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相府千金

更新时间:2021-09-11 02:02:34

重生相府千金 已完结

重生相府千金

来源:落初 作者:言小白 分类:言情 主角:曹督主美的 人气:

言小白新书《重生相府千金》由言小白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曹督主美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一世,出生就被死婴替换,一生刀光剑影,被利用,被抛弃。他却约她下一世继续。  这一世,她重生归来,系统错误,说好的被死婴换出府呢?臣子变贼子,还有那个逗比丫头是几个意思?  如此耿耿于怀上一世的恩恩怨怨,不如亲手扭转乾坤,设计她的她要一一讨拿回来,她关心的师父,深爱的男人,出身的相府,一个都不要放手,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人死在自己面前!  凤修筠,你坐下,我们慢慢谈,这一世爱不够,下一世我来约。  -------------------------  每天更新两章,视情况加更~小白谢谢大家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的脸上微微凝滞了一下,转而不住的点头称好,“好孩子,这就对了。”

气氛微微有些僵持,一旁的淑贵妃左右顾盼了一下,好心的开口提醒道:“太后娘娘,您也不提提正事,看把这孩子愣的,都没了方向呢。”

“是啊。”太后收回眼看向蝶熙,微微俯下身子问道:“小熙啊,丞相可有和你说了请婚的事儿?”

蝶熙点了点头,声音软软糯糯的回她,“是有的。”

“嗯,这就对了。”太后坐直了身子,眼波微转似又回忆起了从前,“你小的时候总是说要嫁给修筠那孩子,要不是那年的意外,怕也不会之后生出那么些事端来,好在那孩子也重情义。”

蝶熙太清楚这些世家联姻的事情,太后亲自出马游说,想必一定牵扯到了前朝。皇上不满丞相由来已久,又是为何会在睿淮两王中允了前者?

蝶熙的眼前又浮现出上一世见到的淮王,那一年细雨微茫,他苍亭远望,内掩幔帐,他静立成殇,还以为深遮思量,眼底却兀自成霜。

这个清朗少年,原可以畋猎飞扬,周身繁芳,如今却落进这朝局的漩涡。前一世自己在格子外看他,这一世自己真的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抛弃吗?

太后见蝶熙微微走神,轻声唤了她一声,“小熙儿?你不愿意?”

“不是。”蝶熙勉强的笑了笑。

愿不愿意早有决断,哪里由得了自己?又要重来一遭吗?

蝶熙心有悲鸣,却抬起眼对上太后,眼底一片清明,“民女愿意。”

蝶熙刚进到丞相府的大门,就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净琦一边扶着自己着急的往丞相的书房去,一边压低了声音提醒,“宫里已经来人传了话,老爷生气的厉害,您穿了金钟罩了没?”

“放心吧。”蝶熙拍了拍净琦的手,让她不必多虑。

进入书房,只见丞相端坐大座之上,面若寒霜,眼如阴鸷,盯着蝶熙一步步的迈进房里,却一言不发。

蝶熙恭恭敬敬的福身行礼,“少熙给爹爹请安。”

丞相不说起,蝶熙并不敢动,埋下的头只清晰的听到丞相的粗喘,似乎他在极力的压抑自己的火气。

好一会,他才抬了抬手让蝶熙起身来,语气冷凝的质问她,“你应诺了太后?”

“是。”

“糊涂!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关键时候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爹爹。”蝶熙看着目眦欲裂的丞相,跪到地上平静的看向他,“您要少熙嫁给淮王,为的不过是巩固神威和淮王间的利益关系,成亲不过是锦上添花。淮王年幼,本没有争储的可能,不依靠神威,他不可能走上这条路。

然而爹爹细想,神威所谋之事并非顺天意而行,天子必定不容,他日东窗事发,皇上会指派哪位皇子督办?皇二子晋王生Xing跋扈,做事托大;皇七子衡王,专修文书,规闲朝外;皇九子淮王年纪尚小,不谙朝局。皇上没有选择,只会委任皇五子睿王!

女儿嫁于睿王府,一来牵制二来监视,对丞相府,对神威难道不是雪中送炭吗?”

“你知道什么!”丞相恼怒她的自作聪明,举手狠狠的甩上一个巴掌,“朝中的事情用不着你一个妇道人家指手画脚。皇命未达之前你自己收拾了这个烂摊子,否则,你若嫁进睿王府,就和这丞相府没有一丝一毫的干系!”

蝶熙只觉得左耳一阵微微作响,她闭着眼舔了舔嘴角,一股腥味在口中化开,然而这个当口辩驳只是苍白,她只得俯身拜下,先行退出房间。

作茧自缚。蝶熙心里哀叹一声,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远处浓厚的云层正慢慢的像这里移动,看来是要变天了。

六月,自己的十四岁生辰,想不到收到的礼物竟是再被抛弃一次。

皇家赐婚,纵使丞相再不愿意,也不可能和皇帝扯皮。蝶熙乖乖拿着一点都不熟悉的绣花针仔细的给自己绣着嫁妆,净琦在一旁看的实在揪心,“小小姐,您跟这布有仇吗??我们还是……出去透透气吧。”

大街上,净琦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气,老大不开心的嘀咕着,“小小姐,您为什么要答应和睿王成亲啊,和淮王殿下多好啊,他可比睿王温润可亲的多了多了多了去了。”

“你又不认识睿王。”蝶熙斜睨了她一眼,给顶了回去。

“哎呀,想到他曾经推您落水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了。”净琦说着,又大大的叹了口气。

蝶熙奇怪的看向她,阴阳怪气的“哦”了一声,“你是不是看上淮王府里的人了?”

“胡说!我对您的忠心可是比天高比海深,您没安定下来我决不考虑私事。”净琦说着,认真的伸出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蝶熙有些好笑的压下她的手,调笑着说:“睿王有什么不好?光说这长相,就秀色可餐了吧。”

“哎哟!”净琦的小脸都皱了起来,“秀色可餐?他这叫妖魅!男人是比不过他了,这女人也没几个敢跟他叫板的,您说哪有男人长的那么……额……”净琦忽然压低了声音,套着蝶熙的耳朵说:“我告诉您,他一定是狐妖转世,你信不信月圆之时,他一定会露出狐狸尾巴。”

“你哪儿这么多歪理啊。”蝶熙被她逗得一乐。

“都说贤妃是那个咯。”净琦摊了摊手,“你不记得了也好,看见前面那个小店了吗?我们之前订的乐谱不知道到了没?”

“什么乐谱啊?”蝶熙被她拉着一路往前小跑,乐谱?什么情况?

“上次在宝昌行里您还怪我没钱买糕点来着,才几天啊您就忘啦。”净琦好心的提醒她和淮王碰头的那天。

蝶熙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意兴阑珊的跟着她进了小店。

“老板,我们之前订的《出水莲》的乐谱到了没?”净琦大步进店,熟门熟路的打听起来。

蝶熙看这情形并不作声。

柜台里的老板一脸诚恳的跟二人道歉道:“哟,净琦姑娘,真是不巧,前几日才到,不过被人买去了。”

“买去了?”净琦惊讶的张了张嘴,“老板,这定钱我们可早就下了,做事儿可不能这样。”

老板摆了摆手想要息事宁人,边说着话边弯下腰去,“那买乐谱的人知道买主是您二位,还特地留了份书信呢。”说着,将一份信递将过来。

蝶熙看了他一眼,淡淡的接过信来。信封被火漆封住,面上却没留名讳,蝶熙微微抬头看了老板一眼,才拆开信来。

中秋宫宴,据事详谈,瀚。

淮王?蝶熙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事到如今,他还想干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