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死亡骨牌

更新时间:2020-03-23 17:44:13

死亡骨牌 连载中

死亡骨牌

来源:落初 作者:生死勿念 分类:游戏 主角:白胜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生死勿念原创的游戏小说《死亡骨牌》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胜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副扑克,五十四张牌,每一张牌上都雕刻着一张殷红的鬼脸。一个游戏,一场豪赌,富贵贫穷,是输是赢,皆在一念之间。一生一死,唯有集智慧与勇气并存的人方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死亡的骨牌,生与死的轮回,亿万的财富等你来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一刻,白胜便出现在一个全新的空间之中,他不但没有晕过去,而且还完好无损的,没有受到一丝的伤害。

这可让他很费解,因为刚才他可是置身在风暴之中,如同穿越虫洞一般,按道理来说那巨大的撕扯力足以将他的身体绞的连渣都不剩下,可他本人硬是一点小伤都没有;而在传送的途中,他也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发现除了巨大的风暴之外,并未看到任何与死亡骨牌有关的东西存在,更不可能保障他的安全。

一切都如梦幻一般,凭空出现。

“似乎是呈数字化传送,跟虫洞传送有所不同!”回想起刚才落地的时刻,身体如同数据被传到这个空间之中,白胜倒是对死亡骨牌特别的感兴趣。

伫立在空间之上,白胜仔细观看这个地方,发现脚下跟头顶都是白色的,四面八方空旷一片,根本就无路可走,也没个路标什么的,让人难以摸清方向。

这下可难倒人了,白胜都不知道游戏开始没,也没个NPC出来提醒下。所以在没有摸清情况之前,他可不打算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行走,毕竟根本就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贸然出发,万一有个危险,也没人搭救,那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白胜呆在原地,他知道往前走是不现实的,便用脚瞪了瞪地,发现其坚硬的如石头一般;紧接着,他又长吸了一口气,感觉跟吸空气差不多,也没啥副作用,这让他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死亡骨牌的存在形式似乎跟现实世界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是个独立的空间!

白胜很疑惑,在他的认知范围内,除了知道地球是一个适合人类生存地方之外;至少在当前,人类在外太空也并没有找到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

可眼下,他确实身在另外一个世界中,自己活生生地存在着;而且这里还不是虚拟世界,虽没山水,但至少有土地和空气,已经构成了让人存活的基本条件。

这些都让白胜搞不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难道人类已经找到一个新的居住地点,而死亡骨牌的存在就是为了来验证这个空间的合理Xing。”

“难怪奖金有百来万,还被称为死亡游戏,原来这个地方还未成型,并不一定适合人类居住!”结合四周的环境,白胜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他是为了钱进来的,可是被人当成小白鼠来饲养,总是有点不爽。

不过,回头一想,白胜就又否定了这个观点。若是这个地方真是人类建造的,那也根本就没必要搞得跟演恐怖片似得。而且最重要还是他自己也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丝而已,为了验证生存空间,国家根本就犯不着找他,只要一纸公文,便会有大把的青年才俊愿意为国家的公共事业,奉献自身的。

白胜搞不清楚死亡骨牌的位置在何处,他也就无从下手,无法判断他自己的哪种想法是对的。此刻,最让他担心的还是死亡游戏是否已经开始?他的任务又是什么?假使搞不清楚这些,那他就只能坐着等死了!

白胜有着一连串的问题搞不明白,奈何现在,在他身边又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更别说找个人搭话,询问下有关死亡骨牌的情况了。

死亡骨牌到底是不是一个生存游戏,还是说是一个竞技游戏?在此刻,白胜也不过分的纠结这个问题,因为他必须警惕地盯着周围,一旦发现有任何的突发情况,存在对自身不利的因素,他便会立马拔腿就跑。毕竟Xing命才是放在第一位的,才刚来到这个游戏中,他可不想就这么死掉,那样就不光对不起未知的财富,更对不起自己,也严重地辜负了父母的期盼。

来到这个世界之中,白胜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他相信只要靠自己努力,就一定能够获得应有的成功。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他以命赌财,从游戏中突破自我,很明显是最快捷的方式。

白胜才守了不到五分钟,突然,天空中几道光点闪过,他便看到跟他之前来时发生一样的场景,料想有几个人也来到了死亡骨牌的世界之中。

这几人虽落下的方位不同,但都在白胜附近的一两百米来处;大老远地,他就被几人看见了。

“我去,这下问题有点大条啊!”眼看着几人不约而同地朝着自己这边围了过来,白胜顿时觉得情况不对,不论对方对这里知不知情,还是有什么人物,一旦他自己被众人包围住了,那就只有被动挨打的命了。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白胜四下扫了一眼,见走进的几人跟他的年纪相差不大,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倘若他现在逃跑话,应该还有机会溜走;可那样就坐实了他心中有鬼的罪名,只怕便会彻底地被几人追杀了。

此时无论是进,还是退,都是不太明智的选择。

白胜在心中骂了NPC百遍,那坑比都不知道死去了,都不发布个任务,害的他现在进退两难。

嘴上是爽了,可即将被夹击人的事实还是亟待解决。

仰仗着平日里锻炼的成果,白胜虽不是很健壮,但速度跟爆发力都不差,勉强还是能够应对来人,至少逃走还是问题不大的。

就这样,白胜干脆不动算了,反正逃避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不如直接面对,他就不信这游戏连个任务都不发布。

白胜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他如一个木桩插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

这可倒让走过来的几人无从下手了,他们本就不了解情况,只知道有死亡骨牌这个游戏存在,之所以走到白胜身边,那是把他当成了NPC,想过来询问下缘由,见他不动了,几人自然也是站着不动了,毕竟他们之间也是相互忌惮,不敢靠的太近,万一到时候被人陷害了,那可就处于被动的位置了。

几人都不敢轻易得罪白胜,更不愿意做出头鸟。

一连几分钟,此地气氛诡异,几人都站着没动,甚至于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反观白胜倒是乐得轻松自在,他这始作俑者倒像个没事的人,站在那里笑呵呵地,惹得几人有点恼火。******,你一个NPC还笑你妹笑,有什么任务快点说啊,老子的腿都站酸了,你还屁都不放一个,是想玩死人啊!

迟迟等不到白胜发话,几人被整的愣是没有脾气了,他们敢怒不敢言,已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NPC,不然谁******会这么变态,一直站着不动,还有意无意地在哪里示范动作,似乎是在提醒他们,要让他们站好,不要乱动。

几人缓缓明白过来,给他们的考核应该就是比谁站的时间更长;于是乎,他们更加地卖力,保持原有的姿势一动不动。倒是其中有个人很苦逼,因为他一开始便抬起了一只脚,一直不敢放下,因为一旦失败,可就要挂了。

至于白胜就没想那么多,他该动就动,时不时还扭扭腰,保持肌肉处于松弛状态,因为他担心那个无耻的NPC会突然前来,搞个临时袭击什么的,要是他自己全身酸胀的话,那可就不能去完成任务了。

当然,最令白胜不解的还是死亡骨牌明明是个跟骨牌有关的游戏,而NPC却迟迟不肯出现,好像是在考验他们的耐心似得。

一个骨牌游戏,至于还需要考察一个人的心态问题么?

进来的人自然都是想着怎么挣钱,如何活下去,在不知道死亡的真假情况下,大家都是不敢轻易地出手。白胜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是抱着一定要活下去的心态,不是为了自己活,而是为父母活。

无论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他都必须活下去,能不能挣到钱还是次要的,他必须得努力拼搏一把,以证明自己并非无能。

“欢迎各位来到骨牌空间,你们选择到这里来,都是明智的。钱,那都不是问题,在这里,你们将实现任何有关财富的梦想!”

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传开,似有魔力一般,道出了白胜等人的心声;而原本上当了的、打算教训白胜的几人也忘却了此事,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只剩下钱。

寻着声音,白胜等几人直接朝声源处奔了过去。但见一个靓丽的女子翩翩而落,她美丽出尘,如画中的人儿一般,不似人间能有的。

女子皮肤白皙,********,一身金黄色的长裙,将她婀娜的身姿凸显无疑。

强咽下几道口水,几人愣是流出了鼻血,也熟视无睹,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子,特别是她那胸前的一抹金光,有着无限的诱惑力,那怕是现在死在那里,他们也觉得这辈子值了。

看着几人呆傻的样子,白胜也是很无奈,这就是**丝的悲哀之处,一见到女神就把持不住了。他之前有过女友,对于女人自然是不太感冒,这个女子姿色绝对是上乘的,但白胜更明白有些时候懂得如何去克制住自己才是最要的,但女子那一身金光闪闪的衣服,确让他欲罢不能,这可都是黄金、钱啊!

就钱跟女人而言,白胜这个真正的**丝明显更在乎钱。钱多好啊,那里都能花,能够买到生活的必需品;而女人只不过是生命中一个过客,不爱自己的,即使勉强得到了,那也是穿肠的毒药,只会让人疼痛致死。

“有那么好看么?你们想不想靠近点,弄清楚它是不是黄金呢!”被众人盯着看,女子也不避讳,反而缓缓拉动丝带,将黄金色的丝带呈现在众人眼前。

“哎呀,妈啊!”一干**丝鬼哭狼嚎,嗷嗷待哺,嘴里流着哈喇子,脚下却跑的飞快,争先恐后地,都跑到女子身边,誓要第一个帮女子检验黄金。

冲撞之下,一个稍微瘦一点小伙子硬是被撞倒在地,也没人扶他。

白胜只看,不动,不参与其中,因为他察觉到这一切似乎是个陷阱。女子故意叫众人过去,必有其目的。

天下不会突然掉下馅饼来,白胜根本就不相信女子会这么轻易地就将黄金送给他们;更何况有那么一秒,白胜无意中看到女子的神色有一丝的不悦,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但却不是装出来的,似会吃人一般。

女子刚扯下衣带,先前冲过去的几人就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她也不闪躲,任由冲在最前头的一名男子将手拾起了她垂在地上的丝带。

男子摸着金黄色的丝带,那手感舒服、刺激,简直都快爽死了;惹得后面几人都羡慕不已,使劲想要冲上去,却被大伙相互拉扯,牵制住了。

突然,惊变出现。

众人拥拥堵堵,只见女子直接手指轻点,金黄色的丝带立马缠住那男子,将他包裹了起来,而那名男子握紧黄金的手则直接被女子伸长的骨指头切了下来。

“啊啊啊!”痛苦大叫,男子还没来得及止血,他整个人就黄金色的丝带绑着严严实实地,都喊不出“救命”,丝带一紧,他就化为了一滩血水。

整个一粉红骷髅,瞬间把搭成一致意见、准备一起冲过去的几人吓尿了,他们连滚带爬,拼命地远离女子,生怕步了那名男子的后尘;至于摔倒而起的那名小伙子也被吓傻了,他脸色惨白,两股颤颤,艰难地不停地向后扯着步子。

白胜因为隔得老远,虽视觉冲击感不强烈,但头一次看见死人,他也很害怕,心虚不已,更怕女子发难,备受牵连,也赶紧往后退。

才两秒,众人便都跑到了距离女子的一丈远处。

“消停了吧,还要不要继续再闹会?”一脸地玩味,女子盯着几人,舔了舔手指上的鲜血,见心惊胆战的众人急忙点头,她也懒得理会一帮胆小鬼,恢复纤纤嫩手过后,这才友好的提醒道,“当你们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跟骨牌签订了死亡契约;谁若是想逃走,或者惹得我不开心,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众人哪里还敢再得罪粉红骷髅,都连连点头,表示愿意服从安排,绝对不会破坏规矩的。

女子一副狼外婆的模样,她盯着几只待宰的羔羊,见人数差不多了,便伸手将早先到的八个人移了过来。

这几人也战战兢兢地,白胜注意到只有一个青年是面无表情的。

十三人都沉默无语,女子很满意地点点头,而后郑重宣布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死亡的游戏便可以开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