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美漫的四次元口袋在线阅读小说在线试读 侠明白精彩章节大结局

美漫的四次元口袋在线阅读小说在线试读 侠明白精彩章节大结局

时间:2021-01-20 14:10:25编辑:王蓉 作者:柠檬换气 人气:

主角是侠明白的小说《美漫的四次元口袋》此文是柠檬换气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彼得?”“嗯嗯,是我!”“你有初代蜘蛛侠的相关信息啦?”,树文漫不经心的询问着。坐在边上的树花好奇看着树文,她挺直腰板专注着,

美漫的四次元口袋

推荐指数:10分

《美漫的四次元口袋》 第九章:唐人街遇事 免费试读

“彼得?”

“嗯嗯,是我!”

“你有初代蜘蛛侠的相关信息啦?”,树文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坐在边上的树花好奇看着树文,她挺直腰板专注着,似乎在偷听两人的谈话,手上的筷子夹着小块的鱼肉放进嘴内。

这是一道清蒸鲈鱼,鲈鱼从底部被剖开,像是翅膀展开一样贴在盘上,鱼头高高翘起,像是在仰望星空。背部身子撒放着姜丝、葱丝、青红两种辣椒丝,这使得整道鲈鱼像是搁浅的背负着东西的货轮。

鱼肉鲜嫩在嘴内化开,咸鲜的滋味侵入舌头,大脑直发出愉悦的信号。她不禁睁大眼睛,露出喜悦的笑容。

good!

这招牌菜可真不错!

“我没空。”

是的没空,树文正带着妹妹在唐人街这边吃饭。中午的时候他特意来踩点,打听了这边有名的餐馆,观察之后抉择再三他来这家粤菜馆定了位置。

因为这家餐馆有美国和粤菜两种口味

啊!

树花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忘记刚才是要听他们说话的。

我错过了什么嘛?她急忙忙的重新专心偷听,尽管筷子不自觉的去夹鱼肉。

“伙计,别这样,你不是有一个妹妹嘛!那你应该理解我的感受,那个枪手逃出来咱们的朋友碰上,那岂不是很糟糕!”

树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也夹了块鱼肉放进嘴内。

很不错的清蒸鲈鱼。无论是鱼的品质还是入味程度都很不错。

又夹下一块沾了汤汁,配合着汤汁,鱼肉的味道更上一层。汤汁里面那微微带甜的米酒和鼓油是汤汁的核心。

“喂喂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树花惊异的询问:“哥哥你还没聊完啊,那不如叫彼得也过来吧!”

树文有些不愿意,让外人破坏自己和妹妹的吃饭时间,但妹妹的意见也要考虑:“要叫彼得嘛?真要叫嘛?他应该吃了!不用考虑他的。”

“???”

“你说什么呢?我刚才说的你有没有听见?”

“他说不用!”,树文给了妹妹一个回复,又给妹妹夹了个鸡腿。

“白斩鸡也是这店的招牌。”

这家的白斩鸡很符合白斩鸡的特色,皮黄肉白,摆盘比其他菜色的讲究,鸡肉堆叠着还原出一只鸡来。

原滋原味,同样沾上酱料后又别有风味。他们家的酱料,包括米酒鼓油都应该是他们秘方特制的。

“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哪算了,我自己去找,你先和你妹妹吃饭吧,我之后在联系你!”

彼得叹气,他听出来了树文的意思,只好无奈的挂掉电话。

树文放下手机摇头。

树花好奇地询问道:“怎么?彼得找你有事?”

“彼得想让我陪他去找人,但这是大海捞针白费劲,曼哈顿这么大,人那么多,想找出一个流浪的人,在没有监控设备和警察系统的情况下,只能碰巧!”

树文给解释了一番,最后总结:“所以没什么事情。”

树花点头,专心对付起眼前的菜肴来。

他点了四菜一汤,除却清蒸鲈鱼和白斩鸡还有金沙焗百合、海棠冬菇两道菜,以及作为汤品的百花海参炖。

正吃着,忽然觉得边上空旷许多,抬头一看一位老妇人走过来,边上的给纷纷给她让开位置。

那老妇人面容沧桑,拄着拐杖,看着感觉年纪有六十多,边上跟着两个穿着西服的保镖。似乎感觉到了目光,她低头回望看来:“靓仔,你有点面生。”

树文点点头:“不住这里。”

树花也抬起头,这老夫人更加笑眯眯的,又说道:“好漂亮的小姑娘,你父母有福气。”

树文回了句:“谢谢”。

老夫人点点头走到前头去,店内的老板小跑出来询问道:“夫人,要吃些什么?”

他多瞧边上她边上的保镖两眼,随即继续低头吃着东西。

吃完东西出了餐厅,树花扬着手:“吃得好开心,哥哥,咱们晚点再回去吧!”

树文点头:“在唐人街逛逛吧。”

两人沿着餐馆所在的街道走着。可惜不是逢年过节,唐人街只是平日里的样子。不是说不热闹,只是不如过节时候有气氛。

比起曼哈顿的其他地方,唐人街更有其他地方更具有中国特色一些,但到底是异国他乡,也融进当地的特色。

虽然两人吃得很饱,但肚子仍有空间可以存货,于是又吃进去很多小吃。

玩够了就往回走,回到来时停车的地方,彼得打来电话。

“伙计,你一定想不到我遇见了谁!”

又接到了彼得的电话,他一头雾水:“怎么了?”

他询问心里则在思索,对方既然这么说,那么很有可能是碰见了早上参加中央公园枪战下午出逃的那位孤身枪手。

“我真的就遇上了那个逃出来的黑帮枪手!我们打了一架,他真是厉害。”

彼得说着话,似乎就碰见伤口,抽了一口冷气。

树文意外,没料到彼得运气这么好,他甚至开始思索这是不是蜘蛛感应的能力。

“我差点打不过他,不过他还是被我打晕过去,现在我该怎么办?”

彼得的问题就好像是在幼儿园血数学一样,懂得1+1,却不会1+2。

“为什么要问这么个问题,你解决不了问题,那就交给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送回警局,这就是答案!”

“我知道,然而,他在被我打晕过去前和我说……”

树文正仔细听着彼得要说些什么,可是边上出了状况,不让他听完彼得的话。

停车场这边,四、五个原本悠闲地靠着车子的黄种人人从汽车边上离开,咬着香烟的脸上满是冷漠。树文并不能分出他们是华裔、韩裔、

还是日本人。

他们吹了个口哨,甚是轻佻。

树文歪头看着他们,他倒不至于因为这样就揍他们一顿,可假若他们接下来还有其他动作就说不定。

他们忽地哄堂大笑,似乎有一个在说:“他是不是吓得不敢动了?”

“这妞正点啊!”

他们之中有一个拔出枪来对着树文:“你最好不要乱动。”

剩余几个漫步走过来。

“闭上眼。”

将妹妹往身后一拉,树文温柔低语。

树花肃着脸点头。

他回头一看确定自己妹妹是否真的闭上眼睛,将手机塞进树花的手上。

“帮我拿着。”,感受着身后突然打来的拳头,他伸出手掌挡住对方的拳头,抬腿踢中那人的腰侧,对方吃痛的摔飞出去。

“你在动手我可就真的开枪了!”

持枪的人警告。

树文藐视,腿脚一跨大步向前,拳头挥甩着便是铁鞭一样砸在从侧面打来的红色短发男的胸膛上。

打得他倒退,树文拳头化掌,抓住他的领口往侧面丢去,砸中‘啊’叫冲上来的另外一个人。

将人摔出去后树文越步,冲到了枪手面前。对方慌乱下意识的想要开枪,正想要扣动扳机,手腕却是一疼,忍不住松开手任由手枪掉在地上。

他惨叫着转着身子想要和手腕平行,树文松开手,另一手在他背上一拍,他扑在地上吃了个狗啃泥。

这个枪手仍不死心的伸手想要抓起枪,树文踢开枪,毫不留情地踩上一脚,又是一声惨叫。

“哥哥?”

树花询问。

“稍等!”,树文微笑回话,尽管妹妹闭着眼睛不一定能瞧见。

他转过头看着刚要从地上爬起来的三人,从口袋里拿出枪来。这几个人被枪的枪口一瞧,身子哆嗦。

枪不知道出自哪里,但是握把侧板雕刻了美人的肖像。

“不想活?”

他们摇头。

“想活?”

小鸡啄米。

“很好!”,树文往回走了步,牵起妹妹的手回到车边上,打开车门让妹妹坐进去。

“再稍等下。”

“恩。”

关好车门,树文回到刚才的位置,他看着三人:“说说吧,你们想做什么?”

“啊?”,他们疯狂摇头:“什么也没想做。”

“之前?”

树文拿着手枪挨个晃去,被枪指着的人使劲摇头:“想,想,找个人拿点钱花!”

“谁派你们来的?”

树文怀疑地询问。

“说真话,否则我的子弹可不长眼。”

他们摇头哭喊着:“是我们不长眼,我们只是想随便找个人要点钱,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嘘,不要在我妹妹这里说这么暴力的话。”

他们连忙捂住嘴什么话都不说。

树文的枪口在他们身上来回晃悠,手指一动一动的,似乎随时都要扣动扳机。

他们的瞳孔收缩着,是恐惧的表现。

“很好!”

恐惧足以让人说出心底话和实话。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墨镜带上,另一手拿出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来。

“好了,看这里。”光芒一闪,他们人变得恍惚起来。

看着他们倒在地上,树文回到车上:“好了,你可以睁开了。”

树花睁开眼睛,向着树文眨眼:“哥哥,彼得那边好像遇到危险。”

“怎么?”,他接过她递来的手机,疑惑的看着妹妹。

“刚才我在车上坐着,忽然就响起枪声,挺大声的。”

他查看手机,和小蜘蛛的通话已经结束,他回拨电话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