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猎天

更新时间:2020-05-22 09:22:52

猎天 连载中

猎天

来源:落初 作者:春天在这里 分类:游戏 主角:朽木清道夫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猎天》是春天在这里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朽木清道夫,书中主要讲述了:牛逼的猎人,须猎天。  ---------------------  虽然身为网游界最顶尖的清道夫,但丁零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他仅认为,自己只是运气比别人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然而,他自诩的好运却在他参加《World》封测庆典的那一天戛然而止。一场飞来横祸让他躺在了医院中。而更加要命的是,当他追随那个漂亮的小护士进入游戏后却选择了不同的阵营——从此丁郎是敌人。  而游戏中,一连串的际遇则让他脱离了原本的生活轨迹,伴随着知己红颜的柔情和朋友的侠肝义胆,丁零捧着小心肝、颤抖着双手,开启了游戏中那扇传说中的史诗之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踏进副本的瞬间,丁零便将野猪收了回去。接着,从被驯服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都未曾见光的断牙随着一道Ru白色的光幕出现在了丁零和零洛的眼前。

光芒散尽,断牙仰首长啸,回音久久不歇。

丁零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女牧师的眼睑分明的缩了一下。

“这丫头不会认出来了吧?”虽然如此想,但丁零还是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零洛笑道:“帮宝宝Nai两口,满血后开始杀小怪。”

“嗯。”零洛点点头,法杖扬起,断牙的血量恢复了一格。

丁零看到,女牧师的眼角再次抖动了一下。

但事已至此,丁零肯定不可能将宝宝再收回去,他只得指挥着尚未满血的断牙冲向一只落单的13级精英僵尸。接着,他拉弓搭箭,不到五秒,那只精英怪便倒在了地上。

啪…啪…啪!

丁零回头,只见女牧师双手缓缓的拍打着,脸上升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丁零想起来了,零洛在进副本之前说了一句她以前刷过这个本,看来那个以前……应该是公测之前。

“实在很奇怪,整个游戏世界第一个拥有史诗级宠物的人,为什么会如此的低调?话说,新手弓的神秘力量应该是附加驯服成功率吧?”零洛或许是因为很长时间都没露出过笑容,或者说她很不习惯笑着和人说话,以至于,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别扭生硬。

特别是这笑容中还带着奚落。

丁零知道,零洛已经看出了断牙的真实身份,虽然他在死亡复活后就将断牙改成了一个极普通的名字,小白。

零洛蹲下身,目光一下子深邃起来,仔细的将断牙打量了足足一分钟后站起身道:“果然,恐惧者断牙,那红色的眸子是无法作假的。传说中,这是断牙在与深渊恶魔作战时被恶魔的鲜血染红的。”

“既然认出来了,也没有必要这么夸张吧?”丁零恢复了镇定,丝毫没有被戳穿之后的尴尬,“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往前清怪了?”

“清,当然要清。话说现在断牙的攻击应该比你还高吧?”零洛看着丁零手中的那把小绿弓戏谑道。

丁零顿时羞怯了。

确实,虽然从面板上看,断牙的攻击只比丁零高一点,但丁零拿弓的速度是2.6,即:理论上2.6秒才能释放一次普通攻击。但是宠物,攻击速度远比猎人的攻速快。

普通宠,攻击速度1.8;银英宠,攻击速度1.5;修玛,攻击速度1.2;断牙,则是独一无二的1.0。

如果只算普通属Xing,那么就算断牙的攻速再快,其秒伤也和普通的攻宠差不多,但在没有死亡之前,作为史诗宠的断牙,其额外附加的属Xing所带来的收益便十分的可观了。在新手阶段的一场战斗中,断牙的总伤害甚至可以占到总伤害的60%!

而其他宠,能够到20%就算很好了。

零洛没有继续奚落丁零,也没有问丁零到底是如何抓到的,她似乎又恢复了那波澜不惊的心态。不过唯一的一点改变是,她将治疗的优先权放到了断牙身上,以至于,当他们很顺利的清理完一号BOSS的时候,断牙又抗又打几乎满血,而丁零的血条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这……完全是颠倒过来了嘛。

不过丁零对此很欢迎。毕竟,他宁愿自己挂了,也不愿意断牙死一次。这与面子什么的无关——在副本中,哪个人不是挂得死去活来的?反正又不掉级,大不了跑一下尸体而已。

正如丁零所言,前面三号BOSS无非就是皮厚一点罢了。只要攻击上去,只要能在BOSS干掉你之间将BOSS干掉,那么一切都好办。所以,他们很轻松的就推到了进入四号BOSS点的通道中。

前三号,给丁零爆出了两件皮甲装备和一个匕首,至于传说中的新手套则是一件都没出,也没有出远程武器。至于零洛,她在这个本里已经没有需求了,纯粹是带着丁零混经验。而且丁零也在打完三号BOSS的时候顺利的升到了十五级。

“还要不要继续?”零洛盯着眼前三十码左右两只并肩游荡着的红色僵尸低声道。

“这两只是110,有点麻烦。”丁零微闭着眼,一只脚弯曲抵在洞壁上靠着,翻看着断牙的属Xing。

刷了三个BOSS下来,断牙升到了十三级,基础属Xing增加十五点,获得3个天赋技能点。丁零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将属Xing全部加到了力量上。

宠物和玩家的基础属Xing一样,都拥有力量,敏捷,智力,耐力,精神这五大基础属Xing。这五大基础属Xing分别又衍生出二级属Xing,攻击,防御,命中,闪避,格挡,暴击,坚韧,气血,法力。

对于玩家来说,每升一级,系统将会给所有的基础属Xing提升一点。而不像猎人的宠物那样,给你自由发挥的空间,可以让猎人自行培养宠物的方向。

十级之后,玩家和猎人宝宝每升一级都可以获得一点天赋点。天赋点使用在天赋技能上,其作用,是对某些属Xing或者某个技能的强化。

随着等级的不断提高,根据各自天赋的不同,各个职业也就产生了分歧。譬如战士和圣骑,如果将天赋点全部用在增强攻击的属Xing和技能上,那么他们选择的就是一条DPS的道路。如果用在了增强防御的属Xing和技能上,那就是坦克路线。

而法师,依照其天赋技能的侧重点,则可以分为冰法,火法,奥法。

猎人,则可以选择侧重于依赖和控制宝宝,也可以选择侧重于加强自身的输出。

至于牧师,则会产生更大的分歧——选择信仰圣光或者信仰黑暗。成为圣光治疗牧师或者成为暗影牧师。前者是Nai妈,后者则是恐怖的DPS。

……

对于丁零来说,拥有断牙的他,显然会将所有天赋都投入到增强宝宝身上。

零洛将断牙的血加满后看着走远的两只精英怪道:“110又怎么?断牙嘲一只,然后你和它同时集火一只,显然没问题的。”

“是没问题,不过这两只110很诡异的。如果系统没有修改的话,有一只会跑掉,然后后面那三只又要跑过来。”丁零笑着指向远处另外三只动作缓慢的精英僵尸道:“断牙是攻宠,抗四只肯定没办法。”

零洛对丁零的回答丝毫不感到意外,她耸耸肩,朝着侧边踏了一步道:“那绕过去?”

自从零洛第一时间猜出了断牙,并且猜出了新手弓的神秘力量就是增加驯服成功率之后,丁零便对这女孩产生了兴趣。

清道夫与清道夫之间,很少会产生交流的。就算是参加由游戏公司举办的各种庆祝活动,清道夫也不会抛头露面。在OWGC上的注册账号,就是他们唯一的身份代码。

丁零看着零洛踏出了一步后笑眯了眼:“你先带路。”

零洛扬眉,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就确定我知道路?”

“你不是以前刷过么?显然知道路的。”

零洛叹息了一声,注意力放在了两只110身上,待到它们停留在一个三岔路口时迅速起步。

“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

丁零一笑,分毫不差的跟着零洛的步伐向前走去。接着。他们两停在了稍稍凹进的洞壁,等待两只110过去后又继续前进。

“这2只得打掉。”绕过110后,零洛见丁零跟在她身后不动,无奈的指着前面又两只精英怪道。

“嗯,听你的。”

……

一路绕,一路打,很轻松的便来到了四号BOSS的面前。四号,是一只肥胖无比的双头僵尸,它的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只地狱犬。

不约而同的,两人都停在了距离BOSS三十码之外。

零洛扭头,看着丁零,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笑意和猜疑,她手指着胖子轻声道:“这只BOSS,要掉一样东西,你要不要?”

丁零笑了:“要。”

零洛眼中的猜疑消失:“你也为残页而来?”

丁零抱着臂膀,不置可否的道:“你说呢?”

零洛笑了:“这里只是一张残页,还有两张在另外的副本中。”

丁零注视着零洛的眼睛,片刻后他低声道:“嗯……既然你拼了这么多出来,那我不妨告诉你,一共有四张残页,除了另外两张之外,还有一张在某个野外BOSS身上。”

然而,零洛却没有丝毫的诧异,她点了点头,眼中的笑意更浓了:“知道残页的人不少,但知道四张残页的人却不多。而知道最后一张残页藏身地点的人更是寥寥可数。毕竟风石开出来的怪并不是每次都掉的。”

风石,全称是逐风之石,里面有一只被封印恶魔。这个恶魔也是个挺好玩的BOSS,有时候开出来的强度只需要1,2个20级的玩家就可以搞定。但运气不好的话,就得要一个小队才行。如果运气再不好,你一个团的毛毛兵也是送死的份……

丁零扬扬眉:“所以?”

“如果是普通的骚包玩家,抓到断牙之后的第一时间肯定是站在主城炫耀一整天。所以,你肯定不是那种运气好到掉渣的玩家。事实上,已经有过结论,史诗宠不是不能抓,而是驯服成功率没有达标。所以就无从碰运气。”

“嗯,然后呢?”

“掌握新手武器钥匙的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但肯定是你自己掌握的。而且,光凭新手武器和驯服药剂,我想肯定是无法驯服史诗宠的。”

丁零笑了,轻声问道:“扒皮?知道规矩么?”

零落自信的一笑:“当然。”

“那继续。”丁零点点头,他微笑注视着零洛,看着这个已经暴露了身份的女清道夫来扒自己的皮。就是……不知道是小鱼吃大鱼呢,还是大鱼吃小鱼?

扒皮,就是扒去伪装,将清道夫本来的身份扒出来。而清道夫之间不成文的规矩是:一旦某一方被扒出了原型,那么将会无条件答应对方的某个请求,反之亦然。当然这些请求都必须要是合理的。

“所以,你必定还有其他提升驯服成功率的钥匙。而要做到这一点,你在封测的时候肯定是选择的猎人。”

丁零扰扰头,笑眯眯的道:“这件事越来越好玩了,你继续。”

零洛同样注视着丁零,她眸子越来越亮,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而你对副本也是如此的熟悉,据我所知,能够同时在副本和任务方面都有所建树的清道夫……准确的说,是男清道夫,不会超过二十人!”

“而上次测试中,清道夫猎人只有三个。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的。”

丁零终于忍不住笑了:“所以?”

“有个家伙的名字很恶毒,叫射你一腿。他不会像你这样低调。”零洛注视着丁零,丝毫没有因为丁零的笑而改变自己的猜测,继续将皮一剥到底:“所以,你只能是风之伤。”

“排名第8的风之伤……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才有那个资格抓住断牙,对不对?”

说完,零洛就仿佛找到复活节彩蛋的小女孩一样得意又自信的笑了。

“你猜错了,零洛。”丁零懒洋洋的抱着臂膀,好整以暇的叫出了零洛在WOCG中的真实名字。“哦不……应该是雪舞樱花。”

丁零看到,零洛的表情如同被狠狠的敲了一下似的,她睁大眼,满脸的不信。

扒皮到最后,居然被人一下就叫出了身份!

“风之伤是我的朋友,我也觉得他有资格抓断牙或者修玛,但我并不觉得,他这次还是练的猎人。”

“而且上次,我练的也不是猎人。”

“那你练的是什么?”

“我把所有职业都练光了的,你说我练的是什么?”

“骗人!”

“骗也是一种技巧。”丁零笑道,他扬扬眉轻声道:“还记得规矩吧?”

零洛顿时如同焉了的皮球一般,这反而让她生出几分可爱出来。

“哈哈,扒皮失败,被反扒,算起来就两个请求了。”

“周瑜打黄盖。”

“很简单,不要到处乱说,这个本里出了残页让给我。”

零洛一下抬起头来:“第一个无可厚非,残页让给你太狠了吧?出的几率很小的好不好。”

丁零笑眯眯的望着她:“不狠,因为你拿了也没用。”

“为什么?”

“要想知道为什么,内部价,五千金,并保密。”

“太狠了!换一个!”

丁零盯着零洛正色道:“真的,这把钥匙很多人都在找,但真正距离成功最近的,却只有我一个人,而且也只有我知道得最清楚。”

“这么牛逼?难道你是传说中的那只猫?”零洛摇摇头,脸上又充满了戏谑,不过显然连自己都不信自己的猜测。

“你别管我是谁……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可以把如何看穿你的过程告诉你。好不好?”

零洛犹豫了,良久,她咬着嘴唇,终于点了点头。“好吧,相信你一次。”

“很简单,女清道夫少。上得了榜的无非就是那二十几号人,其中十几号人专注于大世界的钥匙,而你却对副本相当熟悉。”

“你进游戏的时候就有公会,而龙魂公会虽然不怎么出名,但全球公会排行榜也杀进了前五十,足够有资格参加封闭测试。而你,肯定是通过公会拿的名额。”

零洛很不服气的打断了丁零:“为什么我就不能以个人的身份拿名额?”

“不算走**的话,只有一百个定向的个人名额。依照你的实力,要拿当然拿得到,不过既然你是走的副本路子,那么以个人的身份进去,显然不好找队伍。”

零洛恨恨的看了丁零一眼,沉默了。

“你敢扒风之伤的皮,而且规矩门儿清,就意味着你的排名不可能太低,就算实力不行,也肯定是个老油条。对吧?”

“刚才我说了,专注副本钥匙的,也就十来个人,而这中间的老油条,无非也就三四个,再加上……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所以,你就是那其中两个之一。”

“雪舞樱花伴零洛……”丁零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女孩子太文青了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听了丁零的一翻推断,零洛算是彻底服气了。面对一条扒光了自己身份的“大鱼”,身为清道夫的她实在无法再板起脸来装酷,她有些哀怨的垂下法杖,愤愤的跺了跺脚道:“可恶!第一次扒皮都被反扒了……”

丁零笑着安慰她道:“扒啊扒的就习惯了。我常常被人扒光呢。”

“啊?”

“扒光了就不承认呗……”丁零耸耸肩,“心理素质要过硬才行啊。”

“去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