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风雨路归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2:24:22

风雨路归人 连载中

风雨路归人

来源:落初 作者:糖心布拉 分类:言情 主角:杜东明 人气:

《风雨路归人》由网络作家糖心布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杜东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现代文明中成长的女性来到风雨飘摇的南唐末年  如何才能在危机四伏的市井中求得生存?  一无所有的贫弱孤女,誓要捍卫自由与尊严  战乱的年代里,要如何才能自保?  生存是那么的沉重,但生命却又那么光彩夺目。  自尊自爱自立,笑看腹黑高手来去我自巍然。  一切幸福果实,饱经风雨之后更加甜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六家的一听,这些吩咐里面并没有包括安排人侍候Chun娇,也不敢多嘴提醒,于是照单全收——马上从那肥的见眉不见眼的脸上挤出一堆谄笑:“少NaiNai真是个大善人,慈悲心怀,又贤惠,又孝顺,我这就马上就安排下去。”

杨氏听了这话,方才松开了面皮儿,很是以为地看着程六家的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接受并肯定了她刚才的那些话。

程六家的见马屁拍中了马屁股,心花怒放,便当着杨氏亲手给Chun娇松开了绑绳,并讨好地按着Chun娇在地上给杨氏磕了两个头,又合人架着她离开了。

杨氏放下手里的针线活,随手将籫子也扔进了针钱篓子,站起身来,金氏和万氏忙上前来扶了她,后面自有丫环婆子收拾了东西,一群人浩浩桑桑又进了屋。

各人将东西又放回屋中,万氏上前将几个小丫环老婆子支使了出去,自己向析氏行了礼方才退了出来,亲到厨下传饭做汤,又安排人传话送东西的按下不表。

那杨氏止留了金氏一个在自己房里,她坐在了卧室里间的那个一人多高嵌象牙的黑漆乌木梳装台前,金氏取了水来服侍她净手。

“你看我这指甲,又花了,我自己染总也没有你染的端正。”杨氏开口道。

金氏听了,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仔细地替杨氏擦干了手,转身在梳妆台上取过一只装着丹蒄的小瓷樽,蹲跪了在杨氏手边,托起杨氏葱管般的玉手,细细地替她染起指甲来。

“我们这位爷,都已是三个孩子的爹爹了,行事还有些孩子气,喜欢和这么点子大的小丫头一起玩,白藏着你们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真叫人Cao心。”

杨氏一边说一边轻轻吹着指甲上的丹蒄,并仔细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指甲,笑着点头,仿佛非常满意的样子。

金氏头也没抬地答道:“这是少NaiNai贤惠,好气量,老爷一天到晚忙里忙外的,老姨太太又太疼少爷,难免就有些过了,这左不过是件玩意儿罢了,也不值什么。倒是少NaiNai您现如今,才刚有了二个月的身子,总要多多顾念些儿,莫要太过为这些芝麻大点的小事来Cao心,安心养着才是正紧的,不然倒叫老爷和爷见怪,过几日,姨太太也要领着我和绡儿去送子娘娘庙替您祈福,保佑您平平安安地生一位嫡少爷,那才是咱们程家后继有望了。”

“那依你说呢?”杨氏仿佛根本没听到金姨娘那难得的一长串啰唆,好似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金氏轻轻一笑:“您不是都已经安排的妥当了嘛!不然干嘛请大夫给那小妮子瞧劳什子的!”

“你个猴儿。我倒不晓得什么安排妥当的,仔细你的皮。”杨氏假做笑骂起来

金氏温婉地一抿嘴儿,轻轻捧了杨氏的手,慢慢地吹干了她的指甲,又拿起杨氏扔在针线篓里的那支嵌宝山茶花的银籫子,用手里的丝帕把贊子上的宝石擦了擦,才端端正正地替杨氏插回在发间。

那杨氏低低地声音有如自言自语:“你和绡儿都和我一处大的,如今,你们也都有了儿子做依靠,不忹了你我相处一场。”金氏想是极知她的脾气,想要说些什么,微微张了张嘴,却又打住无语。

二人正无话可说,只听见外间脚步声音,跟着一个丫环朗声说话:“回少NaiNai,孙神医来了,请少NaiNai示下,是请去桔娘那里,还是先请到您这里?”

杨氏和金氏相视一望,杨氏手朝外一抬,金氏见惯她的手,知道她的意思,便走出外间,压着声音低声对那来回话的小丫环骂道:“你哪里学得这样没规矩,这样没眼力劲儿,哪有先给下人看,再给少NaiNai看的?你作死么?少NaiNai这会正不舒服呢,你们几个快些给我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来侍候,不然,看等少NaiNai好了,我回头怎么揭你们的皮。”

金姨娘回了里间扶了着杨氏坐进绣帐之中,服侍她除去了家居着的软底的蜀锦绣鞋和大红襦裙,替她摆好双迎大波丝绒的靠枕,又盖好了泥罗金的锦被,放下了掐金线的芙蓉纱帐子,再搬了个叶公好龙图的绣墩摆在床前,上搁了个软烟罗地四角缀着如意扣的脉枕。

又转过来替杨氏摘了右手的上的三个金丝盘就的手镯子,并一个嵌了玳瑁的云纹银镯子,细心地用一块绢子包好了压在杨氏的大迎枕下。

将将做好了这些事,未及替杨氏取下头上的首饰,外边的丫头来回:“少NaiNai,孙神医来啦。”杨氏听见便示意金氏不必再取首饰,先请了大夫进来,自家伸手取下了耳朵上的两枚耳珰,半躺了在迎枕上等着。

“快些请进来。”边说金姨娘便迎了出去,她又朝一个站在廊檐下的丫头吩咐:“穗儿,给大夫沏茶来,再喊绿桃来侍候大夫开方子的笔墨。”

那孙医士曾来过程府给金氏和万氏号脉,是见过金氏的,只是那时不曾有人告诉过他金氏的身份,只知是程大少爷的女眷,听那丫环回话时喊少NaiNai,因此眼睛都不直看金氏,一辑到地:“小老儿见过少NaiNai。”

金氏慌忙闪开来:“快别混说,那床里那个才是我们家少的NaiNai。”

那孙医士一窘,忙道:“呃,小老儿不知,还望少NaiNai勿怪,勿怪……”也不知是对床里的杨氏说的,也不知是对金氏说的。

“不防事的,孙神医不必介怀。”只听床里的杨氏很是亲和的说:“灵珊,快请孙神医坐下,给神医看茶来。”

那厢,金氏便又取过一个绣墩放在床维里边,请那孙神医坐了,穗儿端着个墨玉茶盘立在了大夫跟前跰足浅蹲,那大夫拿起茶盘上的放的喜登枝的粉彩茶盅来,左手托了盅,右手揭盖,先是轻轻一闻,然后用唇试了试,方才浅浅地喝了两口,又盖了盖,将茶盅轻轻地放回在茶盘上。

金氏上前,从帐子里托了杨氏的右腕,轻轻搁在那华丽的脉枕上,又用一块干净的青绫手帕,轻轻盖在杨氏那刚染过指甲的玉手上。

然后接过穗儿手中的茶盘,使了个眼色,那穗儿便手一垂,头一低退去了外间。

见穗儿全退了出去,金氏才对对大夫开口说道:“我们少NaiNai有孕两个月了,近日胃口颇弱,想请您给仔细瞧瞧。”

那孙大夫听了,轻轻一捋灰白的羊毛胡子,伸出二指,搭在了杨氏那盖着青绫子手帕的手腕上,闭目沉吟了片刻。便问了杨氏平时起居习惯,杨氏一一答了,又问杨氏饮食习惯,杨氏又答了。那大夫听完又让金氏看了杨氏的脸色,问了眼睑有无浮肿,口舌有无赤红,金氏放下茶盘,入了帐子去仔细的看,复又出来口述。大夫听完细节后方道:“其它到是不防,只是少NaiNai恐是走动的少,思虑又重,加上天气渐热,有些贪凉,小老儿与夫人开付赤豆山楂汤的方子。少NaiNai让人备了当茶水喝就行,可以生津开胃、舒肠润气,去肿怯火,不过少NaiNai还要多多舒展筋骨,小老儿再与夫人开一付安胎药方子,便可无大碍。”说完便一动不动地坐着。

杨氏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在帐子里道:“有劳大夫了,灵珊,替我谢谢大夫。”

金氏听杨氏吩咐,又轻轻放了茶盘,将杨氏准备好的铜钱取了整二贯来,送给那大夫。

那大夫见杨氏出手大方,很是高兴,收了钱,又作了个长辑,要去开方子。却听帐子里的人说话:“老神医,我因有了身孕,本想买个人侍候相公,不曾想那人伢子带了个孩子来,我见她长得好,可身子却不大好,我原不打算要她,可是又见她可怜,怕人伢子回去打骂折磨她,叫她病上加病,若是有个什么长短,企不是我见死不救的过,也于我有伤阴德,于是把她买了来,既然您来了,少不得要偏劳老神医,借您圣手也给她看看。”

那大夫听了并不意外,他行医多年,医风端正,便一口应承下来:“少NaiNai真是善心好人,那个孩子遇得少NaiNai这样菩萨似的人,也真是她命里的福气了,少NaiNai即是托付于我,我当然要尽心竭力才是,少NaiNai且请放宽心罢。”

这老大夫说了话,来到外间,坐在了那一张精工打磨而就,汉白玉的单腿五爪的圆桌前,桌上早备了端砚湖笔,徽墨宣纸文房四宝,绿桃见大夫出来了,用一方石镇镇住纸,将堪堪磨好墨的砚台向大夫面前推了推,反手把磨剩的磨收回了雕了日出观沧海图的红杉木墨匣子里。

那老大夫不假思索,拎起狼豪,饱霑香墨,笔走龙蛇,在那雪花素尺上写下了安胎方子和山楂汤的制法。

大约是因主人家给诊金异常的丰厚,所以他交待的相当仔细。末了,老大夫说了一堆请少夫人安心养胎,不必过虑的场面话,由金氏亲自送出了院子,随着一个婆子去看Chun娇。

Chun娇此时正战斗在一大碗糙粳米饭、两个糠米窝窝头、一碟酱油大白菜和一碟子腌白萝卜之间,不论是以她二十一世纪的眼光还是这肉原主本人的眼光,她都知道这份食物份外的粗糙,却因为她久不曾进食,早觉饿的狠了,这样东西吃进嘴里,居然不似她想象中的那么难以下咽.

Chun娇不禁还感谢了一把扔自己进这间屋的肥婆——她让人给了Chun娇一壶茶水,若非如此,Chun娇觉得自己非噎死不可。

Chun娇一边吃一边回想,听那**程大少爷说话,貌似不远处正在打仗,想来,外边乱得很,说不定哪天这里也要被波及的,可看那个少爷和那些女人们这都不慌不忙的样子,估摸着,那打仗的地方说不远却也近不了。

冷兵器时代要攻城掠地,一座有粮食有水源有城防的城池怎么攻恐怕也要打上个把二个月,要绕开的话,就更久了,皆因古时城池以高墙围筑,城外多是荒山野岭,不象二十一世纪,人烟处处。在这里,若是要传递一个消息,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是不可能传到千里之外的,这还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有快马驿站补给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做到,如果只靠人口的自然流动,口口相传,恐怕就算有个一年半载,也未必能传到自己这里。只不知这仗什么时候打的,谁和谁打,又打了多久了,现在战况如何。

Chun娇正想着,房门从外面被人推了开来,那个负责看管自己的桔娘走了进来,后面跟了一个身着土灰色麻布袍子,背上背了个小木箱子的老男人——正是给杨氏诊完脉的孙神医。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