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执掌人书》主角唐元黄毛完结版在线试读

《执掌人书》主角唐元黄毛完结版在线试读

时间:2020-11-05 13:26:30编辑:刘斐 作者:就不吃蛋炒饭 人气:

《执掌人书》为就不吃蛋炒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面对阴风和“死亡之翼”的夹击,红马这次可不敢硬接,后腿一发力就朝着一旁窜了出去,速度竟然不弱于死亡之翼,哪怕死亡之翼在空中连续转

执掌人书

推荐指数:10分

《执掌人书》 第22章 马妖伏诛 免费试读

面对阴风和“死亡之翼”的夹击,红马这次可不敢硬接,后腿一发力就朝着一旁窜了出去,速度竟然不弱于死亡之翼,哪怕死亡之翼在空中连续转了两个弯,都未能沾到它分毫。

噗!死亡之翼紧擦着红马的屁股,一下打在了长在后院角落处的老柳树上,消失在了主干中,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本来绿油油的柳树竟然瞬间开始枯萎。

成百上千的碧绿的叶子一一枯黄,一片片黄叶簌簌飘落,树干开始脱皮,仅仅几个呼吸的工夫,一棵刚才还生机勃勃的柳树便这么死了,好像是死去了好几年,看着毫无生机。

咴咴嘶、咴咴嘶……红马仰头嘶鸣一声,转身朝着言无风冲了过来。

言无风面色不变,再次轻轻扇了下手中的三昧神风扇,刮出一道无色的清风夹裹着他朝一边跑去,一边取出了一颗黑色种子。

只见他左手捏着黑色种子,右手作笔,精神力为墨,迅速在身前书写了起来,足足十五道笔画一气呵成,一个由紫色精神力组成的虚幻符箓出现在了他身前,然后在一阵微不可查的灵气波动后,一股脑钻进了他左手中捏着的黑色种子内。

完成了藤蔓术的施法后,他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把黑色种子丢出去,而是继续带着红马在院子里绕着圈。

直到红马追着他来到了院墙和枯萎的柳树间,他才猛然丢出了黑色种子。

而随着黑色种子一落地,梭梭梭!一条手臂粗的黑色藤蔓张牙舞爪地冲天而起,它足有七八条分枝,每一条分枝上都长满了又尖又长的硬刺,出其不备的朝着红马包抄了过去。

咴咴嘶、咴咴嘶……红马大惊,想躲。

可惜已经晚了,它左边是枯萎的柳树,右边是院墙,哪有地方给它躲闪?

就算它想撞开院墙,也已经不起丝毫的耽搁。

所以红马毫无意外的被黑色藤蔓缠了个正着,并且还是四肢、身体同时被缠,分枝上一个个又尖又长的硬刺立马就刺进了红马体内,少说也有数千之多,直接把红马刺成了刺猬。

咴咴嘶、咴咴嘶……红马吃痛,自然开始奋力挣扎。

但没等它挣脱黑色藤蔓,紧追在它屁股后面的黑色阴风就刮了过来,十几道尺长的深深血槽立马出现在了它的屁股上,黑色阴风顺势钻进了它体内。

扑通!红马倒在了地上,身子微微抽动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为了防止红马诈死,言无风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又扇动三昧神风扇,吹出一道阴风攻向了它的肚子,直到亲眼看着它受了第二击阴风依旧没有反应,这才放心的抬步走了过去。

砰砰砰!他抬脚狠狠地踢了红马的肚皮三下,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硬邦邦的,显然是被阴风给冻住了,估计魂魄也应该被阴风伤着了。

“咦,这是什么东西?”言无风的眼角余光一瞥,偶然发现红马的嘴边好似含着什么东西,亮晶晶的,像是一颗珠子。

本着好奇,他蹲下身掰开了红马的嘴。

“果然是一颗珠子。”

言无风取出红马嘴中含着的东西,拿到眼前细看了起来。

这东西拇指盖大小,整体呈紫色,非金非玉,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材质,一看便知道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为炼制的。

因为没有在珠子表面看到任何的符箓,他不由地猜测道:“难道是灵器?”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一匹凡马如果没有机遇,想变成妖物可不容易。

要知道,妖物可是最讲究血统的,有了高贵的血统,睡觉都能提升修为,比如龙族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出生就是大妖,一成年就是妖王。

而血统不好一切都是白搭,比如寻常的野兽想成为小妖都困难重重,哪一个不是经历了最少上百年的苦修?甚至是上千年的苦修。

这红马呢?

它修炼了多长时间?

十年?

还是二十年?

假如说红马没有奇遇,打死他都不信,而奇遇多半就是这一颗珠子。

把珠子收入挂在腰间的储物袋内,言无风扭头对着陈冲招了招手,“把马妖的尸体给我收拾一下,记住,任何部位都不要放过,包括血液在内。”

妖物的全身可都是宝,血液可以用来画符、炼丹,身体其它部位一般也都可以用来炼制各种法器,四品小妖的尸体怎么也值个五块左右的下品灵石。

“是,五少爷。”

陈冲更加的恭敬了,腰弯的也更低了。

看着他领着其他银龙卫开始收拾马妖的尸体,言无风再次冲着刘老头招手道:“你过来。”

“五……公子,你喊小的?”刘老头脸色毫无血色,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言无风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马妖尸体问道:“这马妖是你养的?”

“是……是小的养的,但小的真的不知道它是马妖啊!”刘老头哭丧着脸道。

“把你豢养马妖的具体过程给我说来,不可有一丝遗漏。”言无风板着脸道。

“是。”刘老头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道:“小的记得这马儿,不,马妖是小的于三年前花了三十两银子买来的……”

听着刘老头的叙说,言无风到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言无风开口问道。

“打算?”

刘老头一脸茫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村子里可是死了十几个人,还都是他所养的妖马杀死的,他还怎么在村子里待?想必光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他。

但去哪里?天下之大,他一时间却想不到有何去处。

“这是一百两银子,拿着去重新找个地方生活吧!”想了下,言无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再怎么说也得了一件灵器和一具马妖尸体,于情于理都应该补偿一下人家。

“谢谢五公子,谢谢五公子……”刘老头接过银票,跪在地上,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下去吧!”

言无风摆手道。

“是,五公子。”

刘老头不敢再纠缠,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起身去了前院,准备立刻收拾行李走人。

大约又等了有一刻钟,偌大的红马已经被陈冲带着银龙卫分了尸,血液被装进了十几个葫芦内,筋、骨、皮、眼睛等都被分门别类的放到了一旁,马肉则堆成了小山,甚至就连内脏也放到了一边。

言无风把装着血液的十几个葫芦,还有筋、骨、皮、眼睛等一起收进了储物袋中,这才对着陈冲吩咐道:“分一半的马肉给村民,其它的都带回去。”

“是,五少爷。”

陈冲听话的分起了马肉,一半留下给了村民,一半由他和其他银龙卫抬着,跟着言无风一起返回了紫阳避暑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