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郎君娇宠

更新时间:2020-05-22 09:52:09

郎君娇宠 连载中

郎君娇宠

来源:落初 作者:一个独行侠 分类:言情 主角:小丫头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个独行侠的原创小说《郎君娇宠》,主角小丫头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是病秧子的亡国公主竟毫无疑问的让人收买,成为刺客。前半生过得颠沛流离,空前绝后。一个在逆天环境生存下来的跛子被人强迫学习武功,后呜呼叹曰:大好年华都荒废,谁家姑娘愿许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很烦!”

对于丑奴儿和一众婢子的问话,她终于忍无可忍,放出了声。

一回来,这玉磬谷谷主就把她软禁在房间,除了随从婢子,不准任何人与她有来往。

“小姐,你聪明伶俐,沉鱼落雁。要是烦心事憋在心里,整个人都会不好的。”

啪——

陆成绮拿住花钿的手顿了一下,又从镜中观察该婢子的面庞,竟觉得以前像在哪里见过。便随口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多久了?”

那婢子显然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急忙扑通一声跪下,袖中的金色钗子也甩在了地板上。

小丫头转过身冷冷地扫视着其他人,刹那间,几乎所有的婢子侍从都知趣的告退。

“钩吻草?我真是没有想到。”陆成绮一个踏步,外加一个甩手,藏匿在袖中的三枚银针直直逼近该婢子的脖子。

“小姐……我,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那人颤抖着身子求饶。

“够了,我只想听实话。”

“是……是……我这就说……”

唰——

突然不知哪里射过来一支小巧吹箭,这边陆成绮一翻身成功躲了过去,那边婢子出于本能整个身躯匍匐在地。

接着又有第二支吹箭朝那人的方向射去,陆成绮心道一声“不好”,甩出披帛想要将其反弹在地。奈何这吹箭不仅力度大穿透了披帛,而且吹射角度太过刁钻,直直插入了婢子手腕处。

“有毒的钩吻草,还有浸毒了的吹箭,手段还真是高明!”看来一定是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而且布置实施这一计划的人还不想让自己知道。

说罢,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吩咐人将碍事的婢子拖出去埋了。

不到一刻钟,丑妇便匆匆忙忙赶过来,一只手握住拐杖,另一只手捂住心脏位置,且满头大汗:“小姐,你没事吧?”

“没,怎么了?”

丑奴儿这才呼出一口气,用手拍拍胸口:“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婢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感谢带有剧毒的钩吻草来谋杀你。要不,我明天上报谷主大人,让他给你换一批可靠的侍从婢子。”

陆成绮依旧在拿着梳子打理自己的头发,也不说话。直到把它们梳成了漂亮的双环髻,然后悠哉悠哉的挑选着钗子。

这可苦了丑妇,虽然很大程度上要间接隶属于谷主墨商阳,但是还要直接听命于面前的圣女陆成绮。此刻,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半响——

“丑奴儿,这次任务进行过程中可好玩了,你是不知道我亲手杀了一只白猫,猫血流一地可好看了。”小丫头偷偷观察着丑妇的神色,又继续说着,“不过那种直接杀人杀猫没有多大意思。不如,你教教我一些古怪刁钻的功法,然后让任务完成的更加出色!”

“小姐,你先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取你要的功法。小姐这么聪明,自学成才完全没有问题。”丑奴儿身躯颤抖了一下,神色有几分慌张,行走步伐也是有一些匆忙。

刺杀一事本就讲究快准狠,且行动过程中最好是不留痕迹,才能到达一个暗卫应该有的基本标准。

可是这陆成绮不仅没有杀掉想要和玉磬谷对抗的李允知,而且还错杀了墨商阳爱惜的老臣,最后还把猫血印子乱踩一地。

猫血印子相对狗血印子来讲,性质更阴邪气更重。恐怕不多时就会有人找上门来挑衅为先。

这个小丫头死了倒是没什么,可若是玉磬谷谷主墨商阳出了问题,自己的小命也就保不住了。想来必须要找人手把陆成绮支开或者逼走。

“什么,你说得是真的?”

玉磬谷偏殿内,谷主墨商阳说话比平日较急了一点外,脸上表情依旧无悲无喜。

“谷主大人,此事确实是千真万确,我想万一李家人或者和李家有关联的人找上门,然后这一切……”

墨商阳示意丑奴儿不要再往下说下去,略微思索了一番,马上喊来了另一个老臣级别的人物周立骁。

周立骁是小周的父亲,也是昔日帮助墨商阳从北王朝手中夺权,建立玉磬谷的大功臣。内有丑奴儿,外收周立骁,绝对是他墨商阳用人方面做过最英明的决定。

丑奴儿把话带到,自然立刻告退。于是,偏殿里除了一些亲信外,就剩下了墨商阳和这位大功臣。

尽管现在和北王朝的统治相比,礼崩乐坏,社会处于一个较为动乱的时代。可,残存在人们心中的信仰却不会消失,也不会灭亡。它只能说是再次被统治者重新构建。

而猫有九条命,且一向是奸诈耍滑,作奸犯科之徒,不符合仁义礼智信中的任何一项。

其次,墨商阳在北王朝做臣子时,就曾经梦到白猫连串,弄得猫血满地。之后,就联合一些当时的亲信说动国君巴戟天,开展了一场“灭猫运动”。

因此,墨商阳对于猫更加讨厌个不行。

这下子丑奴儿前来报告说刺杀当日圣女把猫血弄得满地是,要是真的猫血再跟随陆成绮那个丫头进入了玉磬谷,恐怕整个玉磬谷都不会再安宁。

“谷主,您可是想好了什么办法?”他先来一个投石问路,这样子可以避免因为一时摸不准性子从而引火烧身。

果真,片刻过后,墨商阳给出了答案:刺杀远在巴蜀一带的无杳门门主阮侠白。

“是。可是圣女那边……”

“你继续找任务给她训练,顺便看看她能不能答道你认为的高度。若是通过了,证明还有些利用价值;否则的话,我倒还真没看出除了她的身份外,还有些其他用处。”

阿绮,别怪我这个当爹的心狠。错只错在你是生在了帝王家,你的身上还存留着残败王朝的一些秘密。

人生是需要选择的,而在权力与一个不想干的女儿面前,其实不论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对与错之分。

“好了,我累了。你们都且先下去。”

周立骁道了一声“是”后,连忙退下。

冰丝软塌上,一个中年男子轻轻阖上了双目。他嘴角略微翘起,刚才还在紧皱的眉头又一下子舒展开,看样子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