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九霄情梦全文阅读精彩试读免费阅读】主角泽浮屠

【九霄情梦全文阅读精彩试读免费阅读】主角泽浮屠

时间:2021-01-07 22:24:49编辑:衡美肤 作者:阮止 人气:

火爆新书《九霄情梦》是阮止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泽浮屠,书中主要讲述了: 【长夕,请原谅我凉薄的自私】看着荒芜的土地,落依依眼中伤痛一闪而逝,长夕,你好自私,任凭我们受着这无尽痛苦。你怎么舍得。她黑色绣

九霄情梦

推荐指数:10分

《九霄情梦》 第二十五章 青霄 免费试读

【长夕,请原谅我凉薄的自私】

看着荒芜的土地,落依依眼中伤痛一闪而逝,长夕,你好自私,任凭我们受着这无尽痛苦。你怎么舍得。

她黑色绣银纹的靴子踩过荒芜大地,高束的长发在夜风中飘摇,她墨色瞳孔远远望去,入目是缭绕灵气的仙山,青霄。

“青霄啊,没想到,青霄的人还是这么卑鄙无耻,这种事也敢做,呵呵呵,那咱们走着瞧”落依依冷冷一笑,身形在夜中缓缓消失。

魔界,明伦圣宫,落依依一进宫殿就看见渊冉怔怔出神的样子,心中轻叹。她靴子在殿中敲出清脆的响声,渊冉才回头揉了揉眉心道:“依依,情况怎么样”?

落依依摇摇头:“人跑了,我没抓住”

渊冉挑眉:“是谁?居然在你手中跑了”?

落依依道:“对方藏的太深,我没查到,而且看身手,功力不下你我”

渊冉听了这话,眉头便锁了起来:“这样的功力,九霄不多,为何要抓一些实力不上不下的长老呢?”

落依依道:“或许是个阴谋,那个人是往青霄的方向去的”

“青霄?你没看错?”

落依依摇头:“你知道,魔族很难随意越过边界,尤其是通往青霄的边界,可那个人去的那么轻松,显然不是我族之人”

随着四万五千年那场大战后,魔族退到此地,双方皆设边界,以防外族,青霄位于九霄中央,四周有天地禁制,神族也在边界设了不少禁制,是以,除非功力通天,如洛澜,长夕等人才有可能如入无人之境,但现在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此人功力深厚,可随意翻越边界,另一种便是边界驻守者,才有可能打开禁制。

渊冉道:“若按你的意思,他们是想故意挑起魔族和青霄的战争了”?

落依依:“极有可能,我们不得不防”。

渊冉起身,黑色斗篷,血色流苏在空中划出流畅的弧度:“那就加紧边防,不要再给那些人可乘之机。这件事由你负责”。

落依依颔首:“好,你放心”半饷,她才道:“阿冉,尊皇,怎么样了?”

渊冉摇头:“还是老样子,看不出什么”

落依依道:“听下边的说,找到一个,在人间,有时间的话,你去看看吧。”

渊冉忽的回头,邪魅的眼泛出危险而嗜血的杀气,半饷,他用力闭了闭眼,才道:“我晓得了,你先退下吧。”

落依依无言,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去。

阿冉,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要这么无穷无尽的折磨自己,明知道,有些事,不是以你一人之力可以逆转的,可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见她走了,渊冉才扶着椅子坐下,他一手捂住眼睛,仿若在抑制着什么,喃喃自语:“长夕,请原谅我凉薄的自私,为了让你能够早日回来,我不得不用这种方法,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他一手撑住额角,眼角的花瓣越加鲜红欲滴,仿佛早晨落下的晶莹露珠,在眼角生华。

他在长夕身边整整十万年,那夜,她消瘦的肩膀在长夜中显得如此脆弱,以至于他忘了那是魔皇,九霄之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他幻化出人形,落在她身旁,道:“我可以跟着你吗?”

那人轻轻一笑,淡漠的双瞳在夜中生华,樱花色的唇在露齿一笑中化为绚烂绯糜的朝阳,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曾经发誓保护她,如如今却以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她回来。这对谁来说都太过残忍。

“不论是怎样的方式,我都会让你回来的,无需等太久,长夕”。

这天,浮生正拿了新武器练剑,很多时候她都是用法术,很少用武器,但很奇怪,每次练剑,都如同练了几千次,几万次一般的熟悉,连九华都有些惊奇,剑道一途,入门容易,要学精却很难,想要登堂入室更难,但浮生上手极快,而且学得快,不过学了几个月,剑术变突飞猛进,让几位师兄连连称奇。

尤其她能找到对方极其脆弱的一面,予以重击,连兰亭都被打上好几次,她将飘逸的身法融入剑术,每每看着要击中了,她又轻盈的躲过。气的几位师兄再也不愿与她对战了。

过了几日,连兰亭见了她都躲着,怕陪她练剑,因为总是被打,谁也受不了。

于是,万能的洛澜神尊出现了,担起了被打的大责,但九华功力深厚,浮生也奈何不了他。于是,二人不时便打上几架,浮生也是致力于打败九华,还乐此不疲。

她在练武场练剑,那身影翩若惊鸿,柔弱无骨的纤细腰身向后一弯,漾成一片春水,宽衣广袖在空中划出一道素色月华,乌黑长发席地而起,混成一副高洁的水墨画,她身轻如燕,足尖轻点,便飘然而起,或飞舞,或旋转,一姿一容,曼妙的如同清风中柔软的柳枝。妖娆又清冷。

只见一只手忽然接住她飘风的身影,不自觉的身子被带着走。

“近了她的身却没有被打出去的,或许只有他了”。

“不要走神,用心体悟,”九华嗓音如同山间流水,清悦的不像话。

这几天九华总是突然出现,搞得浮生吓了一跳,但几天下来,她习惯了。

而后,剑光如银屑四处翻飞,九华按着她执剑的手,一招一式缓缓展开,水墨和冰蓝色交织缠绵,剑光粼粼,衣袂飘飞。这一击,如九天惊雷,华丽却又致命,两只同样白皙的手执一把剑,猎猎剑光碎了无声烟云。

九华剑法伶俐,一招一式极为干练,杀气凌然,但浮生剑法飘逸,空灵肆意,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却又同样的效果。

浮生娇小的身材靠在九华身旁,看着小鸟依人。

她仿佛是许多小人拼成的,喝醉了酒的样子想让人护在怀里,武起剑,斗起法来,却如同换了个人似的,森然杀气,肆意狂放,一招一式,圣洁如青莲,妩媚如罗刹。果然是个矛盾至极的人啊。

远处有人大喊:“神尊,梅山信使求见。”

九华放开手,对她道:“你先自己练,我过去看看。”

浮生摔了个剑花:“去吧”。

九华见她不受影响,倒有些开心:“那我走了”。话罢,身形在一片烟雾中消失。

浮生见他走了,也不在意,反正他神出鬼没的,谁知道他干嘛去了,懒得管。

于是,她接着练剑。虽说,没人陪她练,但她还有许多剑术要学,没必要找人练,上次把几个师兄打伤,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也不敢轻易找人练剑了。