看到了总统大人嘴角的神经细细的抽搐。

“老师没有教你,遇到问题,要自己寻找答案吗?”然而,抽搐完了之后,祁景逸竟然面不改色的扔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

李沉鱼没想到祁景逸竟然会这么教育儿子,这不是典型的不负责任吗?

什么叫自己寻找答案?

等等,他让他自己寻找答案,所以,意思就是……

猛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了祁煜那再次放着绿光的眸子正在朝她微笑。

忐忑不安的吃完晚餐,她刚想回自己的那栋房子里去,却被祁煜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妈咪,给我看看你的肚子,有没有门给我钻进去。”是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她琢磨着还能阴总统先生一把的,可现在,结果……

“煜儿,你乖,别胡闹,妈咪很累了,要休息了。”用力掰开祁煜抱着自己大腿的手,她语气“温柔”得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妈咪累了,要休息了。那好吧,我明天再看。”听到李沉鱼喊累,祁煜倒是不再坚持,他大概觉得自己的这个娘太脆弱了,怕是禁不起自己的折腾。

“乖孩子,你也早点休息吧,妈咪走了。”暗暗松了一口气,李沉鱼刚想转身离开,可是……

“妈咪,你要休息为什么还往外面跑?你的房间,不是在楼上吗?”祁煜脆生生的声音再次在她身后响起,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

“是,妈咪这就回房间休息……”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她机械的转身,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夫人,总统让您去书房一趟。”就在此时,救苦救难的管家先生总算是出现了,他此时的声音,就像是Chun风一般滋润着李沉鱼那颗焦虑的心。

“知道了。”点点头,李沉鱼赶紧跟着管家的脚步逃离了现场。

书房,李沉鱼已经来过一次了,就在几天前。现在再来这里,她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紧张了。

管家将房门打开之后,却并没有进去,而是眼神示意她一个人入内。

暗暗吸了一口气,李沉鱼此刻的心情异常紧张。

抬脚走进书房,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祁景逸那******不变的面无表情。

“总统,您有何吩咐?”站在他的面前,她一时间手足无措。

“叫我景逸。”他盯着她的脸,低沉的嗓音缓声纠正道。

“是……景……景逸……”内心在颤抖,像这样“亲‘热”的称呼总统大人让她亚历山大。

“过来。”他继续盯着她,冷冷的命令道。

今天的她跟五天前的她已经完全是换了一个人了一般,虽然气质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但是那装扮却很赏心悦目,果然是人靠衣装啊。

其实,李沉鱼在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可惜,只要一开口,她的气场便弱了。

踌躇了一下,不敢不听他的命令。李沉鱼不知道自己是先跨的左脚还是先迈的右脚,反正没多久,她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她的脸,细细的盯了半天,才慢声道:“不用那么怕我。”

“不……我……我不怕……”她很想说,她其实原来很爱戴他来着,但是,那只是把他当领袖来爱戴,就好像她也很爱戴耶稣,很爱戴释迦牟尼,很爱戴观音菩萨一样。

现在,他跟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觉得,仅仅是一个“怕”字,根本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应该是,很怕,超级怕,怕死了才对。

“不怕……为什么会发抖?”他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面无表情,相反的,那万年不变的脸上,居然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没……我没发抖,我就是内啥,我……我抽风……打小就有这毛病……”李沉鱼说着,还象征Xing的抽了抽鼻子,然后又朝祁景逸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煜儿很小,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懂,难免会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你如果觉得解答不了,就离他远一点。”他说着,然后脸上还未露出痕迹的笑意迅速收敛,眉目有些清冷的看着她继续道:“今天开始,你应该住在这栋房子里了,出门后右转第三间是我的房间,别走错了,出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