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回到三国嫁郭嘉

更新时间:2020-06-01 20:17:12

回到三国嫁郭嘉 已完结

回到三国嫁郭嘉

来源:落初 作者:月映桥 分类:言情 主角:郭嘉董卓 人气:

主角是郭嘉董卓的小说《回到三国嫁郭嘉》此文是月映桥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三分虽然天数定,神机妙算亦可图,  倘若当年奉孝在,岂容西蜀与东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罢曹Cao,荀彧便急着带郭嘉去他住处一看。办完了正事,郭嘉心中开始为了在陈留街头走失的那女子担心,哪有心思看什么房子?正值推辞之时,却见一气宇不凡,眉目英气的年轻人正向自己走来。这人看样子才刚刚弱冠,生嫩的很,却表情严肃冷酷,让郭嘉忽觉浑身不自在。

“荀彧大人。”那青年见荀彧恭敬抱拳说道,接着他又将目光投向了郭嘉道:“郭嘉大人。”

郭嘉不认识眼前的青年,但出于礼节他还是作揖一笑。

“这位便是大公子,曹昂。”荀彧解释说,几句话将曹昂引荐给了郭嘉。

“不知是大公子,真是幸会。”郭嘉其实并不吃惊,看这小子的气度与威严便知一定不会是简单身份,只是纳闷曹昂找自己所为何事?

先是简单寒暄过后,只听曹昂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郭大人,吾今日得一女子,据说是大人府上歌女,名叫月莲,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郭嘉听候心头一惊,他所说的歌女不正是自己所寻之人!先不论为何她会被人当作是歌女,郭嘉按耐住心中喜悦,郭嘉淡淡一笑,恭敬感谢道:“确有此事,劳烦大公子,嘉感激不尽。”

曹昂听候嘴角微微一扬,那样的笑顿另郭嘉心生反感。只见曹昂竟昂了头,厚脸皮说道:“此女不禁相貌可人,还颇有几分才气,若郭嘉大人欣允,可否将其送与在下?”

什么!送与你!?郭嘉听候不禁皱眉,自己和月莲朝夕相处,虽说并无事实但也算形影不离,如此拱手送人,自己怎能欣然同意?况且曹昂这人即为主公大公子,又何异于一般的纨绔子弟?于是郭嘉张口回绝道:“大公子,此事还望……”

“吾看这未免不是一件喜事啊!”没等郭嘉说完,荀彧便笑呵呵地打断郭嘉,他的作风仍旧一如既往的慷慨儒雅,“既然如此,不如就将她送与大公子做妾,不正是一件两全其美之事?”

郭嘉听后心头一紧,荀彧这老家伙真是狡猾!以他对自己的了解不会看不出这女人在我心中分量,你竟先替我做主送了别人?文若虽说是替我着想,一来怕我玩物丧志,二来我刚到曹营也正好送他们一份大礼,今后曹昂必会继承父业,有了这份交情,自会与我关系更近一重,只是……郭嘉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从颍川辗转来此陈留的种种过往,从何时开始已经习惯与她相伴……不行,决不能答应曹昂。

咳、咳。

只觉肺部一阵痛楚,他不由自主干咳两声,胸腔内余留隐隐阵痛,他蓦地想起儿时那场一直困扰自己的顽疾,也许……

“既然如此,那大公子就将她留在府中吧。”自己从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可为何这几个字竟那样难开口。

如郭嘉所料,曹昂听后只是淡淡一笑,感激抱拳道:“多谢奉孝先生忍痛割爱,昂日后必会回报。”

“不用不用,对她好些便是。”郭嘉苦笑着摆摆手。一直目送曹昂离去,郭嘉都愣愣地不知说什么好。荀彧见郭嘉愣神,开口说道:“不愧是奉孝,彧果真没有看错。”郭嘉凄然一笑,是啊,文若你没有看错,可是除了一心匡复汉室你又懂些什么呢?你现在所作所为真能救得了汉室么?郭嘉不语。半晌,我们走吧,文若。

他说。

今夜是上弦月。

我一个人对这桌前油灯发愣,半晌又忍不住看看窗外。

今日傍晚,当我得知郭嘉已经把我送给曹昂时,我似乎已经万念俱灰。

我为何来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且不说我是否会呆在你郭奉孝身边,且不说你到底念不念及往日情意,竟然就这样把我当做物品一样送给别人?只知曹彰爱妾换马被人传为佳话,但郭嘉你这又是为的什么!为换取未来曹昂对你的信任?还是为换取曹Cao以后的托孤?那我可以告诉你,曹昂在宛城事变时就一命呜呼了。更何况我不是你的,更不是曹昂的。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我,就是我自己!

正当我神游愤怒中时,只听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立刻警惕起来,只见白袍蓝衫的青年扶剑走入房中。不愧是曹Cao的长子,气宇不凡、眉目英气,高大魁梧。曹昂将随身佩剑置于架上,坐到床边。他的脸一如今早般冷漠,不过我相信我此时的表情甚至比他还要冷漠。

“原来是曹昂大人,有事么?”我冷冷地问,完全不考虑得罪他的后果,重申一遍,我是我自己的。

“哼。”他似冷笑一声,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夹杂而入。

我们就这样无声对峙了十秒,接着他才开口道:“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奉孝先生已经把你送我了。女人还是认命的好。”

“认命?我为何要认命?我的命是我自己的。”这话我都在电视剧里听过几百遍了,你就不能有点新花样么?我全无畏惧,反倒感到百无聊赖。

见我如此回答,曹昂起身走过来缓缓抬起我的下巴,那眼神中不知何时燃起熊熊怒火,就连语气中也似隐隐动了怒,低吟道:“我欲得之物,谁也别想夺走!”

很可惜,我不是东西。看了他一眼后,我立马垂下眼睑。见我依然无动于衷,曹昂忽然咧嘴一笑,“果然有些不同。”接着拿起剑走出了房间。

半晌,那门竟又一声开了。刚刚放松警惕的我立即盯着那门,只为见来者何人。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只见一长的乖巧玲珑的小女孩关上门走进房中。小巧玲珑的鼻子,杏核一般水灵的眼睛,还有那半张的小口着实令人喜爱,不过要说最美的还是那两弯柳叶似的眉。这小女孩看上去也就豆蔻年华,然而看我的眼神却并不胆怯,一湖清波想和淡定。

“天色已晚,您还是早些休息为好。”那小女孩有礼地说,接着开始收拾床铺,整理衣饰,表现的非常成熟。

在她面前反倒是我有些不好意思。见我一直看她,那小女孩莞尔一笑道:“大人命奴婢前来照顾姑娘,姑娘莫怕。”

这话我听后浑身不舒服,这话怎么听也像是我该对她说的,“你从何处来?你的名字是……”

那孩子听候脸色立马一沉,一湖明眸忽然如乌云闭月,失去光彩,只听她幽幽说道:“奴婢没有名字,奴婢六岁时便被卖到大户人家为奴,战乱年间那些大户人家衰败的衰败,落难的落难,奴婢辗转来到陈留还好在此谋得落脚之地,确实不曾有自己的名字,即便是儿时有,现今也已然忘却了。”

如此悲惨的一段过往,竟被这个孩子这样平和的说出口!我被震撼了,一时间完全不知如何是好。这也难怪她会比我成熟。待那孩子为桌边灯盏添油时,我见她瘦小的手上生满了紫黑色的冻疮,心中不禁一阵酸楚。

“既然妹妹没有名字,我送妹妹一个怎样?”看着她弓腰忙碌的小小身影,自己都惊讶自己竟会说这样的话。

那孩子抬头愣愣看着我,睁大了眼睛,半晌才微微点头。

我走到桌前磨了几下砚,接着提笔沉思。

这即刻的动作让我忆起了邺城那日——

当时郭嘉不知看哪本书上了瘾,挑灯夜读。我闲来无事,拿了笔练毛笔字玩。我对自己的小楷还是有一定的自信,行书也还凑合,只是现今常用的隶书却写着很别扭。上次在邺城街头助官吏书写名册时便现了原型,还好那武将也是大字不识。隶书字画圆润,讲究个扁,不像楷书是正常的方块字。

正凝神练字,却不知郭嘉何时走到了我身边。待他将手扶上桌案时,我立刻停了笔,抬头看着站在我身旁的来者。郭嘉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写的几行字句,嘴边略带一抹笑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郭嘉喃喃念道,郭嘉嘴边的笑意更浓了。

我心中本来就不踏实,他这么一笑我更是觉狼狈,天知道我怎么突发奇想写了这么句话!!!他不会不知道这句子什么意思,我赶紧将他推开一边,转移他注意力道:“我这字体比较诡异,而且我原本就不打算写隶书……”

“字画方正,笔锋凛然,我看这样反倒美观。月莲何时练得此般字体?”

如果真顺着郭嘉的思路解释下去难免会露端倪,我连忙辩解道:“不美观不美观,还是隶书较好,我这只是闲来涂抹,先生莫要放在心上,我还得向您讨教。”

郭嘉一听竟一把握住我右手,笔尖轻沾墨汁,把着我的手写下了刚刚的词句。他站在我身后,这一写等于将我整个环在胸前。心中紧张万分,我只觉握笔的手越来越没了力气,若不是他把着我的手,恐怕笔早就落在布上。忽然,一丝冰凉印于我脸上!哇。脑浆即刻到达沸点,我不由自主地捂着左边脸颊,再看郭嘉只是在那咧着嘴笑。我怒目而视,拿起笔就在他脸侧打了个大黑叉……

……

真是可笑。

现今我竟提笔忘字,想起这些虚情假意的旧事,简直是自寻烦恼,不,应该是自寻死路。我在绢布之上上写了个大大的“柳”字,抬手交于那小女孩,道:“不知你父母姓氏也不好随意取姓,柳眉弯弯如弦月,自此之后你就叫柳儿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