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君纪

更新时间:2021-06-22 08:28:03

将君纪 连载中

将君纪

来源:落初 作者:孤影尚凌烟 分类:言情 主角:苏晴苏勇 人气:

主角叫苏晴苏勇的小说是《将君纪》,它的作者是孤影尚凌烟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九岁的苏晴被父卖入青楼,绝望之际被玄天教朱雀尊者楚天遥所救,那个一袭白衣,天人之姿的少年从此镌刻于心,她一步一步靠近他,只愿与他长相厮守,可当楚天遥身后的秘密一点点揭开,她才惊觉他是她不能爱也不该爱的人!这其实是一个前朝遗孤隐匿于江湖,报仇复国的故事!推荐自己的完结作品《医妃不是妃》,没有看过的亲可以试试,不会失望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遥,对不起,往后楚灵不能再陪着你,保护你了,你要答应楚灵,不管活得有多苦多难,你都要好好地活下去,为了我,为了陛下,好好地活下去!”

这是楚灵临终前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还记得那时楚灵的样子,面色蜡黄形容枯槁,原本十分漂亮的眼睛深深地凹陷了下去,神采全无,身子枯瘦如柴,身体各处甚至长了散发着恶臭的暗疮,一点也看不出她还只是一个二九年华的年轻女子,她清秀绝伦的脸早已被花柳病折磨地憔悴不堪!

楚天遥低头望着自己的手心,因为常年习武,手上长了厚厚的茧,那时,他如果有今日的能力,那楚灵,是不是就不会以那样的方式,惨死在烟柳阁了!

他的眼神因为身体深处的戾气变得狠厉起来,烟柳阁那些曾经折磨过他们的人早就死了,可他心中的恨并没有因为那些人的死而消散一分,因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今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是权势滔天的大将军,他如今还没有复仇的实力,只能苟且偷生,可总有一天,他会向那些人讨回属于谢家的一切!

原本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陈七的声音在马车外低声响起:“尊者!”

楚天遥将那些不该出现的情绪压下,脸上淡漠一片,他平静地问道:“怎么了?”

“前面的大道被官兵封住了,说是连彻侯携夫人与公子返京,如今不让百姓过去呢!”陈七低声道!

“是吗?”楚天遥的声音骤然冷了一分,冷声道:“那便等他们先走吧!”

“是!”楚天遥的话让陈七浑身一激灵,平日里楚天遥虽然也是冷言冷语的,可今日他却从他淡漠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一丝杀气,也不知道谁又招惹到他了!

彻侯,秦、汉二十等爵的最高级爵位,前朝原本已经废止了,可三年前新朝建立后,新皇帝废除了前朝延袭的国公称号,重启侯爵,连奕鸣在新皇登基时立下了汗马功劳,新皇登基后,封了他第一等侯爵彻侯,以示对他的重视!

连奕鸣在前朝便官拜大将军,常年驻守边疆,若非他在,魏国早就被逐渐强大的燕国吞并了,后来他随今上改朝换代,建立周国,晋升护国大将军,在周国,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因为常年在外,上京的百姓很少能看到他,更别说彻侯夫人和公子了!

许成驾着的另一辆马车跟着停下,他跃下马车上前来,和陈七一起望着不远处朱雀大街上的动静,陈七不在意地问道:“那丫头还昏着!”

“亲手杀了自己生父,哪有那么容易醒,说不定醒不过来了呢!”许成不以为意地笑道!

“卖女儿的父亲比畜生还不如,连这点刺激都受不了那她还是别跟着我们回玄天教了,想当年尊者进玄天教的时候和她如今的年纪差不了多少,可那胆识身手,和她可是天差地别!”陈七小声叹道!

“那哪能一样,王净可是先把他送去往生岛……”许成说着,想到楚天遥能听到他们说话,立马闭了嘴,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地丢了性命!

远处突然爆发了老百姓的欢呼声,陈七和许成不由被那热闹吸引了注意力,看向不远处骑在汗血宝马上,身着铠甲走在最前方的连彻侯,他四十多岁的样子,续着短须,英武不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自信从容地面对百姓们的欢呼!

在他身后不远,是一辆高大华贵的马车,马车并没有覆上车窗帘,所以能模糊地看到车内的人,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趴在车窗边好奇的盯着围在两边的行人,他的身后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尽管衣着打扮极其简单,却难掩绝代风华的姿容,据说彻侯夫人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周国第一美人,如今只是这样的惊鸿一瞥,老百姓也惊叹于她犹如天女下凡的风姿,女人们嫉妒那样的容颜,而男人们,对彻侯更加的崇拜了,身居高位美人在旁,这快活不说似神仙,也离神仙不远了!

喧嚣过后,彻侯的人马走完了,老百姓渐渐散去,许成却盯着马车的方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醒醒,再漂亮那也是公主,是彻侯大人的老婆,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陈七打趣道!

许成回过神来,沉着脸道:“胡说什么?你不觉得那彻侯夫人长得很眼熟吗?”

“眼熟?你难道见过?”陈七讶异道!

“我当然没见过,只是觉得她有些像一个人!”许成喃喃道,他却一时想不起来像谁了!

“愣着做什么?热闹看完了还不走!”身后的马车内传来楚天遥带着怒气的声音,陈七一惊,赶着许成去赶马车,自己也快步动作起来,就怕惹恼了马车内的那位,他心情已经明显不好了,他可不想触霉头!

许成架着马车跟在楚天遥的马车后面,他一边驾车一边琢磨着那彻侯夫人像谁,脑海中突然闪过楚天遥面具下的清冷面容,他心中一惊,尊者,和那彻侯夫人可不有六七分像吗?难道尊者和彻侯一家有什么关系?

他看了前面缓慢行驶的马车一眼,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看刚刚的情形,尊者分明对彻侯一家毫无兴趣,又怎么会有关系,何况若真有,又怎么会放着荣华富贵的好日子不过,跑玄天教来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他真是想多了。

一前一后两辆马车,缓缓地往城门而去,与连奕鸣队伍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连澈在马车内好奇地看着繁华的上京,他从小跟着父母在边疆长大,还是第一次进京,脸上不由得都是兴奋之色,他回头看向母亲,高兴道:“娘亲,我们以后是不是都住在京城,不回边关了?”

夏菡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连澈又唤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对连澈温柔笑道:“怎么了?”

连澈奇怪地看着她,喃声道:“娘亲在想什么?为什么来到上京以后就满脸愁容,娘亲不喜欢这里吗?”

夏菡轻叹一声,问连澈道:“澈儿喜欢这里吗?”

连澈点点头,很快又摇头道:“如果娘亲不喜欢,那澈儿也不喜欢!”

夏菡被他的话语逗笑了,心底的伤感也淡了几分,正要和他说什么,马车停了下来,连奕鸣在马车外低声道:“菡儿,到家了!”

夏菡牵着连澈,在连奕鸣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她望着高大的府门,她已经有八年没有回来过了,八年前,在这里,她失去了自己第一个孩子,那个她一直视为耻辱的孩子,可直到没了,她才发觉,她是一个多么不称职,多么狠心的母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