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荒野行动:羲和

更新时间:2020-11-18 05:05:11

荒野行动:羲和 连载中

荒野行动:羲和

来源:落初 作者:何二狗i 分类:游戏 主角:伯伯安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何二狗i的原创小说《荒野行动:羲和》,主角伯伯安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资源枯竭,虚拟世界,记忆里始终只剩下那片废墟,兄弟站在身旁,身后有中流砥柱,能走多远,能站多高,什么时候恢复记忆,什么时候找到新的家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M24和毛瑟狙击枪看起来似乎是M24略胜一筹,但实际上,把毛瑟狙击枪玩好了,也是高手。”

“在狙击枪方面,你们要学的东西很多,举个简单的例子,两百米射击不需要预判,但是两百米以上就需要根据气候,湿度,风向等情况调整射击。”

“除了这两种基础枪支还有另外两种,AWM想必我不用说太多你们脑子里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还有一种,SVD,SVD你们可能不太熟悉,射程为四百五十米,并且如果没有瞄准头部的话还可能没办法做到一枪毙命。但是SVD有一种好处,就是几乎不存在的后坐力,让你可以像用步枪一样近战攻击,也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至于AWM,就不用废话了,以后这里面如果有人能拿到AWM,其他人看见就乖乖绕路走就可以了。”

“我这里有各种各样的评分标准和指标,而我是一个相对比较公平的人,如果你们有能让我看上眼的东西再来找我走后门,否则,各就其位,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分工明确。”

“要是被我发现上课有走神的人,除非你是第一名,否则就拿着枪去后面扎马步。记住了吗?”

“记住了…”

王熙河是真的入迷了。这些教官看起来高矮胖瘦都不同,黑面教官霸权,上一个教官严肃,这位教官看似面善实则腹黑,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坏,可每个人教官都是尽力教学,想让学员学会自己脑子里所有的知识。而且事无巨细地举例说明,半点不嫌麻烦。

每个同学都十分入迷,虽然大家都不知道未来要面对怎么样的艰难险阻和困难重重,可每个人都有一个一致的目标,那就是家园。

要在十年内寻找到那片适宜人类生存的土地。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生活在虚拟世界的舱体里,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那个被选走的幸运儿。

下课以后还没来得及去看那个江南,就已经被同桌拖到一边去了:“这会儿休息时间有半个小时,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王煕河也是忽然发现,没有什么是这个同桌搞不砸的,可更令他奇怪的是,这个同桌似乎对自己格外得好。

就连自己在课堂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卸了他下巴这件事情…

嗯,不提了。

因为他这位同桌带他来了一个…嗯…尚且就说是被试验炸毁的屋子吧。

可就这么一间破屋子,门上都有一把指纹锁。

“这是储存垃圾的地方吗?”王煕河凉凉地看着同桌。

“着什么急。”同桌忽然意味深长地一笑,像是要揭晓什么惊天的大秘密一样朝着王煕河笑了:“这儿可是我的小金库,今天带你来了你可是要帮我保密。”

王煕河没说话,眼睛里平淡得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嗯哼。”同桌撇了撇嘴,将拇指摁上那道指纹锁,开了门。

破破烂烂的桌椅板凳在屋子里,好在干净整洁。这些东西没有被扔掉实在是因为资源有限,屋子的主人似乎对这里非常喜爱。

四周的窗户上都遮着厚厚的窗帘,是化学实验室的标配。只是那些曾经放着量杯试管的桌面现在空空如也,除了一样东西。

修长的实验桌上放着一把狙击枪。

“你这是在献宝吗?有条件吗?”王煕河十分警觉,似乎并不上当,问道。

“喂喂喂,你也太小看我文理了!”同桌有点生气的模样,气呼呼地说道。

“你叫文理。”王煕河陈述。

同桌文理眸子睁得大大的,每个人的床边都贴着名字的,合着自己都把人带来自己的秘密基地了,别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文理眼睛里的幽怨王熙河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王熙河朝人笑笑,指了指实验台上的狙击枪:“这是模型啊?”

文理稍微讶异了一下:“你能看出来这是模型?”

王熙河摇摇头:“看不出来。”

“那你怎么知道?”文理偏头反问跟着王熙河往一边走。

“我猜的啊,加上你刚惊讶的表情可不就是假的吗?再说了,就算你有像那个江南一样的后台,那也不代表你能在你家长辈手下偷出来狙击枪。”王熙河解释着身子已经朝实验桌走去。

文理有点不满意:“我家里长辈跟江南不同的,他父亲是集团司令,我父亲只是从事武器研究罢了。”

“所以你拿出一些…废料吗?”王熙河看人:“你是个天才。”

不知道是废料还是天才又或者王熙河表达出来“你用废料做狙击枪是个天才”的哪个词愉悦了文理,文理现在看起来非常兴奋:“我跟你说,这个虽然是被换下来的,但是这个是最新的。我父亲他们一直致力于研究最新的科技,我们以前是有研究过激光枪的,但是没有出现在军队里,反而是政客或者商贾用的机会多一些,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不灵。”王熙河回应。

文理没说话,又撇了撇嘴。

摆在桌上的就是一把M24,很逼真,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玩,但以假乱真是足够了。

加上现在的子弹受管制已经到了一种极端的程度,参加战争暂且不说,在这片土地上是不允许有人员伤亡的。

避开法律不谈,每个人的生命都非常珍贵,就算其中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打死,凶手也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被一辈子关起来做一辈子的事。

现实里没有人民群众,法律的存在就是滑稽之谈。难道要用法律去约束虚拟舱体里的灵魂吗?

好在如今大家的思想都很正,知道目前第一件事情该做什么,于是就出现了像文理这里不乖的孩子。

王熙河看着文理,可能真的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吧,否则就像这种手上带着定位系统和监听系统的时候,怎么能不被抓呢。

王熙河眼神示意着文理表示询问:我可以看看嘛?

文理又开始变得有点激动,用力点点头:“你试试!”

王熙河搞不明白文理为什么神经兮兮,可还是双手去捧起实验桌上的M24,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沉重,单手可以很轻易地捧起。

可手感实在是不像简单的模型,王熙河按着刚刚教官教过的东西仔仔细细看过一遍,嘴巴张了张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对着口型问了一句:“这是真枪?”

文理十分喜欢王熙河这聪明劲儿,急忙点点头,同样唇语:“只是没有子弹。”

王熙河的嘴角忽然就勾起来了,手里明明握着枪,眼睛的目光却看向实验桌上的其他位置,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王熙河点了点头,认真眨了几下眼睛:“走吧。”

一路走回教室,路过那操场的时候看到江南在跑圈,王熙河好好的眸色又一次沉下去了。

花要护短,但对人肯定也没有那么宽容。加上花要难道能不知道江南是江司令的儿子吗?

知道江南是江司令儿子的情况下,一万米不是落在他王熙河身上,反而是落在江南身上。花要要么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要么就是,江南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重要的人。

可是说真的,王熙河脑袋里的确没有花要这一号人物的印象。虽然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奇怪的存在。

记忆,应该是没有被洗掉的。因为首先他会做梦,人的身体如果只是在空灵的灵魂状态时候,虽有意识,却不会做梦。

他不但能做梦,在第一次输入营养液的时候他还梦见了自己的母亲。

现在跟他一样站在这片踏实的土地上,有躯体有灵魂的人可能都会做梦了,却不一定能梦到过去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记忆都被清理掉了。

江南的视线就是在这个时候投递过来的,眼睛清亮,无怨无悔。

王熙河看见以后脑子忽然就空了一下,看着人朝这个方向一步一步走来,似乎还在不停地放松呼吸,眼睛里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时候,王熙河忽然就火了。

在江南还没来得及跟王熙河打招呼的情况下,王熙河就已经右手小臂搭着文理的肩膀,脚面重重蹬上了江南的胸膛。

江南刚跑完几千米哪里能反应得过来,直至都被人踹到在地,手肘和背上都火辣辣地疼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防护服穿上身上果然有作用的,都摔成这样了衣服依然没有破掉,王熙河已经转身离开,下巴半天没合上的文理去默默把江南扶起来了。

江南苦笑着说谢谢。

“我刚刚从他眼睛里看到…他烦你这种不会生气,毫无准则的大气的圣母样。”文理说道。

江南几乎瞬间就明白了文理的意思。花要罚跑江南,让本该同样承担责任的王熙河觉得心里不爽。

“他可能真的不记得我了。”江南低下头,轻轻说道。

训练场上的人实在是不少,在手表提示到了时间该回教室以后,大家才稀稀拉拉往回走,还不忘记回头看江南。

王熙河已经坐在教室,他控制着自己的意识全部放在讲课的老师身上而不去看左前方的江南,直到下午放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