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至尊女岛主

更新时间:2020-06-11 03:20:55

至尊女岛主 已完结

至尊女岛主

来源:落初 作者:我叫雪空栀 分类:言情 主角:空旷武学奇 人气:

火爆新书《至尊女岛主》是我叫雪空栀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空旷武学奇,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主神赐面容,骄傲自信,闲适洒脱,男装行天下男主雍容华贵,倨傲腹黑,温润清澈,翩翩君子宠溺女。江溯芜:大元王朝视为眼中钉并欲征服的,有着几百年传承历史的岛屿——蓬莱岛的新一任女岛主。12岁继承岛主职位,所学的都是如何在已经与朝廷危如累卵的局势下保住小岛的策略,都是坚守小岛领土和人民幸福的责任。少年时女扮男装入大元王朝江湖中的第一大门派学习不世绝功,成功斩获隐雾派大弟子称号,而今双十年华,下山后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游历江湖,伴随而来的压抑的护岛大业会打败她的洒脱自信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也除却身边这人的聒噪……溯芜很是头疼地扶额看山,想着昨晚他一越上树梢,与她攀话,便该飞起一脚,踢他个五脚朝天的大马摔!

“青青,你一直未给我名字,我便叫你青青可好。你看周围寒风凌冽,山草数目仭然生生不息,可谓青青离然。”

“青青,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是你也稍微理睬一下我呀……”回应他的依旧是面无表情,淡定行走。

“青青,这断雁山奇门诡术那么多,怎么我们就像是回家一样的悠然自得呢?”

“青青……”“嗷!”一计手肘,一双满含痴怨的桃花眼眨啊眨,暗自抚摸被袭击的胸膛。

“青青,你真是太心狠了!”“嗷!别打了,我不说了……”

忽略丰玉遥那偶尔奇葩的Xing子,单看两人面貌身姿,真真是一对璧人。临风而立,颇有些绝世独立的味道。可是细看那有些孤寂的眼眸,紧抿着的双唇,额头偶尔窜起的青筋,端看真不是那潇洒自如,笑看人间百态的江溯芜。而若是百年隐士家族丰玉家的长老们在此,看见嬉皮笑脸,无耻耍赖,将牛皮糖的境界演绎的无与伦比的丰玉遥,定会抚袖遮面,老脸通红,羞恼万加吧……

山上有一木,此木通灵Xing,百年而不倒,枝叶颇繁盛。若是置于古庙门前,定会多出许多红绳相思玩意儿,只因此乃百年难得一见的红鸾树。红栾树不生长于极温之地,所处环境必然极其恶劣,但吸取的灵气却是极好,经千年才汇聚一树。传说,只要在树下许愿,诚心挂上自己的贴身信物,必然灵验。此刻这棵硕大的红栾树即在眼前,满是震撼地连接天与地,撑开大伞,满身舒爽地伸展。云雾缭绕,仙气拂面,风一起,飒飒秋声,玉佩轻撞树身,叮叮咚咚,清脆地抨击着溯芜此刻的心脏。

不是不想,只不过,有些彷徨,不是不敢,只不过有些迟疑,不是不能,只不过有些试探,不是不喜欢他,只不过还来得及撤退。

他那样的男子,清傲孤倔,自信深沉。或许自己能够在他心里留下印记,却不能肯定他的真意是否是在逢场作戏。

所以不敢接受,不敢继续,不敢相伴,只能借着那匆匆逃离。却没想到他的贴身玉佩那样轻易得挂于树梢,看见他一席白衫,飘飘乎立于树下,眉宇温柔地注视着自己走近,那样的目光,容不下身后那广阔的天地,容不下飞翔展翅的老鹰,容不下此刻陪着自己的丰玉遥,满满的只有自己。溯芜有些郝然,在心跳加速晕晕乎乎地来到羲和的身边,听见他温润如玉的声音,“可真是准呐,刚许完愿,便见着了我的心上人。”也不管丰玉遥有些错愕甚于莫名吃味的神情,柔和地牵起了溯芜的手,抓进手心,牢牢握住,恍似再也不放开。

此刻丰玉遥使劲想追上呆愣向前,越行越远的溯芜,却被无数黑雾般地触角隔开,他气急败坏地呐喊着她的名字,盼她能够清醒过来,却一腔焦躁付与流水,无影无踪。这明明是上古阵法迷情阵啊,怎么会在这儿开启?

溯芜眨眨眼,还是有些不大真实,可实实在在的温度从手心传来,偏叫人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只是,她叹了口气,还是将手从那人手中抽了出来,偏过头去,再也不看他。羲和握紧手中残留的温度,隐忍痛苦瞧向正快速奔来的男人,就那样,风蚀衣衫,逐渐消散。

“青青……”含着庆幸之声如步而至,迷雾散去,一处巍峨大山显现眼前,他瞧见溯芜正怔怔地盯着那山脚下的一处幽暗洞Xue,什么也没说。迷情阵出来,却也包含着伤害。

“真没想到,山中之山,明明已经步行至山巅,却只是巍峨之山的脚下,造化之神奇,当真令人敬仰。”

此刻以至黄昏,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在召唤着他们,再有他二人本就是这天朝翘楚,放眼江湖,能胜过他们的寥寥无几,于是,搜集了一些果实,储备了一些烤兔肉。烤鸡腿后,便手持火把,去了黄昏下掩映着泛着诡异气息的洞Xue。

“天葵十二年,幽冥王坐下十八鬼面骑士夜护着幽冥王,逃脱天子的追捕围困,不翼而飞,却不料,是到了这里。”溯芜眉头有些紧锁,看着周围墙壁经火把燃起显现出的壁画,十八骑士狰狞鬼面,坐下骏马奔蹄,狼烟四起,中间的幽冥王锐利暗恨的双眸充满了血,高举手中的长刀,挥舞着,叫嚣着。

“这么久远的事,却在今朝突然显现,到底是祸不是福。”难得正经的丰玉遥一边护着身侧的溯芜,一边举着火把,横扫两侧的壁画,以便能够看全。

短短的壁画彰显着1000年前的恢弘时期,幽冥王这一传说有着神力一般的男子当真被护送到了此处,望着前面巨大的石门,连着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上方,溯芜转了转石把,却无力转动,似乎那头正有着什么力量阻止这扇门的开启。

溯芜皱了皱眉,开启丹田,暗蕴内力,青筋暴起的手握住石把突然使力,终是有了一些松动,蓦地轰隆一声,仿佛连接几千年的时空之门缓缓开启。

“闭气!”溯芜看见随着石门开启丝丝溢出的黑气,立刻大叫一声,提醒同伴,却突然发现一张绣着黑凰的手帕已经掩住了她的口鼻。

丰玉遥一个健步,将她推至身后,随着石门缓缓打开的还有一个僵硬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面骑士,竖着他那标志Xing的长枪,幽幽地盯着他们俩。沙哑的仿佛石头摩擦而出的声音响起:“擅闯鬼蜮者死!”却还没说完,身前一记刀光,顿时身首分离,再看他,身躯早已干瘪不已,缓缓流出一滩暗血。

此刻,黑气已散的差不多,溯芜二人看向远处恢弘的石Xue宫殿,高入云霄的石柱撑起整个殿堂,一池幽水呈现八卦图样静默不动,一处玉棺临水而放,仅此而已,除去这冒牌的鬼骑士,十八骑士与幽冥王不见踪影。

“青青,看来有人为了引我们来下了苦功夫呢。”丰玉遥吊儿郎当的摸样又显现了出来,却又紧紧护着身侧的溯芜,眸间闪过一丝凝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