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医品贵女

更新时间:2021-10-13 18:55:01

医品贵女 已完结

医品贵女

来源:落初 作者:亘古一梦 分类:言情 主角:穆采薇采薇 人气:

《医品贵女》是亘古一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医品贵女》精彩章节节选:穆采薇:一朵军中绿花,肤白貌美大长腿,胸大腰细屁股翘,妥妥美人一枚。一朝穿越而来,满脸黑包惹人厌,身背骂名被人嫌,处处碰壁艰难。身为女军医,她拿得起放得下。胖没问题,丑不可怕,减肥美容样样不落,美好生活如同芝麻开花。家徒四壁,不在话下,上山采药下河捉蛇,发家致富并且财源滚滚!无奈,欠了情债,万难赎还,只得以身相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是感激穆采薇的救命之恩,甚或穆采薇专注的眼神太过明亮,竟让陆瑛有些移不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张明明丑得惨绝人寰的脸却并不觉得讨厌。

穆采薇终于把男人胸口喷涌出来的血给止住,这才腾出手来擦了把额头。

她身子肥硕,天儿又热,她忙活了一阵,早就热得不行了。

铁牛在一边拿袖子给她扇着风,一脸佩服地看着采薇,“没想到你还会这个,以前怎么不知道呢?”

采薇含糊答道,“这也不难,换做你也会。就看胆子大不大了。”

铁牛本来想着一探究竟的,但一听采薇这话,脸上就觉得讪讪的。相比起来,他的确比采薇的胆子小了许多,方才拔箭的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有多慌张。

虽然平日里经常上山打猎,但头一次看见人身上的伤口,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见堵住铁牛的嘴,穆采薇方才松了口气。她这穿越的身份,可得捂严实了。

看着日头偏了西,采薇只觉有些口渴,刚想问铁牛要点儿水喝,谁料无意中就对上了陆瑛那双黑晶晶的眸子。

男人似乎是疼醒过来的,一直没动,只睁着那双深邃如古井般的眸子看着她,无悲无喜,仿佛看遍了世间的沧桑。

采薇一怔,旋即就笑了,“啊,你终于醒了?”

醒了好!

省得死了赖上她。

陆瑛眨了眨眼,却不说一句话。

不是他不说,而是疼得实在是不想说。

眼前这个身子肥硕、面目丑陋的女子,没想到倒是有把好嗓子,出口的声音跟黄莺儿似的,甚是动听。

陆瑛不由有些惋惜,虽然性子生冷,但知道这女子救了他,他的眸光也柔和了些许。

采薇见这男人眸光平静,似乎没有要算账的意思,有些心虚地不敢跟他对视,生怕这男人哪会儿想起来,要她赔偿就麻烦了。

她站起身来,从铁牛腰间拿过水囊,仰头喝了几大口,方才觉得解渴。

正要换回去时,低头就见这男人正瞪着那水囊。

看一眼男人干燥地快要脱皮的唇,采薇心硬地摇摇头,“你刚拔了箭,还不能喝水。”

见男人眸子里闪过一抹失望,采薇有些于心不忍,蹲下身子,“嗤”地撕下男人身上所剩无几的一条布料,从水囊里倒出一点水浸湿那布条,沾了沾男人干涸的唇瓣。

“眼下只能先忍着,等过几日就可以喝水了。”她看在这男人是她救命恩人的份上,颇有耐心地给他解释着。

失血过多的人不能一下子就喝很多水,免得出现性命之忧。

倒是一边的铁牛看着她攥在手里的布条有些忍不住了,上前一步隔开采薇和那男人,就去解自己身上的短褐,“薇薇,你再撕他就没得穿了。”

说罢,他就把脱下来的短褐搭在陆瑛光裸的上身。

虽说采薇又胖又丑,但铁牛下意识就是不想让她看别的男人的身子。从小一起长大,他打心眼儿里想呵护采薇。

陆瑛闻着身上那件短褐上的汗味儿,心里舒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他在一个女人面前,身上只有那处有块遮羞布,还是有些尴尬的。

唇上被采薇打湿了几遍,陆瑛只觉得好受了些。采薇这才把水囊还给铁牛。

又等了一阵,看看日影西斜,倦鸟归林,采薇方才跟铁牛说,“咱们把他抬下去吧。”

铁牛出来打柴的,有现成的绳索和扁担。他点点头,蹲身把绳子拴在采薇编的那个藤网上,然后把扁担伸进去。

采薇握住了扁担前头,铁牛又拔了些草,把陆瑛浑身给包裹住,又把那捆柴背上,方才挑了扁担后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山。

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避开村里的人。在天上了黑影时,到了家门口。

采薇径直往自家的篱笆院走去,铁牛却犹豫了,站住脚。

“薇薇,你和穆婶子两个女人,弄一个大男人回家,不大好吧?不如抬到我家去!”他担忧地问道。

虽然山村里没那么多规矩,但采薇、穆寡妇母女两个和一个大男人共处一室,到底不妥。

见这少年为自己想得这般周到,采薇心下感动,不过她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这个人伤得这么重,抬到你家还不是一个死?到时候晦气不说,说不定还会被官府追究,摊上人命官司可就不好了。”

采薇说这话的时候也没避着陆瑛,一路上晃晃荡荡的,她以为陆瑛早就昏过去了,谁料陆瑛太顽强,竟然清醒得很。虽是闭着眼,那也是在养神,所以,这话一字不落地听到他耳朵里。

皱了皱眉,陆瑛很是不满:他堂堂国公之子,赫赫威名的战神,何时给人带来晦气了?

这个女人,真是乌鸦嘴!

要不是看在她救了他的份上,他一定不会原谅她!

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采薇给砸中的,人家不过是顺手救了他而已。

铁牛听采薇这么说,就有些踌躇。他自个儿倒不怕什么,可他生怕他娘说什么。

他望着采薇欲言又止,终是说道,“他要是死在你家,你就不怕摊上人命官司?”

采薇忙道,“在我家,我自是细心给他治伤,一定会让他活着的。”

他万一要是死了,她可就麻烦了。

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无声无息地弄没了吧?

挖个坑埋了或者一把火烧了,她还真干不出来。

陆瑛见这女人咂嘴攒眉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肚子里有什么花花肠子了。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这女人正在想把他给挖坑埋了、放火烧了的画面。

他的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先前对这女人还有些感激的,这会子光剩满肚子气了。

铁牛听采薇说得这般笃定,只得把人抬到她家院子里。

穆寡妇正把鸡赶往鸡圈,听见动静一回头,见铁牛和采薇一前一后抬着一大捆黑乎乎的东西晃晃悠悠地进来,高兴地就迎上来,“今儿回来得晚,打着山猪了?”

也只有打着山猪,才会让这两个孩子抬着。看这吃力的样子,这山猪还挺肥的。

陆瑛循着声朝穆寡妇看去,就见这位瘦小的妇人手里端着个葫芦瓢,腿脚麻利地走过来,嘴里还笑呵呵的,“铁牛这孩子就是能耐,竟能打着这么大的山猪!”

他肺都快气炸了,瞪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穆寡妇。

天黑透了,院子里没有光,采薇也没看见陆瑛这会子正瞪大眼睛。

见她娘迎上来,采薇也不敢多说,指挥着铁牛往偏屋里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