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魂归辽叶河》主角李勇肖精彩章节完本

《魂归辽叶河》主角李勇肖精彩章节完本

时间:2021-11-25 17:18:52编辑:徐弯弯 作者:张地国 人气:

完结小说《魂归辽叶河》是张地国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勇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儿子带走了父母的心一知道女儿受伤后,王永洁的妈妈赶来了永平县人民医院。看见病床上的女儿,王妈就伤心地抹着眼泪,王永洁一直是妈妈心

魂归辽叶河

推荐指数:10分

《魂归辽叶河》在线阅读

《魂归辽叶河》 第九章 免费试读

儿子带走了父母的心

知道女儿受伤后,王永洁的妈妈赶来了永平县人民医院。看见病床上的女儿,

王妈就伤心地抹着眼泪,王永洁一直是妈妈心里的乖乖女,在家时还能为妈妈分担

忧愁,尤其是父亲去世后,她几乎成了家里的支柱。

王永洁下乡后,大弟弟在一家建筑公司做临时搬运工,因称磅秤人员多次克扣

重量,大弟弟与他争吵并发生殴打事件,被抓进公安局关押了大半年,最后还判了

三年有期徒刑。

六个孩子让妈妈操碎了心,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他们惹祸。

王妈妈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会伤得这么严重,她那颗本已疲惫不堪的心仿佛

就要碎了。

秀芝在一旁安慰、劝导王妈妈。“王永洁是生产队、大队、公社出了名的好知青,

更是学生们最尊敬的好老师,这次要不是永洁姐舍命相救,不知要伤多少孩子。”

王永洁看见妈妈难过的样子,心里也很难过。

李勇也来看王妈妈了,他找不到合适的话说,只默默地坐在旁边,偶尔才说一

句:“王妈妈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永洁的。”

“谢谢你对王永洁的照顾。”王妈妈说。

秀芝接着说:“王妈妈放心吧,永洁姐是我们的好姐姐,李勇、肖国庆和她相处

得很融洽,三个人同吃一锅饭,就像亲兄妹一样,我们辽叶河公社还找不出像他们

这样融洽的知青呢,他们都是辽叶河公社出了名的好知青。”

王妈妈欣慰地点着头,对李勇和秀芝说:“永洁给你们添累了,谢谢你们。”

王永洁也微笑着向秀芝致谢。

秀芝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不用谢,我们是好姐妹,永洁姐出院后就要和我

住在一块了。”

王妈妈疑惑地望着秀芝。

秀芝连忙解释道:“雷祖庙小学垮塌后,就把永洁姐和李勇的房屋改成了教室,

所以永洁姐就暂时住到我家去。”

王妈妈第一次到七里坡来,生产队的乡亲们都来知青屋看她,并向王妈妈讲述

王永洁做的好事。

听了乡亲们的讲述,王妈妈也被女儿的事迹感染了,她没想到女儿那么懂事,

与乡亲们相处得那么融洽,那么有感情,她在心里也为女儿感到高兴和欣慰。

肖国庆带着王妈妈去沙子坡看桐子树苗,给她讲述这片桐子树林发生的故事。

王妈妈被这些故事感动得泪花闪闪,“孩子们真不容易呀!”

王妈妈在七里坡待了三天,这三天时间里,让她知道了女儿在七里坡的故事,

感受到了乡亲们的朴实和真诚。

王妈妈就要离开七里坡了,临行那天早上,乡亲们给王妈妈送来了自家的土特

产,土豆片、红薯粉、黄豆等,一包又一包地送到了知青屋。

冉广兴、蒋麻子也来了,他俩都提了一块腊肉,非得要王妈妈收下,说城里吃肉

要票,这腊肉是自家养的猪,一定得收下。

王妈妈说啥也不收,说山里比城里苦多了,城里每月都有供应肉,山里养头猪

也不容易的。

双方正在推辞时,蒋祖友带着妹妹蒋祖英来了。蒋祖英提着家里那一只生蛋的

大母鸡,“奶奶,这是我们孝敬您的,您一定要收下。”

王妈妈说什么都不肯收,这只母鸡是他们家的“小银行”啊。

蒋祖英突然跪在地上,眼泪汪汪地说:“奶奶,收下吧,王老师为了救我,连命都

不顾了。”

王妈妈一下怔住了。

蒋祖友接着说:“王奶奶,王老师对我们一家恩重如山,这是我们一家人的心

意,您一定要收下。”

蒋祖友说罢也跪在了地上。

王妈妈被兄妹俩的举动感动得潸然泪下,连忙弯下腰将兄妹扶起来,紧紧地拥

进怀里,“孩子,你们全家的心意奶奶都收下了,这只鸡你们带回去养着,让它多下

蛋,下次奶奶来了吃鸡蛋,啊,听***话,让它多下蛋。”

蒋祖英一下抱住王妈妈,抽泣着不停地叫“奶奶”。

王妈妈蹲下身子,一边替蒋祖英擦眼泪,一边动情地说:“乖孩子,听话,好好念

书,放假了到万川奶奶家里来玩。”

蒋祖英连连点头。

在肖国庆的催促下,王妈妈才起程上路。乡亲们送了她三四里路才依依话别。

稻谷抽穗时李勇才出院。

他的右腿还有点瘸,由于长时间未活动,肌肉也有点萎缩了。

李妈妈再次来到医院,她看见儿子的腿已明显带着残疾,伤心地悄悄抹泪。

她这次来永平县,是要接李勇回万川市,这个最听话、也最懂事的儿子,命运却

总是对他那么无情,吃苦受累倒没什么,可一次次地受伤真叫人心痛。李妈妈一定

要儿子回家休息一些日子。

李勇原打算与秀芝一道回七里坡,可妈妈说什么都不同意,非要儿子跟她一起

回家。

李妈妈已看穿了儿子的心事,秀芝是个好姑娘,对儿子也好,可秀芝是农村姑

娘,儿子怎么能与农村姑娘恋爱?怎么能让儿子与一个农村姑娘结婚?

秀芝从李妈***言谈中,已明白了李妈***心思,“李勇,你还是回去吧,你平

时那么想家里人,现在回去看看不正好吗?再说,这段时间田里的活儿也不多,正好

抽闲回去。”

李勇脸一红,转眼看着秀芝,嘴张了几下没说出话来。李妈妈从儿子这些表情

中,更坚定了要带李勇回家的决心,她已从他们的眼睛里感觉到了男女之间那种特

有的感情。

公共汽车缓缓驶出长途汽车站,李勇扭头从窗口望出去。他看见秀芝还站在车

站大门前,出神地看着汽车开远。

李勇的双眼一下就潮湿了。此刻他才感觉到,原来秀芝的那份牵挂已随车而

行,装进了他的心怀。他后悔不该让她一个人回去。汽车转弯了,他还把头扭向窗

外,他不愿让妈妈看见他眼里的泪水。

李勇回了家,家对他陌生而亲切。他第一次感到家里的拥挤。在街道工厂上班

的哥哥已单独安了一张床,原因是他已经找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要时常到家里

来。添了这张床,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了,两个弟弟和妹妹共用一个上下铺。

李勇回来后,还不知在哪里添床合适,这间不足三十平方米的房子里,几张床

和桌子已占了大部分空间。

妈妈说李勇腿不好,要李勇和父亲睡一张床,自己躺凉椅就行了,夏天里不碍

事。李勇说什么都不干。他坚持与两个弟弟挤在下铺睡。

那一夜,李勇辗转难眠。他脑子总是浮现秀芝的样子。秀芝一家对自己恩重如

山,是秀芝父亲舍命相救,才使自己获得了生命,咋就不能与秀芝走得更近一点呢?

妈***心愿李勇很明白,她怕儿子讨个农村儿媳妇不光彩。想起秀芝对自已的好,

李勇心里就涌起一种爱怜的感情,

李勇思绪万千,越想越睡不着,索兴起床来到屋外,搬了一把凉椅斜靠着,望着

满天星斗。七里坡的星空那么高远、深邃,星空下的空气也是甜甜的,沁人心脾;在

城里看星空,除了灰暗,就是喧嚣和嘈杂。李勇的思绪已经飞到了七里坡。

李勇未来的嫂子每天在家里吃饭,时不时还住在哥哥那张床上,俩人的窃窃私

语让整个屋里都能听见。为这些事,父亲私下里骂了哥哥多次,哥哥每次都红着脸

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听说有一次哥哥在父亲面前流着泪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就扭

头跑了,搞得妈妈暗地里抹了好久的眼泪。

原来“未来嫂子”家里兄妹多,房子比李勇家还要窄,每月的口粮也不够吃,自

从与哥哥谈恋爱后,她在家里的空间和口粮都为家里的兄妹做了贡献。

可李勇妈妈肩上的重量又加了几分,那原本就不够吃的供应粮,在多了一张嘴

的情况下,就更难以维持了,不得不抽钱买高价粮票。

生活的压力妈妈默默地承担着,父亲常常长吁短叹,他劝妈妈别亏了自己的身

子,不然她也承受不了多久的。

李勇回到家近十天了,除了到肖国庆、王永洁家里去看了看他们的父母外,一

直未出去与任何人聊一聊,他心事重重的样子让父亲和妈妈一下担心起来。

这天,父亲用自己的私房钱在黑市上买了三斤猪肉和几斤地瓜,妈妈炒了个回

锅肉,让孩子们打个牙祭。那顿晚饭,父亲将自己泡的药酒也慷慨地倒了两大杯,让

全家人共同享受,这是治他腰痛的药酒,平时妈妈是不准其他人喝的。

全家人在父亲情绪的带动下,都显得十分高兴,家里难得有一次这么欢乐的气

氛。正当大家吃得高兴时,“未来嫂子”来了。妈妈连忙起身让座,拿着筷碗放在她面

前,并将自己的酒杯递给她,还一再叫她多吃点肉。

哥哥也连忙为她夹了几块肉在碗里,李勇也热情地招呼她喝酒,并端起酒杯要

敬她,她很勉强地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嘴唇,一滴也没喝,也未说一句话,看得出来,

她为家里没有等她吃饭而不高兴。使得本来很高兴的晚饭,一下变得死气沉沉,大

家都默不作声地吃着。

良久,父亲端起酒杯说:“勇儿呀,在乡下这一年多里,你吃了那么多的苦,身子

也受了伤,老爸也帮不了你什么,今天老爸敬你一杯。”

李勇连忙端起酒杯,望着父亲那已潮湿了的眼睛,心里涌起一股热烘烘的东西

在喉咙上哽着说不出来,他顿了顿,一仰脖子将一杯酒吞进了肚里。一股热辣辣的

东西,顺着喉咙直蹿到胸口又反冲上来,让他眼里噙着的热流一下滚了出来。

他控制着情绪,立即起身一步一瘸地走了出去。

父亲也跟着走了出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

忽然,听见屋里“未来嫂子”大声地说了一句,“咋怪我呢,我只是搭了个便车跟

着吃顿饭,啥也没说,咋又不让大家高兴了。”接着是她“呜呜”的哭声。

李勇和父亲一下子停了下来。

原来,哥哥看见刚才的气氛,只低声咕噜了一句“你高兴点嘛”。却让她一下拉

高了声调,哥哥只有低下头不吭声了。

妈妈连忙说道:“没事,没事,吃饭吧。”

父亲没作声,拉着李勇的手说:“勇儿呀,咱爷俩出去溜达一下吧。”

李勇默默地点了点头,扶着父亲的手臂走了出去。

父子俩慢慢地来到江边,夕阳的余晖映得江面金灿灿的,几名船员在江边泊船

上悠闲地钓着鱼。

父子俩在一块石头上并肩坐了下来,过了许久,父亲才说:“勇儿呀,我这腰不

争气,让你妈妈受累了,你要多体谅妈***苦衷啊,她干的是许多男人都干不了的

活儿。白天黑夜都像头牛似的累着,我总担心她哪天突然倒下了,这个家不能没有

你妈妈呀。”

李勇默默地点着头,他早已看出妈***腰已略显弯曲了,妈妈无时无刻不在为

这一家老小的日子焦虑着。

“爸,您放心,妈***苦和累我早已体会到了,我会努力减轻你们的负担。”

“勇儿呀,我们不是那意思……”

“妈妈担心我与秀芝的事。”李勇没等父亲说完就直接说出了妈***担心。

父亲点了点头。

李勇也沉默了许久,双手握着父亲的手说:“爸,我现在已长大了,尤其是在山

乡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明白了许多事,我只想让您和妈妈放心,相信你们的儿子会

把握好自己,更不会做出让您们丢脸的事来。我与秀芝的事其实很正常,她一家人

对我恩重如山,做人得有良心,我对她有好感是真的,可我现在没有与她谈恋爱,也

许以后会。她为我付出得太多太多,我真的不知怎样才能报答她,若用恋爱来报答

她那就太苍白了。爸,相信您的儿子,我有能力、也有信心处理好这些事,同时,也请

你们相信儿子的话,秀芝真的是一个善良、勤劳的好姑娘。”

父亲用力地握着李勇的手,良久没有说话,他第一次听见二儿子的语气那么深

情。儿子真的长大了,是一个成熟的大男人了。

“爸相信你,其实你妈妈对秀芝姑娘并不反感,而是心存感激,她是担忧你在农

村结婚后就回不城了,你妈也是为了你好啊。”

“爸,农村确实很苦很累,但一方水土也养育了一方人啊。”他站起身来,扶着父

亲往回走,还给父亲讲七里坡种桐子树的故事。

父亲不经意地讲起了哥哥和他女朋友的事,李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父亲越说

越生气,说这个女孩子太不懂事,在家里吃住不说,什么事都不做,还时常耍点脾

气,搞得一家人不愉快。因为哥哥的工作单位不太好,收入低,家里的环境也不宽

裕;而她是幼儿园的老师,总觉得比哥哥地位高,总是用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待

哥哥,家里人都不是那么满意,可哥哥很在乎她,所以妈妈也很迁就她。

父亲原本不准这女孩子住到家里,可妈妈经不起哥哥的软磨硬泡,没几天就答

应了,为了此事,父亲与妈妈背着孩子们争吵了好几次,哥哥赌气在工厂的车间里

住了几天,才让父亲不得不软下来。

李勇听了这些后,只感到心在往下坠,他也觉得哥哥好可怜的。

“爸,哥也许很为难的,一个街道工厂的工人,能找个女朋友也不容易的,你们

多理解一点吧。”李勇停顿了一下又说:“当哪天有孙子叫您一声爷爷时,您一定会

乐得什么怨气都没了。”

父亲停下脚步,望着李勇。

李勇笑了笑:“爸,我讲的是实话,一定要高兴点,好吗?”

父亲愣了许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微微地点了点头,拉着李勇的手往家里走。

李勇在家的日子里,总找不到下乡前的那种快乐了,他尽量帮妈妈做家务,没

事时还拉着父亲去江边溜达,让父亲心里的闷气释放出来,有时候还为父亲推拿几

下腰背。

可每当下午弟妹们放学后、妈妈哥哥下班后,全家人挤在那间屋子里时,他觉

得心里有种无形的压力,仿佛氧气供应不了全家人呼吸一样。

那“未来嫂子”总与弟妹们融入不到一块儿,只要有她在家里,弟妹们都不吭

声,妈妈那小心翼翼的动作,时常让父亲看不下去。

李勇感到无所适从,添了他这么一张嘴,家里的粮食也吃得快多了。妈妈常常

没吃几口饭就放下了碗,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第一次隐隐地感到这片天空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他决定要回七里坡去。

妈妈极力挽留他多休息一些日子。

李勇说:“马上就是秋收季节了,必须回去。”

父亲没有表示反对,反而劝妈妈别挽留儿子了,父亲读懂了二儿子的心思,他

觉得儿子回生产队去会比在家里快乐。

临走时,李勇将哥哥拉在旁边说道:“哥,多关心一下妈妈,她太累了。”

哥哥默默地点了一下头,眼睛里湿润润的。

李勇又拉着弟弟的手说:“等秋收后,我给你们送新米回来,新米做饭可香啦。”

弟弟快乐地与他拉了拉钩。

那天,父亲将李勇送到长途汽车站,看着儿子那一瘸一拐的背影,父亲那两颗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滚出了眼窝。

汽车带走了儿子,儿子带走了父亲的心。顿时,心里空荡荡的。

魂归辽叶河

魂归辽叶河

作者:张地国 类型:其他 状态:完结

《魂归辽叶河》主角和那个女总之间的暧昧气氛处理的太苍白,没有说服力,现实脱节过尤不及。老段的情感写的不丰满。一点个人看法,勿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