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军阀阔太

更新时间:2021-07-24 12:33:27

穿越之军阀阔太 连载中

穿越之军阀阔太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酒阑歌罢 分类:言情 主角:徐小姐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穿越之军阀阔太》是酒阑歌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小姐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现代女大学生穿越到民国为了生存的的奋斗史一部, 从村姑到世家小姐再到全国最大军阀的太太, 且看徐小姐穿越一场如何保持懒人本色,坚持向米虫梦想出发!!! 此文为架空历史只借鉴大体的历史背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上山(修)

吃罢饭,徐清利索的收拾完碗筷,背着背篓跟着徐氏上山捡柴火了。出门的时候,碰见隔壁家春花婶儿一家三口扛着锄头正要下地,赵叔和春花婶儿都是约摸三十来岁的模样,儿子二牛今年十岁。

别看二牛长得一副浓眉大眼憨厚的样子,其实最是调皮捣蛋,是村里的孩子王,整天坐不住,带着一帮小屁孩儿整天上树打鸟下河摸鱼的,每天吃饭的点儿总能听到他娘在门口大嗓门儿嚷嚷着叫二牛回家别摸鱼了快回家吃饭。要不是原主的记忆尚在,徐清差点就以为这是个老实的小孩子。

“三嫂,阿清,下地去啊?”春花婶儿笑着招呼着徐清母女。

“他婶儿,今天不下地了,眼看要收麦子了,这些天晴,我带阿清去山上拣柴火,你们下地啊?”徐氏也笑应着

“是啊,下地呢,呵,阿清身子都好了吧,前些天这可病的凶险了,烧的那么厉害,你娘都担心坏了,又是给你看病又是抓药的……”

“嗯,都好了,我身体底子好着呢,多谢婶儿给送的鸡蛋,可好吃了,现在我又能跑能跳了。”徐清笑得很甜,眉眼弯弯。因为邻里关系不错,徐清生病卧床的时候,春花婶儿带着鸡蛋来看过徐清,春花婶儿脾气大些,人却是热心肠的。加上徐清死去的爹徐三和赵大是发小,过去两年,赵家对徐家孤儿寡母的多有照拂,不然母女俩在村里的日子肯定更加艰难。

“哟,小阿清病了这一场,倒是嘴变甜了,婶儿送的是鸡蛋可不是蜜糖,哈哈哈……”春花婶儿捂着嘴打趣着。

“是啊,阿清自她爹没了人性子就变的一点都不像小姑娘了,我先前还一直担心,现在病了一场,倒是因祸得福了,醒了这几天不像以前那么阴沉沉的,我这心里可真高兴”徐氏脸上尽是欣慰。

徐清听到前半段心被吊起来半截,该不会引起怀疑了吧?其实徐清在现代并不外向,只是在家里人和宿舍的一堆女生中很八卦,话多,能吹能侃,只是在男生和不熟的人面前性子沉闷的紧。如今占用了人家的身子,徐清对温婉可亲的徐母感觉很是亲近,于是话就有点多了。还好徐母并未怀疑什么,相反甚至觉得徐清终于恢复了以前小姑娘活泼的样子,很是安慰。

“哈哈,就是就是,阿清懂事乖巧还那么能干又生的那么俊,现在嘴又甜了,要是我家二牛再大个几岁,我一准儿把阿清娶过来给二牛当媳妇儿,呵呵呵……”

二牛一听这话脸瞬时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谁……谁想娶……娶媳妇儿了……娘你说什么呢……”说不下去就一溜烟跑了。

小孩子定力果然不够啊,这么一打趣就绷不住脸了,徐清一脸淡定的低下头装害羞,在村口跟赵家人分手,跟徐氏往山上去了。

不过以前的小孩子结婚真早啊,村里十五岁上的女孩几乎都嫁出去了,除了长得特别寒碜和家里名声不好的。徐清本人长得清秀,人又能干,性子也乖巧,十六了还待字闺中是因徐家太穷了,出不起好的嫁妆,好人家的攀不上,来家里提亲的要么是有钱人家要把徐清买去做小,普通人家要么家境太穷,主要还是这些年打战打的,青壮都被抓去当兵了,剩下的要么男方瓦瓜裂枣,死了几任老婆的的鳏夫,要么身体残疾等等。

爱女心切的徐母怎么可能答应,再加上徐清给父亲守着孝,又担心嫁人之后母亲孤苦一人,遂就没生过嫁人的念头。这一来二去的,徐清的婚事就耽误下了。

如今换了芯的徐清可是乐的不愿意嫁人,才16急什么,还未成年呢,嫁人这件事还远着呢。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帮着家里秋收,家里过冬全指望这个了,冬天饿死冻死人在这里根本就不希奇。

徐清望着东边山顶冉冉升起的朝阳,那么红那么圆,发出的光芒那么耀眼,刺得眼睛微微地疼。徐清仰着头把快要涌出的泪逼了回去,哭是没有用的,现在只能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困苦的时代的活下来,替自己也替徐清好好活着,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是回不去了。徐清最大的优点就是接受现实的能力很快,不会耽于幻想,通常实际的人才能更坚强的活下去。

石岗村位于青云山山脚下面,一条小河蜿蜒从村口淌过,算得上依山傍水,不过交通不便,所以落后,不过好处也有,就是打战一般不会打到这儿来。青云山主峰高耸入云,整个山脉延绵不绝,深山里面多凶禽猛兽,有毒的蛇鼠虫蚁,村民们平时大都不会进到深山,平时打柴也只在外围,只有打猎为生的猎户结伴才会进去,只是每年进山的人总有那么一些再也回不来,因而谁家有口吃的都是绝不会铤而走险。

徐清母女出门得早,一路走一路拿着棍子打草丛上的露水,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爬到山腰。山间雾气渐渐散去,空气混着泥土和青草的湿气,很是清新,阳光自树枝间的缝隙斑驳洒下来,星星点点,很是美丽,给初秋的大山带来依稀的温暖。如果不是为了干活,徐清可能会欣赏这份大自然风景如画的美丽,当然,现在是没心情的。

徐氏一边捡地上的树枝一边跟徐清交代,要小心脚下别踩了蛇和有毒的虫子,有些树也不能碰,碰了皮肤会过敏,千万不能碰了树枝上的蜂窝,被峰子蛰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曾几何时,妈妈也是这样叮嘱徐清,只不过小孩子贪玩不听大人的话,有一回去山上摸了有毒的树,后来两只手肿的比馒头大,痒的疼得不行,什么都不能做,吃喝拉撒全部有妈妈照顾,后来过了好久才好,结痂的时候两只手全部脱了一层皮……

现在细细想来这些儿时的经历也是美妙回忆呵,徐清一边慢慢咀嚼着一边拾着干透的树枝,跟母亲闲话家常:“娘,我知道啦,又不是第一次山上捡柴火,您就是担心的太多了……”

“你这孩子,就知道嫌娘啰嗦,多注意点儿总是没错的”徐氏无奈嗔怪道。

晴了这么些天,加上已是初秋,地上散落的干树枝和树叶铺了厚厚的一层,捡起来不费什么力气,很快母女两就捡了很大一堆,尤其是松树的树叶尖尖长长的像针一样,引火很好用。徐氏还砍了两颗枯死的大树,用柴刀劈成小块,只不过这么多柴,一趟是不能全部搬回家的,只能分成几次。

一共搬运了四次才把全部的柴火搬回家,当徐清咬着牙背完最后一趟时感觉人都要虚脱了,坐在凳子上汗水淋漓气喘吁吁。这个时候徐清才更深切感到家里没有男劳动力的艰苦。幸而原来的徐清是做惯这种农活的,不然依几年不干活的的身体非得虚脱不可。

天已慢慢暗下来,两人手快脚快的做好饭吃掉,草草洗漱一番就上床睡觉了,乡下人都睡得早,看不见又不能做活,晚上点灯费油。由于实在太累了,徐清也没心思胡思乱想,沾床就呼呼大睡。

第二天又是上山砍柴,不过今天徐清在一处人迹较少的地方意外发现了两颗野生的柿子树,树上挂满了沉甸甸的柿果子,已经快要成熟了。这可乐坏了徐清,她兴奋的拉着徐氏过去看:“娘,这里有你看好多柿子”

“真的,是野柿子,以前上山都没有见过,不过现在还不熟,估计等我们家玉米收完就能摘了。”徐母也很惊喜,徐清从小就爱吃柿子,只不过自家院子里没有,有时候村里的有柿子树的人家柿子熟了会分一些,不过人家送的吃不过瘾。

“真好,那等收完玉米我要全部摘回去晒成柿饼子”徐清念叨着,两眼放光的盯着面前的柿子树,仿佛已经看见成堆的柿饼子了。

今天徐氏抽空到自家玉米地看了看,玉米都成熟了,有些玉米棒子漏在玉米壳外面,黄灿灿的看着好不喜人,今年的玉米长得不错。徐氏决定明天开始收玉米。

忙累一天的两人早早吃罢饭洗完澡歇下。

徐清躺在旧旧的小床上兴奋地滚来滚去睡不着觉,计算着那两颗柿子树能收多少柿子,又能晒成多少柿饼子。由于今天发现了野柿子,虽然很累很累,徐清还是很高兴,这也算是艰苦生活中的一点儿甜蜜的盼头。当人处在环境差的时候,一点点值得高兴的小事也会被放大为无限的喜悦,徐清向来乐观,更是如此。

这样想着数着,好吃的徐清流着口水睡过去了,梦里还看见了整座山头都是金黄金黄的柿子,觉得幸福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