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拟生游戏

更新时间:2021-07-21 13:15:08

拟生游戏 连载中

拟生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执白纸 分类:游戏 主角:林溪刘向 人气:

主角叫林溪刘向的小说是《拟生游戏》,它的作者是执白纸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到另一个世界游戏人生,在另一个世界争权夺利,我登上帝国之巅,只为与身后的黑暗之手博弈,我爬上灵山之顶,只为再见那蔚蓝之星一眼。【拟生游戏启动中...登出程序已销毁...联邦游戏开发,祝所有玩家游戏愉快!(当前游戏版本:1.0持续更新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了烈火营地一路向北行驶了不知道多久,一直到悬浮摩托提醒需要充能林溪才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个戈壁滩,放眼望去,全是沙子与砾石,除了在个别风化的巨石的背阳处零星的生长着几株耐旱植物,就再看不到别的生物了,被阳光炙烤过的风化作一个个小型的热旋风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

任由热浪扑在脸上,林溪微眯着眼注视着距离戈壁滩不远处的的一处湖泊,那是一处奇异的湖泊,尽管热旋时而会卷起一些沙石落进湖里,湖面却不会起一点儿波澜,依旧是波光粼粼,一派祥和。

眼神一凝,林溪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感受着唾液浸入伤口带来的一丝刺痛,嘴角上扬,从背包里摸出先前在刘向面前使用过的弩机,朝着湖面的一处阴影轻轻的扣动了扳机。

“吼。”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一只足有两米多长的灰黄色鳄鱼从湖里窜了出来,铜铃般大小的眼珠被弩箭射穿,足足半只弩箭都顺着眼眶没进了脑子里,白的红的液体顺着眼眶不断的往外喷射着。

看着在沙石中不断进行着死亡翻滚的幻沙鳄,林溪将悬浮摩托停在一边,从腰间抽出自己银色断刀缓步走了过去,在距离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扫描。”

“正在进行扫描。”脑海中响起公式化的机械提示音。

约莫过了十秒钟…随着“扫描完成”的提示,一面淡蓝色的半透明屏幕出现在了林溪的面前。

“名称:幻沙鳄

状态:幼年期

等级:D级初阶

说明:隐藏在幻象湖泊下的死亡杀手,强有力的大颚能瞬间将猎物撕得粉碎。”

“哦?竟然只是幼体。”林溪看着屏幕点了点头,心念一动眼前的屏幕消失。

朝那只幼年幻沙鳄望去,只见后者已经不再动弹了,没有被伤到的右眼已是翻了白,庞大的身躯还不时的抽搐两下,显然是快要死了。

林溪抬起脚正准备过去,突然想起云清风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沙鳄将亡,犹有一击。”

略一思索,弯身捡起一块约莫篮球大小的风化岩石,用力朝着沙鳄掷了过去。

没曾想,原本已经无力动弹的幻沙鳄突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张开大嘴,将林溪掷过来的岩石瞬间咬的粉碎,扬起漫天碎石。

这可把林溪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紧握着断刀警惕的盯着起死回生的沙鳄,热汗混着冷汗湿了一背。

没想到云清风说的是真的,濒死的沙鳄竟然真的还能继续发动致命攻击,心里暗自庆幸没有鲁莽行事,虽说自己能与禁兽一战,可那也是在状态正常的情况下才能办的到,再说了,沙鳄的咬合力之大在死海沙漠中可是鼎鼎有名的,虽然行动迟缓可这并不代表它们不危险。

林溪在远处警惕的看着似乎是回光返照的沙鳄,而后者却是眼睛一闭,肚皮一翻,无力的倒在地上,不肯闭合的大嘴似乎在宣告着自己内心极度的不甘,到死也没能碰到对面那个直立的瘦弱生物一下。

“玩家二十一击杀幻沙鳄等级D级初阶。”

可怜的沙鳄到底也没落个体面的死法,在林溪又试探的扔了几颗巨石被砸的脑门血肉模糊后,被林溪斩了头去了内脏绑在了悬浮摩托的后面,这是要做日后的口粮了。

来到之前沙鳄藏身的湖泊边,湖面一如既往的平静,林溪早就看出了此处有端倪,这个所谓的湖泊不过就是一个类似于海市蜃楼的幻象,幻象产生原理不详。

这是拟生中特有奇景中的一种。这些幻象几乎能永远的存在着,或许曾经这里真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但是在岁月的侵蚀下最终干涸了,只留下了一个真实的幻象来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

生物总是能不断的适应环境,幻沙鳄便是其中典型的代表,曾经生活在水中的他们,因为水源的干涸,体质逐渐开始变得耐旱。

直到最后湖泊完全枯竭,他们也完全适应了这种干燥的环境,甚至学会了借助湖泊留下的近乎真实的幻象躲藏在其中,等待被幻象迷惑的口渴猎物们靠近,最后发起致命攻击,将猎物吞入腹中。

林溪不由的感叹生命的顽强与狡猾,生存之道虽然千奇百怪,但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来。

他在幻象湖泊前伫立了一会儿,便准备转身离开了。刚迈开脚,一阵阵怒吼引起了他的注意,扭头看去,差点没把他吓一跳。

在幻象湖泊的另一头,足有三四只体型健壮的幻沙鳄正迈着巨大的蹄子,嘶吼着向自己这边奔来,光听这声音林溪都知道这几只幻沙鳄有多愤怒。

将断刀往腰间一别,林溪拔腿就跑,开玩笑!要是来一只还行,来一群如果被缠上想跑都跑不掉,虽说沙鳄行动迟缓,但那也只是对和沙鳄相当体型的其他猎食者来说的,自己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人家沙鳄四条腿啊!

火急火燎的跑到悬浮摩托边,一屁股坐上去,油门一加,悬浮摩托便窜了出去,留下满天的沙尘。

而一群幻沙鳄这时才刚穿过幻象湖泊,看着已经逃走的林溪想继续追却是有心无力,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四条腿的自然跑不过没有腿的。

林溪扭头一看众鳄无可奈何朝自己怒吼的样子不禁有些得意的哼了起来“我得意的笑儿,得意的笑儿~”。

正自娱自乐着,林溪脑子突然想起一件事:“糟了,我好像没有绘制地图数据。”

将悬浮摩托停了下来,看向幻象湖泊那边,沙鳄们已经各自散开了,咬了咬牙,林溪将悬浮摩托调转车头,又往回驶了过去。

片刻后...

“系统正在记录中...”

“卧槽,你能不能快点!”

“当前已绘制百分之六十五,还需一分钟。”

林溪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谁屁股后面跟着四只大鳄鱼能不慌,扭头都能看到他们嘴里的食物残渣,混合着恶心死人不偿命的粘液逆着风都能闻到一股子恶臭味。

这群大鳄鱼明显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眼前这小子杀了他们的孩子竟然还敢回来,还绕着自家湖泊在兜圈,简直不要太可恶,智商并不低的它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怒吼着誓要把面前的无毛猿碎尸万段。

“好了没有啊啊啊!”

“已完成百分之九十九。”

“绘制完毕!”

闻声,林溪松了一口气,将悬浮摩托设置成超负荷状态,速度陡然上升一大截,瞬间与后面的沙鳄拉开了距离,而超负荷运行喷射出来的火焰正喷在了两只沙鳄的脸上,后者被烧的皮开肉绽,一阵翻滚哀嚎。

“拜拜了您嘞~”

一直到看不见幻象湖泊了林溪才停了下来,而此时他已经过了戈壁滩进入了北面的沙漠。

死海沙漠,拟生里最大的沙漠地带,它的东西最短宽度达2000余公里,面积近900万平方公里,因生物稀少而被称为拟生禁区。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温度开始快速下降,吹在脸上的风也带上了一丝丝凉意。

“启动地图。”

熟悉的屏幕出现在林溪面前,一张巨大的地图呈现在屏幕上,但大部分地区都是属于空的,尚未标记任何地点。

“规划穿越死海沙漠最佳路线。”林溪伸手轻点地图上一处巨大椭圆形区域,同时说道。

“正在加载已有存档…”

“最佳路线已标出,当前数据为23天前,误差可能较大,请玩家及时更新地图存档。”

林溪认真看着地图上标记出来的绿色线路,路线全长2538公里,以悬浮摩托的速度全速前行只需要6天便可以走完,关键是需要经过的地方让林溪着实感觉有些麻烦,在路线上有几个红色的三角标记,代表着此处有禁兽巢穴存在。

“标记公会盟约所在位置。”

“已标记,盟约公会新总部目前距离您3724公里。”

望着地图上的黄标,林溪不禁叹了一口气,自从上次盟约被异人偷袭后,除了帮主云清风在众人保护下得以脱身,其他人都被灭杀了,现在全都重生散落到了世界各地。

重生后,林溪幸运的降临在了一处废弃的研究所中,在研究所中找到了黑甲和一把高等级武器银霜,在系统通知自己云清风已经重建了营地后,便一路向北靠近,结果碰巧遇见了烈火营地的驻扎地,本打算只暂住一晚,结果当天烈火营地就倒霉的被一头禁兽给攻击了。

本以为烈火营地能挡住一只受伤禁兽的攻击,结果等护罩升起来,林溪彻底傻了眼,D级,这个营地的防护等级竟然只有D级,这简直是林溪见过最差的营地,要知道在北域,最差的营地都有B级的防守力量。

刚经历一次重生的林溪自然不忍心让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营地被摧毁,于是他选择了参战,而代价就是自己“辛辛苦苦”捡来的装备尽数报废。

因为受了伤,回盟约基地的事也被耽搁了下来,一边帮衬着烈火营地的队员,一边恢复着自己的实力。

结果烈火营地的副队王阳却是对自己一直不怀好意,这个在禁兽一战后,林溪就看出来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的道理林溪自然明白,只是一方面烈火营地的大伙儿对自己都还不错,不好不告而辞,另一方面自己的实力还没恢复,要是交起手来估计也讨不了好。

这次从异鼠巢归来,正准备和刘向商量着离开的事,却刚好听见了王阳议论自己,借此机会,林溪便假装一怒之下离开了烈火营地。

对王阳,林溪其实并没有什么怨气,王阳做的事在自己看来无可厚非,无非就是权利欲望在作祟罢了,这种事情他早就见得多的。

只是,有一个人,林溪却是一直过意不去,那便是刘向,这个相处了不到一个星期的大哥,为人让林溪甚是喜欢,在发现前者宝藏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把仓库的管理权让给了自己,这让林溪很是感动。

轻轻叹了一口气,刘向肯定会有麻烦,毕竟他是除那群人外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离去的真正原因的人,只希望那群人不要太过分,不然自己以后一定再会找回来的!

一阵干冷的风吹来,林溪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天色已经暗了,远处地平线处,红日已经沉下去了一大半,最后一抹余晖也即将消失了。

选择了一处北风平地,林溪支了个帐篷,他今晚要在这过夜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