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寂灭道主精彩阅读在线阅读 王邵丹田章节列表完结版全文阅读

寂灭道主精彩阅读在线阅读 王邵丹田章节列表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21-05-17 13:21:39编辑:缕缕 作者:王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寂灭道主》是王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邵丹田,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是,蓝衣大汉相当的剽悍,一个箭步跨上去,鬼魅般地砍出一刀,带来一声嚎叫,一名上前阻拦的护卫倒地,显然是活不成了。“你是哪个水寨

寂灭道主

推荐指数:10分

《寂灭道主》 第37章 强势斩杀 免费试读

可是,蓝衣大汉相当的剽悍,一个箭步跨上去,鬼魅般地砍出一刀,带来一声嚎叫,一名上前阻拦的护卫倒地,显然是活不成了。

“你是哪个水寨的,可知道我家少主是端木家东宗之嫡系。”护卫头领惊怒交加,眼看对方凶悍无比,只能抬出端木家来威慑,希望对方有多忌惮。蓝衣汉子根本就不理会,只是残忍地笑了笑,厉声道:“杀的就是嫡系,加把劲,把他们全部杀光。”

“混账。”护卫头领双目充血,大吼一声持刀砍去,如苍鹰搏兔,迅如电闪。

蓝衣汉子嘴角挂着冷笑,区区初入后天境界修为,也敢在他眼前逞强,真不知死字怎么写的。身影一闪却见利刃白练,血雾蓬洒过后,转瞬归于静寂,护卫头领轰然倒地。

“你,你。。。。。”仅存的护卫步步后退,颤抖地刀指着蓝衣汉子,目光恐惧到了极点。

他们都是普通的江湖武者,准确地说是端木家最底层的护卫,没有修炼出真气那种杂役护卫,眼看修为最高的头领被杀,自然是肝胆皆裂。蓝衣汉子狞笑着要登上楼道,斩杀最后挡住的护卫,却听到一阵嚎叫,不由地回首看去,却见以为少年道士,逐电追风般在水贼人群中穿梭,一把直刀带着点点银光,每次出刀都带走一条生命。

遇到高手了,他立即舍弃护卫转身离去,厉声道:“你是何人,也敢来管我的事情?”

王邵眼看水贼相当残忍,他从楼台上跃下斩杀三人,眸中寒意闪现,让众水贼不敢睥睨。又见蓝衣汉子持刀而来,知道此人必是头目,直刀定格在一个水贼脖颈上,厉声道:“速速退去,我不杀你。”

蓝衣汉子不由地大笑,指着王邵猖狂地道:“小小的泼道,口出狂言,还真以为初入后天境界,就能纵横天下不成?你们都要死,哈哈。”

勾鸠架在水贼脖子上,王邵冷静看着蓝衣汉子,沉声道:“你确定?”

“呵呵,你这泼道,以为能要挟我不成?”蓝衣汉子看王邵的神色相当不屑,压根就没有惧色。

王邵见对方的狂妄,心中却生出些许无奈,全然没有袍泽情义,这就是横行水上的盗匪?公然劫持船只,动紥屠杀无辜百姓,此等该杀之人,应杀之。

蓝衣汉子却见对方目光逐渐冰冷,忍不住一阵心悸,暗道这道士身手不凡,恐怕是个硬茬子,是不是说几句软话,大家各走各的,免得徒生是非。

正当对方踌躇不已时,王邵手腕轻动,勾鸠割断水贼的喉咙,慢慢向蓝衣汉子走来,刀尖在滴血。

四周停止搏杀的水贼,震慑于道士狠辣的手段,大眼瞪小眼不敢上前。

“谁敢阻我,杀无赦。”王邵步步行走,目光紧盯蓝衣汉子,浑身杀机散开。

那绝对是手上不止一条人命的眼神,蓝衣汉子忍不住打个冷战,自己到底遇上怎样的煞星,怎么如此让他心惊肉跳。

“回答我一个问题,让你死的舒坦些。”王邵眉头上挑,道:“谁让你们过来的,要杀谁?”

蓝衣汉子浑身巨震,脸色变的极为难看,渐渐露出狠戾,稍加沉吟厉声道:“给我杀。”

话声刚落,最近的水贼大吼一声,利刃划过流光向王邵斩去,哪想到勾鸠早就破开他的喉咙,水贼捂着喷血的脖子,无力地倒在地上抽缩。

其他水贼看了大惊失色,又有胆大的护卫大喊杀贼,双方又打成一团,这次水贼丧失了气势,被情绪高涨的护卫摁着头皮打,这些护卫退无可退,几乎绝望的时刻,没想到王邵横空出世,立即就士气大振,水贼转瞬间就被斩杀三四人。

蓝衣汉子见势不妙,凌空跃起,握刀就向王邵头顶斩去,他不信自己的百炼刀,会斩不断泼道的兵刃。

王邵依旧是慢悠悠地,却在蓝衣汉子刀落时,鬼魅般地侧身躲开,人已经到了对方的身侧。

蓝衣汉子大惊失色,他并不畏惧正面格杀,这道士竟然躲过一击,站到他的侧后方,那可是武人的大忌,后心随时都会遭到对方的打击,情急下急忙转身出刀。

王邵本想绕过对方身后击昏,再让端木弃审问,却不想这厮也相当的凶悍,竟然拿出两败俱伤手段,明白事不可为,直接转动勾鸠扫去。

好大一颗头颅腾空飞起,脖颈的血喷漆三尺,无头尸体扑地,成为一滩烂肉。

后天境第一层巅峰修为,在他手里如猪羊。

水贼的头领被杀,其他人已经丧胆,没有登船的赶紧撤退,登船的纷纷跳水逃亡,跑的慢一点就被护卫斩杀。

水面上狼藉一片,裸睡的水贼纷纷竭力扑腾,呼喊着刀鱼船救命,简直是一片乱麻。

王邵没有追杀,待护卫们打扫救治,他转身上了船舱,惊讶地看到端木弃靠在门栏上,不由地道:“你没进去?”

“你若败了,进入不还得死。”端木弃嘴角露出苦笑。

王邵感觉到端木弃的信任,好感生了许多,点了点头道:“还好,至少你能活下来。”

“道长身手不凡,自然是手到擒来,对了,可曾拿下贼首?”端木弃恨恨地道。

王邵摇了摇头,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这些悍匪哪个不是有人命在手,岂能平白落在别人手里。”

“也是,吃这碗饭的敢袭击我,失败了必然没有善终,还不如拼个两败俱伤。”端木弃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好了,天也要黑了。”王邵微笑摇头,还是打扫血污最好,血腥味实在太浓烈。

“都是为了我!”端木弃摇了摇头叹道。

“那就说说看。”王邵有几分兴趣,既然不经意陷进去,不妨先听听其中缘由,也好不在糊里糊涂。

“哎,说来惭愧,本宗嫡子争夺家主,旁宗不过是殃及池鱼。”端木弃无奈地说道。

王邵点了点头,这和他想的大差不离,也没有往里面多问,心里清楚就可以了。

正在此时,船舱顶端传来轻佻尖细的笑声:“小道士身手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