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薛姑娘升职记

更新时间:2021-05-20 10:15:48

薛姑娘升职记 已完结

薛姑娘升职记

来源:落初 作者:郁紫兮 分类:言情 主角:薛青砚罗萸 人气:

《薛姑娘升职记》为郁紫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都说女人如花,可在这个穿越小丫鬟眼里,这男人竟是把花儿都比了下去。手拿折扇,远看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这近看嘛,她是不敢多加恭维。毒舌男她见得多了,但这毒舌加腹黑外挂“天煞孤星”,她可有点吃不消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青砚眼看着文择渐渐走出视野,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她爬伏在地上,无声的抽泣着。看她这样,薛小山只当是文择伤到了她,急着跑过来,问她:“砚儿,你有没有事?砚儿?”

薛小山扶起薛青砚,仔仔细细检查看她到底有没有伤到。那焦急的神情,让薛青砚突然感到厌恶,她躲闪着,只想离薛小山远一些。直到最后,薛小山步步紧逼,她索Xing一转身,抹着泪水跑开了。

这些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或许她自己都没想到,一切竟然只是这么简单的就发生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反正就是一个劲的往前跑,她只想离薛小山再远一些。

日暮渐渐落下,天边却是五彩斑斓,云蒸霞蔚。

远处山峦起伏连绵,脚下踏着初Chun的青草。薛青砚坐在山顶的一棵树边,直到此刻,她才觉得心情稍微的舒适了一点。

看看四周,心想着也该回家了,她站了起来舒展身子,深深呼了几口气,多想对着山谷喊几声,可又一想,万一惊着了山里的文人居士可怎么办,再来,她知道自己是哑子,现在怎么可能喊得出声。

“谁在上面?救命!”

突然听到有人呼救,薛青砚连忙过去观探。山边上斜斜还有一条小道,像是放羊人走出来的,薛青砚抓着路边上的长草,沿着小道往下走。她只想着怎样能救人,却没想自己有没有办法从那里走出来。

到了小道尽头,已是到了半山腰上,只能看到底下有个山洞。洞里面黑漆漆的,只能听到细微的呼救声从里面传来,她从身上掏出火折子,霎时间,洞里被照得亮亮的。

这个洞不怎么深,一眼就能看到底,只看到一个身着浅衣的人蹲在洞的一个边上,神情凄迷,不知在做什么。那衣服跟文择穿的倒是一模一样,薛青砚这么想着,继而靠过去拍拍那人的肩头。

“你,怎么是你!”

连声音都像,薛青砚第一反应竟是这样的。原来着人竟真的是文择,接着,她蹲到了他身边,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写道:“你怎么在这里?你还好吗?”

文择先是一笑,竟也不说话,反而是夺过薛青砚手中的树枝,在她的字后面写了“迷路”两个字。

好似这两个字在他看来是多么难以启齿的一般,只能用树枝写下来才觉得安心。岂料她的举动倒是惹得薛青砚无声笑了起来,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上面,一双闪着光的眼睛,带着期盼看着文择。

文择像是没看出她的意思,拿着树枝在“迷路”那两个字上描画着,只等到他甘心了这才将树枝往边上一扔,回神冲着薛青砚一笑,只听他带着几分无奈说道:“走吧!希望你能带我走出去!”

说完话,还带着宠溺一般的笑容在薛青砚的头上拍了拍。薛青砚一愣,收好火折子,在前面带着路。

不消片刻,两人便是已经重新到了山顶。

薛青砚想起自己回家的初衷,心里倒是迫切起来,却见文择不紧不慢的在山头上坐了下来,一边捶腿,一边看着远处的夕阳。这段日子以来吃的苦头,可比他这十几年来都要多,钱全被骗光了不说,还迷了路,若不是遇上薛青砚怕是要饿死在那个小洞里面。

只看到天高地阔,云霞烂漫,片刻间,薛青砚也忘记了回家的念头。可当她意识到这些时,自己已是靠着文择坐了下来。眼睛前所未有的干涩难耐,只想阖上眼睛休息片刻。

“喂!快走吧,再不走,咱们可要赶夜路了”

极不情愿的睁开了刚合上的眼皮,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下山的路。走着走着,她可是没了力气,只想就地躺下来才舒服些。只不过,那怎么可能,她只是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停下了步子。

“走不动了?我也快走不动了!这到底还有多远啊?”

相较于她,文择算是洒脱的多了。薛青砚看过去的时候,他已是舒展着双腿原地坐下了。看他比自己高这么多,又想自己现在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是以靠到他跟前,哭丧着脸,一双手不停揉着眼睛,看着像是要哭了一般。

也许这才符合一个小孩儿的神态,文择见状,只得收起自己的劳累,转过来安慰薛青砚。只听他笑眯眯的哄着她道:“砚儿,不怕啊!咱们休息一会儿,继续赶路!待会儿我背你好不好?”

薛青砚看得出来,文择至少也该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她刚才的一番作为只不过是想多休息一会儿,却不想文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在高兴之余,不免带着几分的质疑看着他。却见文择只是呵呵一笑,拍拍她的头,背着她蹲了下来。

“快,咱们要赶路咯!”

自有记忆以来,就连薛小山都没背过自己,可自己就是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两人就这么启程了,也不只是怎么起的头,文择忽然就诗兴大发,大声背着前人的诗词歌赋。他走路不知怎么的,那么有节奏,薛青砚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薛青砚知道这是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里的一句,文择的朗声朗诵的语调都跟薛小山的一个模样,可偏偏却是比之更有一番韵味。睡意也逐渐在散去,也不知是自己想的时间长,还是文择偷工减料了,这不已经到了“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

自从开始了那一遍,文择便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着那首《归去来兮辞》。薛青砚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些东西,可他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眼看着就要到私塾了,文择的脚步是越来越慢了。直到了私塾门口,文择把她放了下来,笑着说:“我就不陪你进去了”他当然知道,如果此时出现在薛小山面前,后果是什么。可看到薛青砚那疑惑的神情,他又解释道:“我去庙里将就一晚,明天就回家去,以后怕是见不着了……喏,这个就留个纪念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