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晚歌绝舞

更新时间:2020-06-04 03:55:53

晚歌绝舞 已完结

晚歌绝舞

来源:落初 作者:芭芭拉 分类:言情 主角:巨和尚 人气:

《晚歌绝舞》为芭芭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如果好吃懒做不算缺点,沐沫沫还算是个好青年。就是运气次点,过马路被洒水车给喷穿越了。其实她只是想继续过她的米虫生活,男人神马的都是浮云。异世桃花朵朵开有木有?温柔师傅和悲情王子都不错了,供她吃喝任她打骂,可是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沐沫沫回过神,“石像”已经溜之大吉了。沐沫沫连忙站直了身子,娇滴滴地问:“这位帅哥,找姑娘我有何贵干吗?”

牧流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走上前揉揉沐沫沫的头,说:“以后要叫我师父,知道吗?”

沐沫沫“耶”了一声,注意,这个“耶”是二声部的,也就是说沐沫沫压根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你这小丫头聪明伶俐,相信学东西一定很快,所以花了几两银子从你师父手上把你买了下来,以后你跟着我学医吧。”牧流羽说。

沐沫沫张大了嘴瞪大了眼连胸脯都鼓起来了……虽然再怎么鼓也是馒头一粒。她……她有新师父了?这个师父还是个超级大帅哥?那岂不是……一座小竹屋里,大帅哥捣着药,她缝着衣服,两个人偶尔相视含情一笑……几年以后,还是那座小竹屋,还是捣着药的大帅哥和缝衣服的她,不同的是多了孩子的吵闹声……想到这里,沐沫沫的嘴巴咧的大大的,一脸的春光无限。

牧流羽看着沉浸在幻想之中的她,高兴地笑了:“丫头,你叫什么?”

痴痴地看着他的笑,沐沫沫完全凭感觉地回答:“我叫沐沫沫,沐浴的沐、泡沫的两沫……”这个时候问她家里保险箱的密码绝对是最安全的。

“那,你记住了,你师父叫牧流羽,牧羊的牧、流水的流、羽毛的羽,记住了吗?”牧流羽说。

“记住了。”乖宝宝沐沫沫学小朋友拉长了字音,说。

牧流羽的家就在这座山的山谷里,而且真的是一座小竹屋,小竹屋前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药草,在那些药草之中,有一株看似是花的药草尤为奇特,若隐若现的紫色,在阳光下散发着幽幽的磷光,有时候会飘出几滴水滴来,在花的周围翩迁,饶是好看。

沐沫沫惊艳地问:“师父,那是什么花?”

牧流羽顺着沐沫沫手指的方向看去:“哦,那是一种药草,名叫‘晚歌’,用在坏处,它就是最致命的毒药,用在好处,它就是能解百毒的良药。”

“这么神奇?”沐沫沫乍舌,跟着跑过去,蹲下身仔细研究。

牧流羽说:“可千万别碰它,这药草有灵性,一旦破坏了它的某粒水滴,它就会迅速枯萎,枯萎的同时会释放大量的毒素,那这方圆一百里内的小型植物就会全部被毒死。”

沐沫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妈呀!那不是比穿肠草还毒?”

牧流羽好奇地看着她:“哦?你懂穿肠草?”

沐沫沫摇摇头,说:“只知道它是一种很毒的毒药。”以前看宫廷戏,里面的毒药大部分都是“穿肠草”,想来穿肠草一定剧毒无比。

牧流羽面露惋惜地说:“可惜,我无法培育出‘绝舞’。”

“‘绝舞’?”又是一个新鲜词。

“就是‘晚歌’的克星,也可以说是救星吧,反正这两味药可以互救,也可以互毒,所谓互救就是一旦中了其中一味毒药,另一味可以解毒,而互毒的意思则是,毒上加毒。”牧流羽索性把关于这两味药解释了个通透,省得这丫头东问西问。

“哦。”沐沫沫点点头,表示理解。

“丫头,饿了吧?你师父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快进来吃点东西补足体力,一会儿我们还要上山去采药。”牧流羽朝沐沫沫招招手,说。

沐沫沫一听有吃的,立刻扑过去,正巧和牧流羽撞了个满怀。牧流羽内心一阵悸动,抱着那软软的身体时,他竟有股说不出的舒适。沐沫沫伸出一只手在牧流羽眼前晃了晃,哀怨地嘟着嘴:“师父,先别吃人家豆腐了,人家肚子好饿……”

牧流羽面色一红,轻轻放开她,忽略那因松手而在心里泛起的异样的失落感,说:“好。”

于是沐沫沫抱着牧流羽的胳膊,快乐地哼着歌跑进小竹屋。

穿越真好!走到门口的时候,沐沫沫看看旁边的帅哥,由衷地下了个结论。

沐沫沫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眼睛里还不时冒出几颗金豆豆。

牧流羽心里一窒,问:“丫头,你怎么了?不好吃吗?”

沐沫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猛力摇着头,眼泪却流得更凶了。

牧流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以为沐沫沫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于是他坐到了沐沫沫的身边,一边拍她的头,一边说:“乖,乖……丫头乖……”

沐沫沫额头上挂下三条黑线,为什么在他的抚摸下,她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某种动物。

牧流羽收拾了碗筷,就背上箩筐,招呼了沐沫沫,上山采药去。

“师父,这山路好难走。”走了还不到半里,沐沫沫就开始哭天喊地了,“师父我的脚酸、手累、脖子痛、屁股也难受……”

“那我们休息一下吧。”牧流羽体贴地说。

沐沫沫高兴地整个人挂到了牧流羽身上,讨好地说:“师父啊,你对沫沫真好,沫沫有你这么好的师父,一定是前辈子修的福气。”

牧流羽不太习惯沐沫沫的热情,可是被她抱着的感觉真的很舒服……舒服到他有点想睡觉了。“丫头,为什么你的身子这么热?”

沐沫沫翻翻白眼,这个师父不但好欺负,还有点笨笨的。“师父,沫沫的身子要是冷了,那还能活吗?”

“你这个丫头啊。”牧流羽宠溺地说。

“师父,我们要采什么药?”沐沫沫终于想起了正事,问。

牧流羽说:“看吧,这一路走过去,能采到什么草药就采什么草药。”

沐沫沫“啊”了一声,蹲下来,说:“师父,没有一个目的,就这么在山里乱转会很累的,要不我们先回去,等想好了该采什么药再出来采,好不好?”亮晶晶的眼睛冲牧流羽不停地眨啊眨,试图眨出某人的同情心。

牧流羽轻摇头,说:“不可以这样子的丫头,要采的药就是想一辈子也想不完,想了这草药又觉得那样草药比较珍贵,这样一直比较下去,就没有时间采药了。相反,我们遇到什么草药就把它采回去,等到了家再细分种类,就是事半功倍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