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时间:2021-10-13 18:55:13

未知世界的少女 已完结

未知世界的少女

来源:落初 作者:书命 分类:言情 主角:奥帝斯斯 人气:

《未知世界的少女》作者:书命,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奥帝斯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园传说中的异世界,凛在遇到不知名的少女后,也在非常奇妙的情况下降临在这块异世界的大地。随即遇到魔物袭击的她,在少年“杰拉斯”以及少女“蜜菲儿”的救援下解除了生命的危机,但接下来将面临的却是她从未接触过……那名为“奥帝斯”的大陆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凛来到“幻想魔术”的专用教室,开始着手的并非是自身能力的研究,而是继续阅读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克洛里斯史书,只是不管怎么调查,关于当时的资料似乎就只有她们已知的情报。

“凛,看来真有什么隐情的样子,要不我们直接上山调查看看。”

晓听到艾莉希雅所说的话后,见书中仍旧寻不到解答也同意这样的猜测,而毫无进展的情况下,也开始让凛觉得疲惫。

皱起眉头的凛阖上眼前的书,也思考着晓提出的建议。

“上山……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不如我们找杰拉斯一起去吧,既然没办法跟无冤无仇的人战斗,说不定可以藉沟通找到更好的办法来启动圣纹的力量。”

“嗯。”

“那就这么决定啦,不过也快入夜了,今天杰拉斯大概又因为蜜菲儿公主忙了不少事,明天再去把这个想法告诉他吧。”

稍微整理后,两人在黄昏时刻回到了住所。

面对自己无法了解的事,凛能体会杰拉斯不希望伤害无辜的心情,毕竟就连魔物都难以下杀手的他,要去达成那样的条件实在太过困难,不断思考着这些事,纵使让她难以入睡,不过也因为前几天的熬夜,最后还是进入了梦乡……

隔日一大早,从登记人那里得知杰拉斯的住所后,两人也赶紧前往拜访他。

因为时间相当的早,杰拉斯也似乎才刚准备离开住所前往学院。

“什么?你们想到山上跟魔女沟通?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听了凛的想法,杰拉斯显然非常的吃惊,但这的确是他未曾试过的办法。

毕竟从得到圣纹开始,只知道在山上的魔女是必须由他亲手击败,对于魔女的行动既没有任何的传闻,更不用说有派人做事先的调查,唯一的情报就是……打倒邪恶的魔女就是解开圣纹之力的条件,当这条件达成后,成为圣纹王的人就能与克里斯王共治国家。

“的确……说不定真的可行,凛很抱歉,到头来还是得麻烦你帮忙,都怪我太优柔寡断了。”

见杰拉斯终于对这件事的进展露出笑容,凛也觉得自己终于帮上点忙。

“杰拉斯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你跟蜜菲儿公主帮助我进入学院里学习,这点忙不算什么啦,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稍微思考今日的行程,当下便是要先解决今日蜜菲儿可能会派遣的差事,不然要避开蜜菲儿的指示就必须先得到国王的特许。

“我们现在就去请示国王陛下吧,只要陛下同意,我想我们就可以直接上山了,毕竟要通过上山的城门是必须拥有通行令才行,当然这也是我一直都没上山过的原因。”

“嗯,就这么办吧。”

下定决心后,两人跟着杰拉斯一同进入了王宫,国王德利安也随即接受他们的晋见,只是得到的结果却不如他们所预想的一样……国王听完他们的话后,当下便拒绝这个提议。

“这个请求我拒绝,魔女本身也知道自己是圣纹继承者要弑杀的对象,这样的行动未免太过有勇无谋,甚至还可能遭受敌人的利用。”

凛虽然明白德利安的话没有错,但眼见杰拉斯再这样犹豫下去,只怕将来的日子里只会受到更多的压力跟谴责。

“可是陛下……”

“凛,你的想法虽然能帮杰拉斯开启一条路选,但你也必须明白这事关到克洛里斯国的安全,若杰拉斯受到魔女的利用,那这个国家面临的将不只是魔女的威胁而已。”

对于德利安的坚决反对,当然身为国民的凛更不可能再对国王做出无理的强求,一旁的当事者杰拉斯,也只能无言地承受这个结果。

三人在被拒绝之后,也一同离开了王殿,走在王宫里也显得心情非常沉重。

“杰拉斯,这么早的时间来王宫有什么事吗?”

就在快走出王宫时,蜜菲儿出声叫住了杰拉斯。

“啊……蜜菲儿,这么早是有点事没错啦。”

“连你们也在……”

当跟杰拉斯说完话,蜜菲儿也注意到凛跟晓,当然三人沉闷的模样也让她觉得非常奇怪。

“发生什么事说出来听听吧。”

“其实是这样的──”

杰拉斯把凛跟自己的想法说给蜜菲儿听,但令凛相当意外的是蜜菲儿竟比德利安还认真地想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国王单听完要上山就已经立刻拒绝了。

“杰拉斯,你是认真的吗?”

“嗯,抱歉……蜜菲儿,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也动不了手,不如亲自去了解魔女的为人,说不定也能做出大家所希望的决定。”

一旁的两人并没有插话,但蜜菲儿听完却一直注视着凛,最后也在沉默许久后叹了口长气。

“唉,我知道了,这事我再跟王兄讨论吧,但不保证可行,就……就让我也帮点忙吧,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要你做了,你们就先到城门口等我吧。”

听到蜜菲儿的话,杰拉斯的脸像是不敢相信般的惊喜,于是也赶紧向她道谢。

“蜜菲儿,真的非常谢谢你。”

“唔……废话少说,先到城门去吧。”

对于杰拉斯的感谢,蜜菲儿羞涩的表情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她也踏出脚步往王殿的方向走去,只是一旁见到杰拉斯这样惊喜,也让凛非常讶异。

“那个……杰拉斯,这该不会是蜜菲儿公主第一次帮你的忙吧?”

“哈哈……果然被你看出来了,其实在凛出现前倒还没看过蜜菲儿每天都要我做一堆事呢,甚至连自己能运用的时间都快没有了,忽然这样帮忙还真让我吓一跳。”

想起这段时间的辛劳,杰拉斯也不禁带着苦笑。

虽然不明白蜜菲儿究竟在想什么,但想着若有公主的帮忙,那国王应该就会同意才对,于是三人也用着期待的心情先到城门去等待消息。

“都快午后了,还真的是有点久……”

看着太阳已过正中,凛也有些没耐性地望着王城的方向,而杰拉斯的心情当然也有些低落,其实也担心自己是不是给蜜菲儿添了麻烦。

“唉……难道是害蜜菲儿惹陛下生气了,甚至连她的行动都受到限制了?我该回去瞧瞧看吗?”

就在杰拉斯想返回王宫时,忽然从王宫方向走来的人影,也让他安心地松了口气,但这个人的神情却似乎没有带来喜讯的感觉,不过杰拉斯却没在意到她的表情,反而是赶紧去关心她的情况。

“蜜菲儿,你没事吧?该不会陛下生气责骂你了?”

“没……没什么事啦。”

见蜜菲儿表情这般凝重,当然也让凛与晓都料想得到是什么样的结果,只不过杰拉斯却仍没查觉地感到高兴。

“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给你添麻烦了呢。”

“杰拉斯,抱歉……我没有拿到王兄允许的证明。”

这时蜜菲儿也让凛非常意外地坦承自己的失败,而这似乎也是蜜菲儿第一次对杰拉斯的道歉,因此杰拉斯也紧张地摇头表示不在意。

“没、没关系啦,总之你没事就好,我们再另外想法子吧!凛,你说对吧?”

“说的也是,公主殿下不用这么在意啦,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才对。”

两人的鼓励并没有让蜜菲儿恢复精神,反而脸上的神情更像是不愿输给眼前女孩般的不悦,这时她再踏出脚步往城门走去。

“公主殿下,不好意思,国王陛下有下令,基于山上魔女的原因,不允许任何人通过这个地方。”

不需要去猜想,果然连蜜菲儿走到城门前也马上受到士兵们的阻挡,但蜜菲儿也将一脸的不悦直接从言语上表达了出来。

“就连我身为公主都必须经过王兄的同意才行吗?”

“这个嘛……并、并不是这个意思,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那就好,我有能打败魔女的圣纹继承者保护我,这样能通过了吧。”

纵使蜜菲儿的态度强硬,士兵们却仍旧非常的犹豫。

“可是……”

“还有什么问题吗?”

士兵们的目光齐聚向杰拉斯的位置,那表情彷彿就像是接了特别的指示,真的就只是为了不让杰拉斯过去才有的表情。

“那个……请问公主,杰拉斯殿下现在是为了去打败魔女吗?”

“我们要做什么还需要跟你一一报备吗?”

蜜菲儿的回答令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去应付眼前公主的蛮横言语,但又因为蜜菲儿的每一句话都似乎非常愤怒,担心遭罚的士兵们也只好慢慢地退了开来。

“蜜菲儿,真的没关系吗?”

虽然见到路已让出,杰拉斯也明白蜜菲儿这样的指令一定会受到德利安的谴责。

“哼。”

蜜菲儿没有回答他的话,一哼声就踏出步伐向城外出发,而凛跟晓也赶紧地跟了上去,眼见三人已渐走远,杰拉斯也只好无奈地追上三人。

走了一段路后,见蜜菲儿头也不回地一直向前走,杰拉斯因为担心蜜菲儿会受到德利安的责备,于是也跑向前挡住了去路。

“蜜菲儿,稍微等一下啦。”

“杰拉斯,既然决定要上山就别拖拖拉拉的。”

“不是这样说的啊,刚才的情况不太妙吧。”

“本公主既然说要帮你就会帮到底,还有什么问题吗?”

见蜜菲儿像是在呕气似地别过头去,杰拉斯也明白从以前到现在,他就是拗不过这大小姐的脾气,最后也只能叹口气地走在前方负责保护所有人的安全,毕竟他也感觉得到这地方并非是这么容易通行。

“凛,有动静。”

当凛一行人走近山脚时,晓的一句话也让所有人都有了警戒,当然有数次遭遇魔物的经验,凛也感受得到是魔物的气息,那绝非友善的狩猎者杀气。

吼呀!

伴随着骇人的吼声,从森林暗处突袭而来的石棒,挥动得既有力又迅速,但却在晓的反应下受到了阻拦。

晓手里的武器与过去的战斗相同,握着风造长剑挡下了石棒的攻击。

“狼人吗……?”

同一时间,攻击者的面容也在阳光的照亮下显露出来──尖锐的獠牙及狼的面孔,再配上与人相似的壮硕身躯,彷彿将力量全灌注在石棒上,压迫着比自己矮上许多的人偶。

“晓,我也来帮忙吧!”

就在凛想出手帮忙时,晓却出声阻止了她。

“不行!这些家伙似乎是群体行动,待在我后面小心一点,这家伙只是诱饵而已。”

当晓一说完,果然周围的喘息声也因为明白埋伏的计划失败而开始发出声响。

另一方面杰拉斯早以拔出圣纹剑准备应战,同时晓也架开石棒的压迫,跳入森林暗处与其他狼人开始搏斗。

“那个叫晓的人偶究竟是……”

“哇赛,身手真的好厉害……”

虽然是白天,但森林的暗处却黑得不像话,只听见狼人们阵阵的哀鸣,也可以明白晓的身手跟那如小女孩般的身形并不成对比,而第一次见到这种实力的蜜菲儿与杰拉斯也当然格外的吃惊。

“蜜菲儿公主小心!”

吃惊之余,在凛的提醒下,杰拉斯也及时发现从后方准备偷袭蜜菲儿的狼人,于是他挥起圣纹剑也开始跟后方袭来的狼人群展开战斗。

“喀,数量还真是多啊。”

杰拉斯习剑多年,此行也是第一次跟这么多的狼人进行战斗,但在蜜菲儿的掩护下,魔术与剑击的合作也不至于陷入苦境。

虽然杰拉斯解决敌人的速度并不像晓那样流畅迅速,有时也会因为大意而受了些外伤,但总能安全地保护身后的蜜菲儿,让她能够及时念诵治愈魔术的咒文进行医疗。

此时在森林另一处较为安静的暗处,一名女孩非常仔细地注意这些人的一举一动,而她也明白晓似乎正注意着她。

“那个女孩……是上次在图书馆跟凛交谈的人,名叫艾莉希雅吧,从出城后就一直跟踪我们,还能隐藏气息不被魔物发现,到底有什么目的……”

因为艾莉希雅并没有任何的行动,晓自然也不打算理会她,为了防止狼人趁机偷袭凛,她也再将心神专注在战斗上。

一段时间的战斗后,残余的狼人明白眼前的冒险者实在比自己强大太多,因此虚晃数棒后也纷纷逃离凛一行人的视线。

“呼,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难应付。”

杰拉斯喘了口大气并擦掉额上的汗,身上也有许多战斗时所受到的擦伤与灰尘,跟毫发无伤的晓显然是很强烈的对比,而以保护主人为使命的守护人偶自然也将凛的情况摆在第一位。

“凛,没事吧。”

第二次见到晓这样大显身手的凛,当然也禁不住地想赞美她的实力。

“嗯,晓真的好厉害喔,之前那样简单地解决机关盔甲的攻击,就连魔物也都这么轻松应战,真希望我也可以跟你一样厉害就好了,不然总感觉好像拖油瓶似的。”

“别在意,保护凛是我的使命,不管如何都会尽一切守护你的安全。”

虽然晓的体型并不高大,但那英气十足的言行举止,也让凛有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而一旁的杰拉斯也认为此行恐怕是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在稍微的休息后,四人也继续往山上出发。

从小到大都在城里看着外面这座与自己命运相连的高山,如今踏上这座山,却也让杰拉斯等人对这山的高度有些招架不住。

“哇勒……饶了我吧,没想到这山这么高,要真是来打魔女,我看我爬上山只能等着被魔女打吧。”

喘着大气的杰拉斯等人无力地坐了下来,只是一旁的晓却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是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

晓回应杰拉斯的话,也让疲倦万分的三名“人类”露出满脸的无奈。

眼看天色已渐渐入夜,为了恢复体力,一行人便决定先暂时在这个山腰地渡过一夜。

黑夜的山林里也只有稍微能照亮黑暗与取暖的火堆,但令人在意的并非是这夜晚的寒冷与寂静,更不是因为过于谨慎注意周围安全状况的问题,而是那令人感到怪异的气氛。

守夜的杰拉斯面带忧虑,虽然此行就是要去见魔女,但他也担心会变成德利安所说的情况,与这位素未谋面的女性会面,他是既烦恼又期待,毕竟若真的理解了魔女无意侵略克洛里斯,就算不能因而继承圣纹剑……他也觉得无所谓,因为要他去伤害一个无害的生命实在太困难了。

另一方面,从火堆升起便一直注视着凛的蜜菲儿,这时终于也站了起来。

“凛,我们私下谈谈吧。”

对凛来说,若蜜菲儿没有说出这句话,被一直被注视的她也觉得非常尴尬,而在这样呼唤下,她也站了起来并尾随蜜菲儿所走的方向离开,当然余下的两人也早已被示意不需要跟来。

在走离休息点较远的树林后,蜜菲儿停下脚步,低头沉默一会儿也慢慢地开了口……

“凛,你……是怎么看杰拉斯的呢?”

“咦?怎么看是指……”

这突来的问题让凛不知该做何回答,那苦笑地搔脸动作也因为气氛的凝重而更显得尴尬。

“那个……公主殿下,抱歉,我好像不太能理解您的意思。”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成为杰拉斯跟我之间的一座墙呢?”

这句话带着些许的埋怨,却也似乎带着悲伤。

“啊?墙?果然……公主殿下,您对杰拉斯他……”

像是被凛说中的蜜菲儿,这时脸上不禁带着羞涩的红润,但她也早已决定要说个明白,那像是放弃自己身为公主的优雅气质,把全部的心意一次说了出来。

“拜托,不要抢走杰拉斯,从小就只有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无条件容忍我的一切,本来以为他只是为了分享王兄的权位才会这样,但他对权力却丝毫不感兴趣,直到你的出现……我才明白自己对杰拉斯而言并非绝对必要的存在……”

蜜菲儿说完紧咬着自己的唇,毕竟这已不是身为公主对下人的命令,如同请求般的语气也让她感到无地自容。

“公主殿下……”

虽然凛从未有过恋爱的经验,但看到蜜菲儿这样难受的表情,也能感受得到那样的青涩苦痛,当然对她而言……答案自然是不需要犹豫的。

“公主,杰拉斯的确是个好人,该说是个笨到极点的好人吧,像我这样来路不明的人物,却还是充满热忱的帮助我,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夸……但是我大概也像他一样吧,既然是需要帮助的人当然应该尽一切力量去帮忙,更何况又是朋友,如果公主殿下需要的话,我也绝对会尽一切力量帮助您的。”

“这么说的话……”

“嗯,我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恋爱的感觉,但是我可以告诉公主的是……这就是我为了朋友所做的努力,也是一无是处的我唯一能做的,您也很努力的帮忙杰拉斯,对吧?相信您在杰拉斯的心中一定占有着相当重的地位,不然那时候他也不会不问结果,只问您是否会受国王的惩处。”

回想起在城门的情况,蜜菲儿的内心也渐渐接受了凛的说法,那像是安心似地微笑也不再像方才那样的难过,而凛伸出了手──相互握手如同是化解误会的友好表示……

在休息处的两人,晓跟杰拉斯一直没有任何交谈地等待凛与蜜菲儿,而看着晓闭眼的静坐,杰拉斯也终于像是有所请求地开了口。

“那个……”

“晓,这样称呼我就可以了。”

晓张开翠绿的双瞳并看向杰拉斯,也在她的允许下,杰拉斯轻轻点头后便再看着手上的圣纹剑。

“晓,你认为我真的有办法打败魔女吗?我……在今天的战斗感觉得到,你对自己“使命”的认真与执着,但是我是个懦弱的人,总是无法去遵循完成自己的使命。”

杰拉斯带着丧气的表情说着,当然晓也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那是自己决定的事,那你的确是个懦弱的人,但既然你对这个使命有了疑问,就应该去认清楚是否是自己真正该去做的,现在的你不就正为此而来吗?”

“嗯……传说中圣纹王会动手杀死魔女,是因为魔女威胁到深爱圣纹王的公主,不然圣纹王原先也不想杀害魔女,这是德利安告诉我的,所以他也希望我能好好保护他的妹妹。”

“这是……“真”的传说吗?”

“真……的?”

听到书上未写述的内容,晓的反应也让杰拉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当然晓也只是听凛提起艾莉希雅说的内容,于是她便把凛告诉自己的话,再说给杰拉斯听,而知道自己妹妹是位天才的杰拉斯,自然也相信艾莉希雅会这么说,必然有其他的原因。

“艾莉希雅会这样说,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内幕,唉……只怪一直习剑的我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若结果让你无法动手杀害魔女,你接下来又想怎么做?”

这个问题让杰拉斯抬头看着天上的满月,那虽然迷惘却带着坚定的眼神,也充分地表达了他的心情。

“我不晓得……其实就算不当圣纹王也不要紧,只要蜜菲儿……蜜菲儿安全就够了。”

“那是为了德利安而做吗?”

“呵呵,该怎么说勒,其实在我小时候有个很重要的姊姊,虽然我们流浪街头非常的辛苦,可是她一直很温柔地对我微笑。”

说到亲人的事,杰拉斯的脸上也因为甜美的回忆露出了微笑,只是一瞬间却又变得非常失落。

“只是……她带我跟艾莉希雅进到王宫后,便离开了我们,再问德利安的时候,他说姊姊已经死了……到现在因为勤于学剑也都快忘记她的脸了,后来我遇上了蜜菲儿,那时我就决定这个人既然是将来我要守护的人,那我绝对要保护她,不要再让重要的人离开我,只不过蜜菲儿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哈哈……所以若我当不上圣纹王,大概也配不上她了。”

杰拉斯的苦笑并没有达到自我的解嘲,而是给人一种无奈的感觉。

默默听完杰拉斯的话后,晓也没有任何的回应,毕竟真的必须从两者择一,也只有杰拉斯自己能够决定。

“晓,我……去逛逛,蜜菲儿跟凛若回来就请她们稍等我一下吧。”

“嗯。”

听到晓的回答后,杰拉斯拿起圣纹剑也藉此散散心,并试着舒解内心对这些忧虑的烦闷。

独自走在山林里,杰拉斯的心情也显得较为轻松,内心也期望着若能放弃这圣纹之约,与蜜菲儿住在这样的森林里也就令他十分满足了。

“咦……”

走一段路后,杰拉斯停下了脚步。

暗夜的森林中却有处较广的草地竟然有微弱的光照,好奇的杰拉斯稍微拨开树丛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光芒,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也带给他一种哑口无言的惊奇。

在微广的草地中央有着一个树椅,一名成熟的美丽女性手里抱着一只似乎还在幼年阶段的白狐,但她的发色与丝袍却是与白狐相反的黑色。

微微的光照术照映在这名女性所坐的位置,那轻柔的长发随着夜风飘逸,静闭的双眼哼着轻盈的安眠曲,而温柔的手抚摸着白狐,也让白狐脸上充满着舒服的表情,但令杰拉斯最在意的并非是女性的美,而是她所哼的歌……

“这不是梦吧?姊姊……?”

杰拉斯不自主地脱口说出这句话,虽然非常的小声,但听觉敏锐的白狐却已经发觉并看向他所站的地方,当然这名美丽的成熟女性也将视线转向同样的位置,只是她的表情却不是吃惊,而是非常温柔的微笑。

“长大了呢,杰拉斯。”

听到这句话,杰拉斯更是确信这个人的身份。

“真的……真的是姊姊吗!?”

回忆中唯一印象最深的微笑,纵使眼前女性成熟的脸庞已不同于过去回忆,但杰拉斯却深信眼前的女性,绝对是小时候带着他与艾莉希雅流浪的姊姊。

“姊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国王陛下说你已经……”

“我是魔女,所以在等待圣纹继承者的来临。”

魔女的回答令杰拉斯不断摇头且无法相信,因为他的使命竟然就是扼杀自己的姊姊。

“魔女……!?这、这不是真的!姊姊怎可能是传闻的邪恶魔女!绝对是哪里搞错了!”

看着手里的圣纹剑,这把剑不再带给杰拉斯任何安全感,反而是一种极度排斥的感觉,但是魔女仍旧毫不保留地承认。

“是真的,你看……这光照术是魔术对吧?狼人跟黑熊兽也是我派去的,而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骗人!这不是真的!……难道真的跟德利安说的一样,魔女会迷惑我的心!?可恶──!我才不会受到你的迷惑,快现出你的真面目!”

杰拉斯拔出圣纹剑,颤抖的手握紧剑指向魔女,但魔女却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思,而是用着悲伤的微笑看着他。

“可、可恶!!!”

杰拉斯感觉得出那笑容并不是幻觉,而内心的挣扎也终于到极点,无法攻击的他,像是疯狗似地转身就跑,望着离去的杰拉斯,魔女的眼神也更加悲伤。

“看样子传说果然没有这么简单,魔女竟然是──被克洛里斯王判定死亡的妲芮茵──杰拉斯与艾莉希雅的亲姊姊。”

当魔女再坐回树椅时,从森林暗处也走出一位少女,那毫无情感表达的冷淡语气也让魔女认出她的身份。

“呵,艾莉希雅也长大了呢。”

魔女的微笑仍旧没有改变,只是艾莉希雅并没有杰拉斯的喜悦跟错扼,只有着自身一直无法理解的疑问。

“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是因为圣纹的继承者只有魔女知道吗?既然你知道又为什么还要把哥哥送进王宫?虽然多少有预感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没办法理解。”

“果然艾莉希雅很聪明,理由的话………因为我爱着杰拉斯,所以希望他能够拥有权势,这是他应得的,不然跟着我默默地过完一生,只会浪费掉这项传说给予我们的特权。”

“爱着他?为了亲情牺牲自己?”

“果然还是老样子……从小开始就没有情感的变化,比魔术造出来的人偶更没有感情,你大概是没办法明白我对他的爱吧,真是可怜呀……但那并非只是亲情,而是连生命都能让我愿意付出的爱。”

如魔女所说的一样,艾莉希雅自幼到现在仍旧没有任何情感的表露,甚至无法理解该如何怎么去表达,在学院里或许她是被称为孤高的天才,但私下却也有行尸走肉的传闻……

这时候在森林的另一个暗处,晓也因为对艾莉希雅的行动相当在意,于是在她一移动后也马上偷偷地跟踪。

躲在森林暗处的晓,当然也听到这两人的交谈,对于得知传说外的“真相”,她也认为必须赶紧告诉凛……转身也返向先前休息的位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